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自由開講》政治上的花瓶

李忠憲/教授

這幾天學姐的那一段「統獨假議題」的影片到處流傳,我打開看了兩遍,她的結論是:我們現在只關心的事,我現在留在台北,我可以做到什麼樣的工作,我之後在台北可以獲得什麼樣的生活?統獨或九二對於年輕人來說太遙遠,年輕人在乎的是未來20年要結婚、買車、買房,政治人物應該要告訴選民,接下來的生活可以獲得什麼,這才是重要的。

圖為2019年「學姐」黃瀞瑩在政論節目上談到2020總統大選,脫口而出「統獨就是假議題」!(翻拍新節目畫面)

她的言論應該是出自內心,真心的認為世界是這樣。而且她的想像力薄弱,這種理想的烏托邦遠遠比不上1932年赫旭黎發表的「美麗新世界」,還要結婚、買房子、買車子,甚至要工作。美麗新世界是一個沒有痛苦的世界,在那裡沒有結婚孕育子女的煩惱,不會有對未來的迷茫,絕無夫妻之間的爭吵,也沒有任何艱苦的工作。

從事政治的好處就是怎樣都有支持者,壞處就是怎樣都有反對者,只是支持者和反對者的類型和比率的問題,因為各種不同的人會有統計上的分布。這也是種種極端主義或愚蠢言論永遠不缺乏支持者的原因之一。

韋伯的兩篇演講文章,「以政治做為一種志業」 ,還有「以學術做為一種志業」,為世人不斷讚賞一再流傳,尤其前面那一篇常常被表面上有學問的政客拿來包裝自己有唸過書。

韋伯提到一個好的政治人物三個特點:熱情、責任感和判斷力,他說:「政治是在堅硬的石板上,用力緩慢地鑽孔」,這句話的重點是「用力」和「緩慢」,如果強調立竿見影,並不是從事政治應該有的心態,或許去從事媒體才是正確選擇,比較容易快速獲取廉價的掌聲。

以政治作為一種職業的時候,韋伯認為:虛榮心是巨大的危險。虛榮是人類的普遍特徵。在許多專業領域,即使過多也不是一定有害處,有時候甚至會有更多的幫助。但政治人物完全不同,因為虛榮,他們最終可能犯下兩種致命的罪行:缺乏客觀和不負責任。

有什麼樣的選民就有什麼樣政治人物,有些人的客廳需要花瓶,自然也就有像花瓶一樣的政治人物。但政治不脫離人性,幾乎所有的正常人都不會想要生存在美麗新世界的烏托邦當中,因為人沒有辦法像動物一樣被圈養起來,人性中自然就有尊嚴和追求自由的決心,每個人都可以有選擇不幸福的權利,特別這種幸福是別人定義的。

「幸福是一個苛刻的主人,尤其是他人的幸福。」~美麗新世界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國立成功大學 李忠憲教授臉書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相關新聞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