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自由廣場》我的學生活在兩個世界

◎ 邱寶福

最近當紅的韓劇「兩個世界」,劇情講述外科女醫生尋找失蹤父親時,被神秘男子綁架,之後往來現實和虛幻中的懸疑愛情故事。在現實生活中,「兩個世界」則被用來指涉身處同一時空中的人類,過著截然不同的兩種生活,因而產生代溝。

我這邊要講的,則是另一種模式的「兩個世界」,我在公立國中擔任導師,學校地處郊區,班上有極大比例的學生,是單親家庭、隔代教養、身心障礙、中低收入戶跟原住民,其中有中低收入證明的學生,學費、午餐費和輔導費是不用繳的,其他經濟方面有困難的學生,就要靠導師幫忙申請午餐補助或尋求民間慈善團體獎助學金的挹注,在幫學生申請補助過程中,我也才知道,台灣有這麼多為善不欲人知的機關團體,在默默幫助這些弱勢族群,難怪大家會說,台灣最美的風景是人。

這幾年,我發現繳不起錢的學生愈來愈多了,有些老師為了便宜行事,只要學生一直繳不出錢,就會幫他申請補助,明明學生手上拿的是玫瑰金iPhone 6手機,腳踩的是勾勾名牌球鞋,身上穿的是三條槓的時尚外套,寒暑假還跟親戚出國旅遊,媽媽臉書po的都是啤酒美食KTV,怎麼會繳不起那區區幾千塊的午餐費呢?甚至還有家長來學校質疑老師為什麼不幫忙申請午餐補助,一副得理不饒人的樣子。

我記得那一天班上有個學生問我:「老師,為什麼某某某什麼錢都不用繳,早餐都吃那麼好?」我無言以對,那些法律認定的中低收入戶,有的根本是從事地下經濟,不用繳稅還享受一堆補助;反觀那些中產階級底層的家庭,該繳的稅金一毛都跑不掉,卻什麼補助都沒有。

以前的經驗告訴我們,只要努力讀書跟工作,就能讓階級流動。我看到的則是M型化社會,金錢不平衡的往兩端流動,一端是財團、炒房客等有錢人,另一端則是有政府認證的假中低收入戶擺爛不繳錢,只想討魚吃不想學釣魚的假窮人。我眼睜睜的看著一些家長擺爛不繳錢,等待學校給補助,卻無能為力,只因大家都便宜行事,大家都有樣學樣,積非成是。殊不知,那些認真工作勤儉度日,不濫用社會資源的中產階級底層者,才是真正的弱勢族群。

(作者為國中教師)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