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AP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投書

自由廣場》我們不會忘記江宜樺

2018-12-23 06:00

◎ 潘寬

江宜樺至台大演講,遭到學生抗議。對照江在法庭證稱:「凌晨一時就寢,清晨六時起床,期間沒有人打電話,中間發生什麼事,我都不知道」,馬英九卻表示:「他(江)下令警察驅逐的時候,我是完全支持的。」究竟誰說謊?作為當晚行動的參與者,那個血腥暴力的夜晚或許不曾遠去,我們至今也仍在等著答案。

那晚,驅離開始,行政院成了煉獄。

彷彿失控般,警察攻擊群眾,仰臥在地的群眾被扯起,拖入第二層警陣之中,隨之而來的是警棍、拳腳以及警盾的攻擊。有如殺紅了眼般,即便是手無寸鐵的民眾,警棍仍無情地朝頭臉揮落,有人滿身是血,有人被擊暈昏迷,有人甚至被打到腦震盪。警方毆打群眾,連追到巷弄中仍不停手,當時國際藝術村的加拿大籍駐站藝術家Carrie Perreault眼見警方施暴,還開門收留了遇難的民眾。根據媒體報導,「當時警察居然像抓狂似的敲打她的鐵門,叫她把學生交出來。」雖然警方刻意事先驅離某些現場的媒體,各種血淋淋的畫面、施暴影片或是文字紀錄仍一一攤在世人眼前,江宜樺卻表示警方是「拍拍肩驅離」。

事後,即便被拍到清晰臉部畫面,刻意摘掉臂章的員警竟總是「查無此人」,主事者們升官的升官,演講的演講,群眾能不憤怒嗎?當某些人批評群眾既然是公民不服從,就要承擔後果時,請別忘記遇到反年改抗議者,警方是如何遭到這些退休「學長」們打得落花流水的。如此奇異的比例原則,誰能贊同呢?縱使馬英九怒斥太陽花害了台灣,但看到中國政府如何以集中營虐待新疆人,或是如何一點一滴摧毀香港的民主,以及世界各國竭力防堵中資入侵,可以相信當初阻擋沒有監督條例的服貿,這個選擇是正確的。

四年過去,有些人畢業了,有些人上大學了,有些人結婚生子了,或是有些人依舊無法結婚,我們也仍在等待;我們不會忘記二○一四年春天,那些為台灣未來奮戰,睡在街頭的日子。近日三二四事件的開庭,以及江宜樺的演講,都說明了我們並沒有忘記這件事。縱使是鎮暴水車也沖不走這些傷痕累累,卻又意志堅定的人們,是的,我們都會持續關注著台灣,也等著三二四事件的答案。

(作者為太陽花學運參與者)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