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自由廣場》被霸凌的警專學生…

◎ 陳振

反年改團體日前鬧場世大運開幕式,造成多國選手無法進場,還有不明人士投擲煙霧彈,引起國內外輿論一片譁然。一名警專學生在臉書上發文批評反年改抗議人士,不料竟因此被多位老學長肉搜身分,還有資深警員留言嗆說「敢來雙北我就電你」,嚇得這名警專生連忙發文道歉。

消息傳到PTT八卦板後引發熱議,鄉民們一面倒痛批出言恐嚇的資深警員說「這就是那群XX為什麼能輕易通過封鎖線的原因」、「留言有人直接講要電人喔」、「幫高調」、「簡直是勒索聚集地」、「難怪反年改的這麼容易能攻進去大家都自己人XD」、「這就是所謂的共犯結構」。

沒錯,就是共犯結構,也正是那些反年改者之所以能輕易通過封鎖的原因。這就很容易可以理解,為何幾千名警察,居然對付不了幾百位的反年改人士。這些人可以在西門町大剌剌懸掛五星旗,對法輪功學員惡言相向,也可以在世大運門口胡鬧,然而有人只因攜帶小綠旗進場,就被警察搜身,這樣的首都警察,不是雙重標準嗎?

(作者現職大學教師,新北市民)

看林內閣能否強勢立威

◎ 張世賢

台灣警察的執法,有極為明顯的雙重標準:二○○八年十一月陳雲林來台當天,警察惡狠狠打擊綠營抗議群眾,連現場採訪的記者都不放過,那種場景異常驚悚難忘。二○一四年三月,太陽花們在行政院被蓄意不掛臂章的警察暴打重傷,連立委也無法倖免,警察殺紅了眼的猙獰面貌至今歷歷在目,事後卻船過水無痕。以這種規格施暴綠營的其他案例,罄竹難書。

如今政黨再度輪替,蔡政府上台後推行多項改革,藍營和急統勢力即結合黑道在各處鬧場阻擋,但警察大多無所作為,放縱他們來去自如。最明顯的莫如今年四一九多位立委和縣市長在立院周邊遭受攻擊的案例,人數眾多的警察不把一小撮暴徒當現行犯逮捕,反而形同「押著」官員民代方便暴徒攻擊,事後也不見妥適的依法處理。

這次台北市警察處理反年改團體干擾世大運的事件,更令人難以接受。這些偏藍的團體早就揚言要到世大運會場陳抗,市警局早就應該周密部署,怎可讓他們輕易走到選手進入開幕會場的門口喧囂?當天一百多國選手擔驚受怕而不敢進場,縱容這些團體讓國家丟臉的警方,絕對要負全責,市警局局長邱豐光在這些時日的離譜表現,相信很少人不認為他應該下台。

林全內閣這次若不強勢立威,懲處邱局長和相關人員,將無法改變北市警保藍打綠的工具角色,蔡政府施政也必將繼續飽受掣肘!

(作者為退休研究員,桃園市民)

別忘了「希特勒教訓」

◎ 林志都

從愛國同心會過去可以長年在台北地標一○一前對法輪功與路人施暴,反年改者可以公然在警察包圍下打立委、打台北市長,再到日前這群反年改人士如入無人之境,阻擾世大運選手進場,宛如毫無國法!但是,同樣的台北市警察,卻可以把太陽花抗議學生往死裡打,我們可以發現,即使民進黨政府二次執政,但是這個包含了檢調軍警的官僚體系,仍然是被親國民黨與共產黨的官僚所把持。

許多人認為世大運阻擋選手事件宛若意外發生的國恥,但是筆者想提醒各位,多年前,與這群人理念相近的藍軍立委們,在陳水扁總統主持的「中華民國國慶」典禮中就曾經滿場亂跑,電視轉播上鏡頭,那才真的是國恥!

就是因為政府一直未遏制這些暴力的煽動或執行者,就是因為有紅藍媒體繼續撐腰,所以被中國中央電視台洗腦者會偷拿軍史館的武士刀去砍憲兵,只為了「想把五星旗掛上總統府」。

一九二三年納粹黨發動政變,想推翻德國威瑪共和,史稱「啤酒館政變」。失敗後希特勒只被關了不到十個月,其他與事者也多被輕判。結果就是納粹黨反而因此聲勢大振,在選舉中大有斬獲,十年內就掌握了德國政權。

政府若是只想息事寧人,等於是讓這些激進份子氣焰更加猖狂,更加激進暴力。在這個許多國家都紛紛被激進者所影響操控的時代,政府為所當為,嚴刑阻遏相關暴力的主謀與煽動者,淘汰只有意識形態區別,無視國家利益的公務人員的作為更加重要。否則,當年的德國就是台灣最好的借鏡。

(作者為譯者,台南市民)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