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自由開講》建議不要再研發國產疫苗了

王亞力

最近有一位醫師朋友告訴我,醫界盛傳柯醫師是密醫。我大吃一驚說:「怎麼可能?他不是台大臨床醫學博士嗎?」朋友說,因為柯醫師指高端疫苗是密醫。「衛福部已發給高端疫苗藥證,此證既然被他認為無效,等同密醫,則衛福部發給他的醫師證書,應該也是無效了,因為都是蓋同一鋼印、同一個單位核發。」

我啞然失笑。這是國產高端疫苗上市後,屢遭攻擊,我所聽到的最心痛的笑話。我因工作需要,必須隨時赴美,當初已有耳聞,美國海關可能需要入境者、提出美國境內認可的疫苗完整兩劑接種(甚至最初都沒有包括英國的AZ疫苗),所以我選擇的並不是高端疫苗,而是莫德納。我也很失望,但是形勢比人強,在人屋簷下、無可奈何。

但我始終認為,既然是台灣衛福部審核後、發給了藥證,每一種疫苗都是合法、並且地位平等,只是隨個人的選擇。後來聽台大李教授說,次蛋白疫苗高端,應該是最安全沒有副作用、而且效果不錯的疫苗,也是很有前景的疫苗。就一個很怕死的人如筆者而言,聽起來覺得很合理。聽說選擇注射高端疫苗,很多人的理由是「愛台灣」,包括正副總統、許多偏綠媒體和主持人。但我的看法,出發點應該是「愛自己」才對,因為完全不需要擔心血栓或心肌炎,或害怕幾年內會不會出現什麼奇奇怪怪的副作用,這當然是愛自己的表現。聽說這也是很多資深醫師,後來在第三劑追加,都選擇高端疫苗的重要原因。

但是高端疫苗去年上市前後,整個社會馬上籠罩著高端是「炒股、利益輸送、抗體保護力不明確、橋接免疫不合標準、沒有國際認證、沒有世衛組織認可、沒有完成第三期實驗」的猛烈砲火氛圍下;突然將台灣生技醫療最高人才、各大教學醫院著名感染症教授,共同研究實驗精心製作出來的國產疫苗,從台灣本土界寄以厚望,將有更像台灣口罩Taiwan can help,對一些低收入國家,做出疫苗貢獻的高端,最後被打擊成喪家之犬。高端變成低端,在很多國人心目中,「不入流的疫苗」的印象,已經無法改變。

全世界任何國家都由國家盡最大的力量補助、鼓勵珍惜自己的國產疫苗製作,只怕能力不夠,唯獨台灣藍白兩個在野黨,都全力打擊高端疫苗,並且特別另外凌遲。(本報資料照)

在辯論過程中,很多人聽不懂(或是假裝聽不懂)「高端與AZ疫苗PK後的抗體值(而抗體值本來就與保護力成正比)」、「免疫橋接是新研發疫苗的趨勢」、「世界性的新冠疫苗也從沒有一種是三期完成才上市」、「現今的感染環境、不太可能再做實際上的三期實驗」、「炒股必須有購買名單上的實證」、「世衛組織已經宣布:不在其認證名單的疫苗,並不代表不標準、各國可以視各國的需要、選擇合格適用疫苗」等等事實,導致高端疫苗最後變成「愛國者使用」的代名詞。任何疫苗優劣的辯證,無人去聽或思考。 這很像是不管候選人的政見是否細心先進、是否符合民意,沒有人要聽。大家在乎的只是他有沒有去打過電動玩具。這實在非常理盲。

全世界任何國家都由國家盡最大的力量補助、鼓勵珍惜自己的國產疫苗製作,只怕能力不夠,唯獨台灣藍白兩個在野黨,都全力打擊高端疫苗,並且特別另外凌遲。例如任何一種疫苗,本都有「剛好發生」致死的嚴重危險病變,唯獨高端有類似情形就被要求下架。藍媒影響所及,高端疫苗被形容成是毒藥,正常人不敢使用。據說高端接種者,在社會親友間根本不敢張揚,怕被訕笑。這真是文明國家的奇異現象。最後是,所有的為高端辯護的教授學者,在網路或媒體霸凌下,竟全都噤聲不敢發言。在文明的世界,台灣人竟然沒有「免於被威脅」的自由,非常奇怪。

最近竟又出現「副總統注射高端疫苗出國、其他外賓避之唯恐不及、無人接見」、「高端是密醫、法庭必敗」「沒有國外認證」的惡意謠言,聽說高端在台北市也不容易打到,電視名嘴主持人都懷疑有故意刁難之嫌。 2/11一個重要疫苗消息是,中研院領先世界、搶先全球,研發了台灣第一個Omicron 次世代mRNA疫苗

對此,指揮中心指揮官陳時中9日表示,mRNA疫苗牽涉層面極多,最大的問題並不在於研發製造,雖然台灣製造能力相對較弱,但加把勁是會有的,況且部分關鍵技術有專利門檻,台灣縱使有相關能力,但如果真要付諸行動,中間還有許多關卡需要突破。

我認為這個mRNA疫苗研發,最大的關卡,應該是「藍白兩大在野黨」,而不是陳部長所說的那一堆「門檻」。過年前翁前院長馬徹團隊,也曾發表將病毒醣分子去掉,做出任何疫苗的理論。但明眼人都看得出來,在野黨的目的,就是要讓台灣垮掉、讓民進黨執政下台。而不管是翁前院長、廖院長、陳建仁院長,到現在仍然還看不出來嗎?翁院長從浩鼎案還得不到教訓嗎?只要敢研發什麼對台灣有利的東西,一定被藍白營盡全力、使用扭曲、謠言、謊話來打垮你。高端團隊就是前車之鑒。

有關福島食的問題也是一樣。無論執政團隊以多少功夫準備資料,無論保證要把關如何嚴謹,在野黨完全不聽,就是要全力阻擋。這種完全不就辯證科學、理論、實際狀況、世界趨勢來討論,「我就是要反對到底」,毫無道理可言,就是目前台灣的政治現況。有人說,為什麼民意這麼低,但是反對的力量還是這麼強大?究竟有什麼勢力在支援?

昨日台大醫院毒理學姜至剛教授,因接受政府委託,調查日本福食安全做為施政參考,又被藍營質疑資料有問題,只因為研究經費是由政府給付,這又是一例。在藍營人士的看法,一個人絕對沒有所謂「良心、公正、珍惜學術地位」的情操,既然拿了錢一定會偏心、不珍惜自己羽毛、也不怕斷送學術前途,為了幾百萬元「一定」會出賣良心。這種攻擊跟對高端是一模一樣,完全把正常人性的高貴與尊嚴、踩在腳底下。

你不覺得藍營人士應該籌備經費,自己找尋其他教授做調查,如果有不一樣的意見看法,可以提出辯論,而不是只會用政治語言、控告對方拿政府的錢?這真的很奇怪,教授研究不拿政府的補助、難道要拿自己月薪出來做?藍營的人士,一定有大學教授博士,當他們拿到研究經費以後,一定要做出對出錢單位有利的資料嗎?即使是偏藍人士,應該沒有人會這樣,因為那是商人而不是學者了。而世間再也沒有學者了嗎?

這兩天有關「福食進入校園」的問題,吵翻了天。在我看來這更是天下最愚蠢幼稚不過的爭論了。執政黨、在野黨都誤以為,學生的三餐都在學校解決。事實上大家都知道,學生除了中餐以外,早晚餐還有週末,全部都是與家人共食,有些是學生自己在外面購買。假如福食對學生有害的話,那麼晚餐或週末,家長也不可以帶自己孩子到餐廳去吃到含福食成分的食品了?當家長買回來很貴的福島白草莓、水蜜桃的時候,全家可以吃,唯獨小孩子不能吃?要這樣規定嗎?

學校不能用福食,是什麼道理?既然有害、應該是全體國民眾都不能夠吃才對。更不用說實務上日本食材根本不可能在學校用。更不用說學校食品衛生規定,本來就要以本地食材為主。有笑話說,某私立學校以日本福食作為中餐號召,結果招生爆滿。

過去執政黨也規定,萊豬不能夠進入校園,也是非常愚蠢的舉動。同樣的道理,學生不能吃到萊豬,那麼家長可不可以在家裡給他吃?能吃就能吃、不能吃就不能吃,哪裡有分學校家裡的?

過年前在野黨特派陳以信立委,前往美國設立聯絡處。他在臉書公布在美國所吃的美食,裡面就包括兩道美豬料理,那就是他口中所說的毒豬,但他毫不避嫌、並且得意洋洋。趙少康也被公布他吃千葉鮭魚的欣喜狀。搭配去年有些罵AZ卻特權優先打AZ疫苗的在野黨人士,最近也有一副新春對聯如下:左聯「以信猛嗑美毒豬」、右聯「少康大啖福島魚」,橫聯「AZ特攻隊」。副聯是:「吃美食是生活、反美日是職業」。

我最後的結論是,既然藍白政黨是以扯政府後腿為業,而且是不管青紅皂白,如果誰膽敢再研發新的國產疫苗,將來受到的打擊攻訐,命運的悲慘,不會少於高端疫苗公司。台灣還是乖乖像韓國日本一樣,接受美國諾瓦瓦克斯疫苗的代工吧,也很快會得到世衛組織的認證。如此柯市長也就沒有密醫疫苗可以罵,我們小百姓的耳根也會清靜許多。

(健康教育訓練講師)

自由開講》是一個提供民眾對話的電子論壇,不論是對政治、經濟或社會、文化等新聞議題,有意見想表達、有話不吐不快,都歡迎你熱烈投稿。請勿一稿多投,文長700字內為優,來稿請附真實姓名(必寫。有筆名請另註)、職業、聯絡電話、E─mail帳號。本報有錄取及刪修權,不付稿酬;錄用與否將不另行通知。投稿信箱:LTNTALK@gmail.com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相關新聞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