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伊朗與西亞世界》葉門內戰與義大利的憐憫?

義大利的「為了人權」宣布不再出售武器予沙烏地,想來也僅是話術,絕不是憐憫葉門的遭遇,比較明顯意圖是為了讓自己在葉門內戰這樣的國際議題的增加一點分量、一點話語權。2011年利比亞內戰,歐洲多國軍隊介入,當時義大利的「當仁不讓」就只是為了利比亞的石油。而今日的義大利或許是為了葉門人的認同,並試圖提升影響力,至於是要誰認同?大概也沒有答案。

陳立樵/輔仁大學歷史學系副教授

今(2021)年一月底,義大利外交部長迪馬尤(Luigi Di Maio)宣布將不再販售武器給沙烏地阿拉伯(Saudi Arabia),同時宣稱這是「為了人權」所做的決定。這個決定,馬上得到葉門(Yemen)反政府的胡塞(Houthi)組織大力讚揚。近幾年來沙烏地介入葉門內戰,支持葉門政府、壓制胡塞組織,造成葉門情勢越加混亂,而義大利這個宣布應是間接表態反對沙烏地的立場。至於義大利此舉是想刷存在感還是另有其他想法,大概要從歷史來找答案。

19世紀是西方帝國主義於各地橫行霸道的時代,義大利在19世紀後半葉也企圖在國際間占有一席之地,主要目的是為了能如古代羅馬帝國(Roman Empire),作為地中海(Mediterranean Sea)地區最偉大的勢力。因此在北非地區,今日的利比亞(Libya),義大利勢力開始節節進逼,同時也將另一觸角伸入紅海(Red Sea)。而在19世紀中葉之後,原本於紅海、阿拉伯海(Arabian Sea)已具影響力的英國,特別是當時英國占有葉門地區南方的亞丁(Aden),便視義大利為重大威脅。過去羅馬帝國勢力曾逼近東非,也將影響力擴及到阿拉伯半島南部,即葉門地區,因此19世紀義大利伸出的這另個一觸角,也帶有恢復羅馬榮光的意涵。

葉門地區不僅有英義兩個歐洲強權的競爭,也屬於鄂圖曼帝國(Ottoman Empire)中央與地方對抗的一環。鄂圖曼雖興起於14世紀,但是主要在巴爾幹半島(Balkans)擴張,一直到了16世紀才取得阿拉伯地區,例如埃及(Egypt)、兩河流域及阿拉伯半島。因此,儘管主導鄂圖曼的突厥人(Turk)與阿拉伯人多為穆斯林,卻不代表雙方互相認同。不少阿拉伯人不認同突厥人,也不同意由突厥人來領導阿拉伯人。這使得鄂圖曼在阿拉伯半島幾乎沒有實質管轄權。葉門地區距離鄂圖曼天高皇帝遠,鄂圖曼權威本就難以深入,到了19世紀,鄂圖曼又相繼面臨埃及與希臘(Greece)走向脫離,大帝國瀕臨分崩離析。

近幾年來沙烏地介入葉門內戰,支持葉門政府、壓制胡塞組織,造成葉門情勢越加混亂,而義大利宣布不再出售武器予沙烏地應是間接表態反對沙烏地的立場。(EPA)

鄂圖曼正煩惱著接下來該怎麼辦,而同病相憐的還有在南方海域的英國。英國試圖「保護」阿拉伯半島周邊,既得避免鄂圖曼在半島爭取權威,還得和阿拉伯部落糾纏,同一時間還須思索和義大利在紅海與葉門這區域的勢力競爭。此外,19世紀末,德國在皇帝威廉二世(Wilhelm II)帶領之下,與義大利、奧匈帝國(Austro-Hungarian Empire)連成同盟勢力,對英、法、俄三國造成壓力。1914年第一次世界大戰爆發後,英國積極拉攏義大利,英國以保障義大利戰後還能有些可獲得的利益誘因,希望義大利倒戈,但在大戰結束之後的巴黎和會(Paris Peace Conference),屬於戰勝國的義大利卻發現英國所謂的保障其實是空頭支票。

之後,英國成為戰勝國最大勢力,相繼瓦解了鄂圖曼,讓今日的埃及、伊拉克(Iraq)、約旦(Jordan)、巴勒斯坦(Palestine)都在英國的控制之下,亞丁亦然。到了1926年墨索里尼(Benito Mussolini)取得義大利政治權力之後,持續進入北非、東非,其實都是為了延續在此區域的競爭力,進入葉門也是為了對抗英國,就算受到國際聯盟(League of Nations)制裁也在所不惜。與此同時,阿拉伯半島中心的紹德(Saud)家族成為當地的新勢力,當其往葉門地區拓展時卻受到當地其他勢力阻擋,而這時的英國在亞丁仍具有優勢。1932年,紹德家族建國沙烏地阿拉伯,傾向與美國進行石油產業合作,目的是希望美國進入半島削弱英國的影響力。短短的戰間期(Interwar Period),阿拉伯半島的情勢變動卻勢極為巨大。

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之後,義大利戰敗,此後再無機會進入葉門。英國雖然在1968年離開亞丁,但美國已在半島逐漸擁有影響力。冷戰(Cold War)時期,蘇俄也想強化在阿拉伯世界的影響力,於是支持最反西方帝國主義的埃及總統納賽爾(Gamal Abdel Nasser),同時也在亞丁建立社會主義共和國。當沙烏地持續挺進葉門,意謂著美國勢力也將進入葉門,於是埃及便在葉門支持對抗沙烏地一方的勢力。葉門地區的衝突,本質上具有相當濃厚的冷戰氣氛。但到了1990年代蘇俄解體、冷戰結束,這時的美國不僅獨霸世界,也等同有能力操控阿拉伯半島的局勢,沙烏地也就可以更能隨心所欲地介入葉門事務,以完成紹德家族自20世紀初期以來取得葉門未竟的家族心願。

葉門地區的衝突,本質上具有相當濃厚的冷戰氣氛。(AFP)

不過,時至今日,沙烏地對於葉門的企圖心尚未滿足,這是紹德家族與葉門地區的歷史問題,過去沒有解決,沙烏地一定會持續處理。而國際局勢也在變動中,像是美國新總統拜登(Joe Biden)上任,各界都在觀察他是否會帶來與前任川普(Donald Trump)不一樣的新氣象。前任美國副總統彭斯(Mike Pence)曾讚揚川普任內並未讓美國捲入新戰爭,但問題是川普擔任總統僅有一任時間,誰又能擔保他如果連任也不會對外作戰。對於葉門問題,拜登會不會改變態度,一樣是未知數。況且,就算拜登有意讓美國影響力退出葉門,顧及與沙烏地的友好關係,是否真能說走就走?

至於義大利的「為了人權」,想來也僅是話術,絕不是憐憫葉門的遭遇,比較明顯意圖是為了讓自己在葉門內戰這樣的國際議題的增加一點分量、一點話語權。2011年利比亞內戰,歐洲多國軍隊介入,當時義大利的「當仁不讓」就只是為了利比亞的石油。而今日的義大利或許是為了葉門人的認同,並試圖提升影響力,至於是要誰認同?大概也沒有答案,至少胡塞組織就公開表示:「認同啦,哪次不認同?」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相關新聞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