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AP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言論

文化週報》張艾嘉講《曖魅》鬼故事 差點不能呼吸

2019-10-20 05:30

張艾嘉(左)、嚴俊傑(右)《曖魅》排練。(台中國家歌劇院提供)

採訪◎ 記者何宗翰

2012年,樂評人焦元溥打算將李斯特為鋼琴所寫的單人朗誦戲劇《蕾諾兒》搬上國家音樂廳,找來鋼琴家嚴俊傑演奏,並請香港導演林奕華推薦一位「有舞台戲劇表演經驗、對詩歌朗誦有興趣、對古典音樂不排斥」的演員,出乎意料,竟然請到了金馬影后張艾嘉。

「演戲演了這麼多年,我一直在尋找不一樣的、能激發自己的一些新的表演方式。」張艾嘉說:「林奕華是問我有沒有興趣講鬼故事,第一次跟嚴俊傑練習,就覺得有點上了賊船,不管情緒或朗誦的氣息,都跟演戲、唱歌不一樣,短短16分鐘的表演,每次都快呼吸不過來。」

相隔7年後,張、嚴2人將在淡水雲門劇場和台中國家歌劇院再度合作音樂鬼故事《曖魅》,包括李斯特《三首佩脫拉克十四行詩》、《蕾諾兒》、拉威爾的《水精靈》、《夜之加斯巴》、孟德爾頌的《仲夏夜之夢》等,焦元溥說,文學加音樂並非「跨域」演出,像《蕾諾兒》本來就是寫給朗誦與鋼琴的作品。

「聽到這些音樂時非常激動,古典音樂家居然可以用鋼琴寫出一部完整的電影,所有的情緒、畫面都在音符裡,比流行音樂表達的深。」張艾嘉說,羅大佑曾提醒她戲劇也是一種節奏,因此每次拍電影她都會和演員、攝影師一起去找尋電影的節奏。

楊導一句話 點出配樂精髓

早期電影是用大量主題曲來推動情感,但楊德昌導演認為音樂應該是幫助情緒到位,該有的時候有,不該來搶演員的演出,要非常小心、簡潔地處理音樂的位置與需求。

1983年楊德昌拍《海灘的一天》,胡因夢在電影裡演一位鋼琴家,需要找老師教她彈蕭邦,銀幕上看起來像個音樂家,當年18歲的黃韻玲被找來教琴,認識了另一位女主角張艾嘉,從此也和電影結下不解之緣。

張艾嘉後來和黃韻玲變成合作夥伴,早期劇本寫好了會先給她,讓她感受一下,請她在電影開拍前先寫出一些片段的音樂,也丟給剪接師,讓他隨著這個感覺去剪片。

黃韻玲則是從小在叔叔嚴格教學下學鋼琴,小學看了電影《雲飄飄》,聽見配樂和主題曲「天真活潑又美麗」,發現原來音樂是可以自己創造的,就希望自己可以把內心的聲音彈奏出來。

電影《心動》是黃韻玲第一次擔任配樂,用了很多弦樂、鋼琴把畫面塞滿,結果張艾嘉卻說,她把所有劇情都先講出來了,「你的音樂一出來,演員要講的話都不見了。」黃韻玲說她一時也不知道怎麼改,很擔心被換掉,乾脆住進張姐香港的家中,每天討論,磨了2年才完成。

「那時候才知道,音樂有這麼多詮釋、說話、表達的方式。」黃韻玲說,1999年才剛流行電腦錄音,主題曲「心動」第一版編曲用了12把弦樂、鋼琴,結果錄好的檔案卻被誤刪,只好重新編排一個版本,加入劇情及張姐的聲音,卻也因而變得比較有起承轉合和渲染力。

黃韻玲配樂天才 主持是浪費

張艾嘉說,早期台灣沒有真正的電影配樂,充斥罐頭音樂,她很希望有一位女性配樂家瞭解她想說的話,「黃韻玲就有這種天分,她應該好好寫歌唱歌,而不是浪費時間去做主持或其他事,我拍電影也是為了她(笑)。」

張艾嘉說,這幾年對聲音的表演很好奇,像《蕾諾兒》就太過癮了,讓她體會到過去做電影演員時,真的沒有學會用聲音表達情緒;有時候她會閉著眼睛,聽電視劇的演員講對白,大多覺得非常糟糕,因為他們就只是在講對白。

黃韻玲也補充說:「你只要上了台就會知道,坐在戲劇院30幾排的人根本看不到你的表情,只能聽聲音去感受,光聽聲音還能流淚、心酸,那是非常難的。」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