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自由開講》呂秀蓮的「新女性之夢」何處去?

陳慶坤

前副總統呂秀蓮7日「HER-Story新女性50年」台南特展,再度拋出「兩岸統合」取代「兩岸統一」概念。呂秀蓮說明,中國當局應將「一個中國」改為「一個中華」,兩岸不是「統一」、可以討論「統合」,如同歐盟、拉丁美洲共同體或東南亞國協,可以統合再慢慢討論是不是形成「中華邦聯」。

圖為前副總統呂秀蓮說明「兩岸統合」理念。(資料照)

政治人物對台灣的論述創造能力世界第一,左閃右躲就是想辦法迴避自己台灣身分、地位!呂秀蓮從讓台灣成為「永久中立國」,到「愛台灣,反對戰爭」;再到「一個中華」的「統合」論;這些政治理念有一個很明確的訴求對象,就是中國共產黨。台灣中立、反戰、統合都握在中國手裡,共產黨說了才算數,說給台灣人聽就是在欺騙台灣人!

呂秀蓮是當代台灣女性主義(Feminism)思想的先鋒,殆無疑義。1979年12月10日國際人權日,發生於高雄的一場重大衝突美麗島事件事件,呂秀蓮遭逮捕,一張美麗島大審的受審者照片,呂秀蓮昂首挺立於臺灣警備總司令部軍法處第一法庭,在當時作為「台灣女性」的前衛、勇敢確實令人動容!

只是,她擔任8年副總統卸任之後,確實不甘寂寞,從馬上參加2008、2012年民進黨總統初選,不敵對手退出,到最後爭取台北市長選舉,可稱屢戰屢敗。這樣勇敢的一位女性主義者,呂秀蓮不像其他女性,她沒有一個從政的丈夫或父親,她的崛起都是靠自己爭取得來的。但是她的個性與情緒,經常令人不敢恭維,在不適當的時間,講刺耳的話,使她在黨內人緣不佳,這是事實。可見,「政治」應當不是她的專長,因為她白目不會說假話,她常表現她的赤子之心,而令人討厭;從事政治或許在她生命中只是偶然,「台獨運動」對她而言不是理念的存在,或許頂著女性主義者的光環,被無情的男性推向政治之路。

因此,呂秀蓮的新女性之夢何處去?作為女性主義者,到底她是寫過小說的人?三鉅冊回憶錄,冤親債主對話活靈活現,躍然於書頁中,具有藝術創作的天份不容小覷。美國藝術家歐姬芙(Georgia Totto O'Keeffe,1887-1986)被尊奉為女性主義的鬥士,她不僅是突破了男性社會的壁壘,也為女性爭得藝術上的聲名,她的「花的隱喻」是對男權社會的挑戰,表現了強烈的女性意識。

那麼,以呂秀蓮中立、反戰、統合,就是在編織著新女性之夢,甚至兩岸大夢。藝術創作才是她在從事政治之後的真正回歸自我。呂秀蓮以足與男性分庭抗禮的地位,長期壓抑的創造力一但被揭示開來,當有不同於男性所宰制的藝術世界,這應當才是讓她足以功成名就的典範!

本人建議她,不要繼續倡議、推廣那些五四三的政治理念,什麼「值得思考」的方向,恐怕連習近平大帝也不敢恭維?阿扁稱她是「開基媽祖」,只是大男人主義灌她迷湯罷了!「HER-Story新女性50年」,50年之後的歸宿,不是政治,寫寫小說或許可獲得諾貝爾文學獎或和平獎之類!

(大學助理教授)

自由開講》是一個提供民眾對話的電子論壇,不論是對政治、經濟或社會、文化等新聞議題,有意見想表達、有話不吐不快,都歡迎你熱烈投稿。請勿一稿多投,文長700字內為優,來稿請附真實姓名(必寫。有筆名請另註)、職業、聯絡電話、E─mail帳號。本報有錄取及刪修權,不付稿酬;錄用與否將不另行通知。投稿信箱:LTNTALK@gmail.com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相關新聞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