TOP
AP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投書

自由廣場》談黑道監票罷韓

2020-05-28 05:30

◎ 曹耀鈞

高雄罷韓投票六月六日登場,警政署長陳家欽獲得情資,盛傳有黑道要在投票所外盯場監票,他在五月二十六日特別南下主持治安維護專案會議,除了宣示嚴正執法及制裁暴力的決心,對於投開票當日及投票後的安全維護,高雄市警局將在一八二三處投票所投入七千名警力維持治安,警政署也至少會增派五百名警力支援。從保護良善百姓的立場而言,筆者認為這樣的決策措施甚為迅速允當。

只是,從旁觀者的角度來看,這種黑道監票的手法和日前高雄市政府某機關首長所提:「不投票!但一定要監票,讓站出來的人有壓力,站出來投票就是要罷韓」。諸此策略,都是十分不智且魯莽的,提議者只是想要表達效忠主子卻毀了民主格局,也絕對是一個糟糕的策略。

原因非常簡單,假使動用黑道監票,結果可能有兩種,第一種是事前達到恫嚇效果,造成那些罷韓人士心生畏懼不敢去投票(也許這種情況就是提議者最盼望的盤算),但是這種被壓抑的怒火是否會成為下次投票行為的更大火種?即使僥倖得逞,這樣以恫嚇讓人噤聲,真能服眾嗎?會有利未來施政嗎?

第二種的可能,則是罷韓人士不受威脅而現身投票,如果是這樣的情況,監票者真的能分辨哪位投票者是來投罷韓票的,哪位是來投反罷韓的?就算日後投票結果出來,反罷韓的票數為「零(雖然這是天方夜譚)」,監票者就能辨識投票人均是罷韓人了,然後呢?要點痣做記號來個秋後算帳?

大家可不要忘了,這些罷韓的多數年輕人可是許多老年韓粉的心頭肉啊!這在年初的總統大選民調和開票結果都已驗證,不同世代在挺韓和反韓的立場有著極為顯著的差異。難不成這些年輕人的父母就會因擁韓傾向的不同,就贊成這些黑道監票者對他們的子女做出事前恫嚇或事後報復的行為?

以上種種的問項,其實只有一個解答,就是政治選擇是一時的,選民對於政治人物的好惡也經常喜怒無常,民主政治的基本素養就是能讓人民順意投票,結果如何就歡喜接受,才是正途。

(作者為高雄市科技管理學會監事,管理學博士)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