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自由廣場》向兩位台灣空姐致歉

◎ 羅永康

《橙新聞》登出「『他們臉真的很臭!』台灣空姐的奇葩港客事件簿」,訪問兩位住在香港的台灣空服,述及我們香港人的令人討厭之處,內容包含:男士沒有風度(例如不幫女生開門)、服務業態度不好、計程車司機不願下車幫忙抬行李、對說普通話的人不禮貌、坐飛機難服侍(例如認為理所當然要懂廣東話)。作為香港人,我想解釋一下。

請你們回憶一下零三年香港發生什麼事?是死了幾百人的沙士(SARS)。以後,美國有豬流感,非洲有伊波拉,南韓近年曾爆發新沙士,南美有寨卡,泰國有登革熱(台南、台北也有)。不能怪我們人人聞傳染病色變。近兩年到過我城,皆知道電梯按鍵都加上膠貼,並印有「每小時消毒一次」。香港人不敢開門按鍵,可以說是神經過敏的創傷後遺。

對於服務業和當客人時的不禮貌,你們沒有以偏概全,而且有客觀研究數據支持。我城真的是臭臉之都,而且是「世界第一」,但這是環境逼成的。根據國際機構評估,我城的工時全球最高,房價亦是全球最貴。

不喜歡人說普通話,原因很簡單,就是對大陸人的仇恨。沒錯,你們台灣人可以一聽便分辨出(中國的)普通話和(台灣的)國語,但香港不少人是不能。而且,大陸人的不文明行為,相信台灣人也見識過。再上YouTube查看來港陸客訪問,不時有「沒有我們,你們完了」「我們來促進你們經濟」等惹惱人說話。在此,我向你們致歉。從數據著眼,台灣即使最高峰時,全島也只是每年數百萬陸客,你們已吃不消,但我們香港近幾年是有幾千萬的陸客!

我城號稱國際都會,但我們的寶寶連奶粉也缺,因為大陸人搶光了!我們的高中生,寒窗苦讀,父母每年隨時用數萬港元補習,取得上大學分數,但竟然不能進入,因為大陸人把他們的學位搶走了!我們的怨恨,可想而知。

至於坐飛機要求空服說廣東話,我要再次道歉,因為我犯過一次錯。第一次往台灣時,第一個空服用純正廣東話問好,我以為她們都是香港人。到第二個跟我說國語,我便憤怒回一句:「香港人不要說普通話,我那裡像中國人?」真的非常對不起。事實上,我在台灣註冊的香港學術機構打工與求學兩年,至今也分不清國語和普通話。

公共交通方面出現剪指甲「怪人」是常事。之前提過,我們工時全球最高,上班加上交通、梳洗各樣,以平均工時十小時計,加上前述,睡覺時間,少之又少。人正常應該日睡八小時,但我們只有6.5。我便經常在公交睡到呼呼。這也可以解釋到為何香港人甚麼都急促。曾有朋友笑言,香港人最強的武功是「唔好阻我返工」(即不要阻我上班)。而且,香港不少公司有「勤工獎」制度,「獎勵」可以佔薪金三分一,每月遲到超過二十分鐘,便把它砍掉。

計程車司機態度惡劣也是我們的責任,是我們縱容出來的,見他們差勁仍光顧,因為長輩不懂用智能手機叫Uber,做成他們差勁而不愁沒客戶。而政府又對Uber進行檢控,變相加劇惡劣服務。

台灣最美的風景是人,世界最臭的臉在香港,最美風景成長的人生活在臭臉之都,不滿意是正常事。再說一次對不起,我們城市是有病的,而且是重病。

(作者為香港獨立媒體評論員)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相關新聞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