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AP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言論

自由共和國》蕭新煌/中國,沒有學術自由 就沒有學術卓越

2019-11-18 05:30

中國透過孔子學院對外輸出影響力,英國議員警告,與中國建立合作關係的英國機構學術自由岌岌可危,甚至有孔子學院相關官員沒收提及台灣的論文。(法新社檔案照)

蕭新煌/總統府資政

日前國際間流傳一份極受矚目的消息,即英國下議院外交事務委員會發布一份報告,直指中國愈來愈囂張地干預和威脅英國大學的學術自由。報告舉例令人震驚,而且還明白指責中國駐倫敦大使館在背後指揮這些危害英國校園學術自由的行徑。

其中一例是,某校孔子學院就因為有一篇論文提及台灣,就沒收了那一篇文章的宣讀和發放;另一例是在英的中國留學生和學者聯合會竟然對在當地的中國政治異議人物進行監視,甚至騷擾。

其實,這不是什麼「新聞」。幾年前,中國就騷擾了著名的國際期刊China Quarterly,要該刊刪除有關六四天安門屠殺研究及其他讓中國刺眼的論文。另外,全世界的孔子學院也都毫不眨眼地排斥、禁止以三個T開頭和一個與D有關的議題,如三T的台灣、西藏、天安門和一D的達賴喇嘛。看來現在又會加上一個H(香港)。換言之,「三T一D一H」已是中國政權之痛,更不想讓世界各國的學術界去研究它、了解它、書寫它。

老實說,中國共產黨想遮掩的「中國」和「國際」問題,還不只上面這些,新疆維吾爾族集中改造營早已是它極力否認的話題。說不定,不久之後,一旦「一帶一路」帶給許多國家的「負債陷阱」、「政治衝突」、「社會不公」變成國際事件之後,「一帶一路」恐怕也會淪為國際學術圈的「禁忌辭」。

這讓我回想二十九年前,我去中國河北石家莊參加晏陽初思想和鄉村改造國際研討會,我發表的論文是關於台灣八○年代的農民運動,文中提到以「國家與社會」的理論架構來探討台灣農民運動的興起與訴求。就這樣,主辦的中方機構在字字審閱了之後,就說帶去的影印文章不能發給與會者;因為不能用「國家」這個名詞來描述台灣的現狀,否則主辦單位會被上級懲罰。我提出解決辦法,由我自己在會場公開發我的文章,責任我擔。有趣的是,主辦單位同意了。二十九年後,在英國發生沒收論文事件,足證是個大退步!

這種對學術的審查、監視和控制,早就建立在中共極權政治統治制度本質裡面,只是現在在習政權之下,不只在中國境內審查,竟也無法無天、毫無顧忌地對國際學術也橫加審查和控制。

說到這裡,我必須提到另外一份最近寫作嚴謹的國際調查報告,題為「走向卓越的阻礙:學術自由和中國對世界一流大學的追求」,這是由「險境中的學者網絡」(Scholar at Risk)組織主導出版,對中國學術自由的調查報告。

這個報告的標題相當中性,也筆下留情,點出一個核心問題和結論:中國沒有學術自由,就不可能有卓越的學術和一流大學。而整份報告根據公開出版的訊息、人權報告和對中國及國際知情人士進行的訪談,細數具體證據事件。一再陳述在中國,國家政權和大學當局採用一系列手段對學者和學生進行恐嚇、懲罰,讓他們噤聲。這些手段包括:對網路上網、圖書館和出版物進口加以限制,干預學者研究和學生學習活動;下令禁止討論和研究黨國認為有爭議的話題;監控和監測學術活動,導致開除職位和自我審查;限制旅行、破壞國際學術交流;使用拘留、起訴及其他強制手段對批判性的探討和表述進行報復和壓制。

中國共產黨大力將黨的意識形態成為教育、學術系統的重點。在此行動中,上述限制和侵犯加深,行動具體內容包括成立「習近平思想研究中心」,對教授、教職員進行思想訓練,刻意將對黨的忠誠和研究資助機會掛勾。

上述種種對學術的控制,尤其嚴重的地區是西藏、內蒙古和新疆的維吾爾自治區的學者和學生,他們甚至成為前所未有的政府鎮壓的對象。有證據推測,這場鎮壓行動造成超過一百萬人被不公拘禁在所謂的「再教育營」,或是平白失蹤。

報告中也提到香港和澳門兩個特別行政區,自二○一四雨傘抗爭運動後,思想自由空間已日益壓縮。同時,它更指出與國外學術機構的交流中,國外的高等教育機構相當擔心中國的長臂已伸進世界各地的學術界,嚴重傷害學術交流的學術獨立自由和尊嚴。它也質疑在各國的孔子學院是否符合和尊重所在大學對學術自由的價值觀。

在習政權下,中國要做大國和強國的夢,建設所謂世界一流大學也是它的夢。甚至還湊熱鬧,自己搞起一個「世界大學排名」的中國制度。這種大國有,中國也要有的心態,實在有點自不量力。說穿了,是打腫臉充胖子的作法,心虛怕在外國的排名制度排序,中國會落後。所以自己來做莊,總是面子會好看一點。

上述這份報告在最後嚴肅指出,雖然中國在一些特定大學有不錯的發展,在特定學科也看到進步,但這些都不是白手起家,更缺乏穩固根基,是一種跳躍、借取,甚至抄襲的結果。更值得中國學術界該自我警惕的是,依靠國外別處在學術自由的情況下所獲得的累積成績,移植到沒有學術自由的中國土地上,能向前進步到何種程度呢?另一挑戰是,海外高教學術界是否願意繼續支持與中國進行完全自由、公開和獨立的交流和合作?沒有學術自由的中國,能否建設能夠永續卓越學術,相當令人懷疑。

我個人過去數十年和中國社會科學圈子的觀察和接觸,也明白告訴我:有什麼樣的政權本質,就會有什麼樣的學術品質;沒自由,也不會有卓越。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自由共和國》強力徵稿

《自由共和國》來稿請附:真實姓名、身分證字號、職業、通訊地址及戶籍地址(包括區里鄰)、夜間聯絡電話、銀行帳號(註明分行行名)及E-mail帳號。

刊出後次月,稿費將直接匯入作者銀行帳戶,並以E-mail通知。
文長1200字以內為宜,本報有刪改權,不願刪改者請註明;請自留底稿,不退稿;若不用,恕不另行通知;請勿一稿多投。

《自由共和國》所刊文章、漫畫,將於 「自由電子報」選用,不另外奉酬。
Email:republic@libertytimes.com.tw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