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社論》比武漢肺炎更嚴重的中國極權病毒

中國武漢肺炎正快速蔓延,中國官方目前公布的境內確診人數急劇攀升,已近五百例,死亡九人。外界多質疑中國是否再度隱匿疫情,致使疫情一發不可收拾。圖為中國軍警戴著口罩在上海虹橋火車站巡邏。(歐新社)

可能成為「SARS第二」的中國「武漢肺炎」正快速蔓延,中國官方目前公布的境內確診人數急劇攀升,已近五百例,死亡九人,死亡率接近二%,且疫情正向海外擴散,日、韓、泰及港澳都遭到波及,而台灣與美國也都出現第一例確診個案,世衛組織更在研擬是否判定其為國際公衛緊急事件,以讓世界各國做好因應措施。由此可見,全球對於武漢肺炎的警覺與防治措施較SARS時及時而周延,預料可以減少相關衝擊。然而,中國是否再度隱匿疫情,致使疫情一發不可收拾,乃是全球防疫體系的重大漏洞與威脅。

十七年前嚴重急性呼吸道症候群(Severe Acute Respiratory Syndrome , SARS)爆發,中國刻意隱瞞疫情,且未放鬆在世衛組織打壓台灣,排斥我國參與防疫工作,不但使台灣成為全球防疫系統的一大缺口,更造成我國包括醫療人員在內七十三人死亡,以及台北市和平醫院及周圍街道管制封鎖的恐怖景象。SARS不但對台灣民眾的生命安全造成嚴重威脅,更導致消費緊縮,股市崩盤、房價重跌,經濟陷入負成長。此一民眾惶惶不可終日的恐慌景象猶歷歷在目,如今武漢肺炎捲土重來,又喚起了民眾的恐怖夢魘。幸運的是,當前的政府團隊與醫療體系有不少人員曾參與當年的抗煞工作,累積了豐富與成功的經驗,因此在國內第一個病例確診後,小英總統立即召開國安會議,做好種種應變措施,例如將疫情提升為第三級等級,開設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建立整體通報體系,相關部會也組成因應小組。更重要的,立即停止兩岸的武漢旅遊團,由病源處杜絕病毒的傳播,可說有效發揮防治與安撫民心的作用。平實來說,台灣的反應與應變相較SARS事件時的張皇失措,確實進步良多,民眾可以不必恐慌。

事實上,武漢肺炎事件,再度凸顯兩個重要課題︰一則,在公衛角度上,中國似乎仍有隱瞞、淡化疫情嚴重性之嫌;此外,中國對台灣仍然全面性打壓,並未因疫情衍生的人道問題有所減緩。這兩者均可能造成疫情的失控,引發全球防疫系統的崩潰,以及台灣人民因為中國的蠻橫而受到更大的傷害。其實,這兩大課題都根源於中共獨裁統治的本質,致而無法以民主社會視人命為無上價值的態度,以及透過資訊透明化的宣導,徹底防範疫情的蔓延。在中共的獨裁統治下,隱匿疫情被視為與國家顏面及政權穩定有關。此因疫情經常爆發於貧窮落後國家,這些國家並無足夠財力建立現代化公衛系統,民眾亦因貧窮、教育程度低落,以致欠缺良好衛生習慣與疫病防治觀念,致使疫情在政府無能與民眾無知下爆發。換言之,中共政權基於極權統治的邏輯,認為承認疫情,便無異於承認統治的無能與國家的落後,一旦如此,疫情若失控便容易導致極權統治的鬆動,危及中共政權的生存。

中共極權統治的第二個邏輯,乃是國家高於個人、政治高於一切,因此疫情的防治固然是單純醫療領域之事,跟統獨無關,但因為台灣不接受一中原則,承認是中國的一部分,故而在中共政權眼中,台灣人的生命價值就等於零,人道的關懷並不適用於台灣人身上。因此,在WHO這種國際協力合作防治疫病的組織,中國竟然全面阻撓台灣加入,甚至連參加世衛大會的卑微願望亦不可得。此舉不僅造成台灣民眾的醫療人權受到侵害,相對的,台灣高水準的公衛系統亦無法對國際社會有所貢獻,導致台灣與全球防疫工作的雙輸。

在全球對抗SARS的戰爭中,台灣被孤立在外的慘痛經驗,讓台灣人民深刻體悟到極權的中共政府全然泯滅人性,完全沒有以民眾的生命健康為政府必須加以捍衛保護的核心價值。因此,即使發生人命關天的疫情,在中共的統治邏輯下,「政治病毒」的危害仍遠高於四處傳播的致命病毒,由此可見兩岸的漸行漸遠,並非起源於台灣民眾對中國存在天生敵意,而是中共的極權統治抹殺人性所致。故而,在兩次疫情事件中,台灣民主的可貴,與中共獨裁之可惡,已有更明顯的對比,也讓台灣人民更加堅信所追尋的民主、自主方向,是正確的道路。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