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自由廣場》飛彈誤射之後 比究責更重要的事

◎ 呂禮詩

金江艦雄三飛彈誤射的全貌,經過了十天的探討與澄清,幾乎已一一的釐清,而有「人員不諳規定、未按作業程序,督管機制落空」的檢討(https://www.mnd.gov.tw/Publish.aspx?cnid=65&p=71308);既為積習釀成的單一事件,追究責任固然重要,但在此次不幸中得到的教訓,該如何的改進,應是更重要的事。

雄三飛彈的精準度雖在誤射中得到證實,但殺傷力如此驚人的裝備,在此一構型中竟無人為的阻斷機制,致使操作人員得以下達發射命令,無論是修改程式以密碼管制或另置發射鑰匙,都刻不容緩。

而廣受質疑的「訓練模式」及「作戰模式」的顯示,未以顏色區別,系統亦無下達「自毀」命令的能力,在此次的意外中,突顯了進一步研改的必要性,值得海軍及中科院參考。

依照海軍現行規定:飛彈以「模擬模式」自訓,接上模擬儀必須依照「計畫維修保養制度」(Planned Maintenance System, PMS)的「保養需求卡」(Maintenance Requirement Card, MRC)所規定工作程序進行;另海軍自濟陽級軍艦接艦返國時,一併將「掛牌」(tag-out)制度引進執行,在拆裝火線影響的相關部位,必須懸掛黃色或紅色的警示牌。

無論是在陽字號服役的年代就已嚴格要求落實的PMS制度,或是已推動了二十年的掛牌制度,歷經了此次的誤射事件,顯示皆未內化為艦隊官兵保養與訓練的日常。

海軍高層在痛定思痛之餘,若有心制定「標準作業流程」(SOP),就必須整合既有的準則、教範、PMS、掛牌、雙重檢查表及評分表,說明出處並註明可能的危險,使艦隊官兵不論資歷深淺都可一目瞭然、據以執行,且作為航安、一保、二保等校閱,及甲操、戰備檢查的查核重點,並列入軍士官進修班次的考試,才能期望有效落實;而不是再制定一套諸如將火線存放於艦長室的疊床架屋、頭痛醫頭的制度。

至於事件發生後四起的「陰謀論」,肇因於發射時間的交待不清與前後不一。海軍艦艇的生活作息,「艦艇常規」都有鉅細靡遺的規定,從裝備保養校閱的執行到出港前的航海廣播,對於「對時」都有相關的律定;雖然因為艦型的差異,是系統調校、或是人工對時略有不同,但都無法作為自圓其說的理由。終究,魔鬼藏在細節裡,細節不顧,還以為瀟灑,難以收拾的魔鬼自然就出現了。

誤射事件發生後,海軍明快的以記者會說明,顯然在洪仲丘、阿帕契案所得到的教訓,國軍的危機處理已有長足的進步,但此次飛彈向西誤射,事涉對岸的人民感受與軍事安全;雖然兩岸聯繫機制中斷,也沒有「軍事互信機制」,第一時間的記者會更形重要,除了必須小心謹慎、步步為營,更必須及時的表達歉意,避免因對岸誤判,而引發軍事衝突!

(作者為海軍官校軍事學科部前教官、新江軍艦前艦長)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