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AP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投書

自由廣場》不戴面具不穿外衣的信仰自由

2019-10-22 05:30

評香港清真寺「染藍」事件

◎ 陳文珊

在近五個月的反送中運動中,南亞裔香港人逐漸成為具有公民政治意味的關鍵少數。南亞族群是否可以拒斥港府的「紅蘿蔔同棍子」二手策略,是香港未來能否發展出公民國族主義的一道門檻,而宗教亦在其中扮演了一定的角色。

先是林鄭特首日前發表第三份「施政報告」時,宣布將採取措施鼓勵少數族裔加入紀律部隊。這或許是因為721福建黑道元朗無差別行凶,831香港警察太子站恐襲,凡此種種讓香港市民越來越反感特區政府及實施內部殖民的中國。為了轉移民怨,也為了疏解警方人手的不足,南亞人這下子派上了用場。

然而,在恐怖統治的邏輯中,棋子從來都不是只有一種用處。在民陣計劃邀請少數族裔打頭陣參與九龍大遊行的前夕,民陣召集人岑子杰在旺角遇襲,凶徒據稱是四至五名南亞人。這不是反修例風波中,第一起南亞人疑遭買凶的事件。八月29日便至少兩名與香港「反送中」抗議有關的活動主辦單位負責人,在公開場合無故遭非華裔南亞人士圍毆。除了岑子杰之外,「光復元朗」大遊行的發起人鐘健平,亦在大埔發生類似「打出頭鳥」事件。

香港人口中所謂的「南亞兵團」的成立,背後有其結構性的因素使然,政府施政責無旁貸。根據香港政府的統計,南亞族裔不過佔總人口數百分之八,卻構成貧窮人口的一半。他們多從事藍領工作,像是家庭傭工及非技術性維修工人。由於中文能力普遍不足,在九七回歸之後,特區政府招聘人手的語言認證標準從英文轉為中文,以及包頭留鬚特殊的宗教文化慣習,公務員體系進用少數東南亞族裔的比率不到1%。和多居住在港島區、大多來自發達國家的外來人口不同,低階層的南亞人大多數聚居在九龍和新界地區。

這就是為什麼在岑子杰遇襲後,一些示威民眾在遊行前先跑去重慶大廈和清真寺定點街站,呼籲大家千萬不要去「裝修」。相較於民眾的自制,警方則放開來作惡。在無示威者聚集的情況下,水炮車數度對準尖沙咀清真寺非將其「染藍」不可。

事件發生後,警方於晚間發文澄清「顏色水」係「誤中」九龍清真寺,並派出南亞裔警務人員Swalikh Mohammed 及Gimandeep Singh等人,到九龍清真寺與教長及穆斯林社區領袖面晤,會面內容為「向教長解釋及表達關注」。

這是沒有人相信的謊言。誠如香港伊斯蘭青年協會引用古蘭經「真主必定要知道說實話者,必定要知道說謊者。難道作惡的人以為他們能逃出我的法網嗎?」意在言外地指稱,「(清真寺染藍的)意外在今天發生,誰該為此不幸受譴責,阿拉最清楚」。

社會輿論一面倒批評香港警方「睜眼說瞎話」。這點殆無可疑,可惜,這場政治戲碼更深層的意涵,卻無人觸及。

香港警方不會不明白,行徑早被媒體全程影下,事後登門不過是官樣戲碼。他們更加不會不清楚,伊斯蘭信徒早認定他們是故意的。但他們仍舊要演足這次過場。為什麼說謊的人硬要在大家都知道他說謊的情況下光明正大的說謊?因為這件事與真相無涉,關乎的是政治權力的展現!

美國政治及人類學學者James Scott在《宰制和抵抗的藝術》(Domination and the Arts of Resistance)書中,詳細剖析了有關於道歉的政治與抵抗。道歉作為一種儀式,有其「公開文本」(public transcript),也有其「隱藏文本」(hidden transcript)。「公開文本」指的是在公開場合宰制者與被宰制者互動所傳達的社會意義;相對於此,「隱藏文本」卻是在公開展演背後的、與公開文本意義相左甚至矛盾的、只有各自的群體才能辨識的「真正的」社會意義。無論是宰制者和受宰制者,都會也可能在公開場合時,使用道歉與被道歉的公開儀式,卻各自有其隱匿的意圖。

「如果受宰制者需要表演可信的低下與順從,統治者需要獲得可信的主宰與傲慢」。受宰制者用道歉來為不服從或逾距脫罪,一方面,既顧到向統治者表面輸誠的必要,另一方面,又可向其他的受宰制者傳遞自己暗自的抵抗意涵。宰制者則可以用道歉,來欺騙甚至羞辱受宰制者,迫使他們在接受的同時,不得不間接肯認宰制者的權力合法性或正當性。

今天在香港清真寺上映的,正是這樣的一場政治演出。港警的確是上門道歉了,但卻在女警未包頭的情況下堂而皇之地進了清真寺,領頭的警司連拿塊抹布抹下階梯扶手的悻悻作態都免了。

人數少,外觀突出,極容易被事後懲治的南亞裔香港人,可以配合演出,維持表面和諧,用「誰該為此不幸受譴責,阿拉最清楚」作為「隱藏文本」,一種無權力者的抵抗。

值得注意的是,「隱藏文本」並不會帶來解放,除非受宰制者公開站出來,撕破假面。「隱藏文本」更不具有知識論上所謂的「真實的」意涵,「那些因著權力宰制而順從地帶上面具者最終會發現,他們的面容逐漸長成了適應面具的樣貌」。

真正的宗教自由不該帶上順從執政掌權的虛偽面具,除了上天所賜的信仰新衣(身分認同),更不必穿上威權強加的外衣。

(作者為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神學院客座助理教授)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