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一路向南》2020泰國學生運動的完整解析(下):未來發展

兩個泰國的分裂一直存在著,只是以不同形式呈現,在1970年代主要是軍方與文人政府的對抗,到了2001年塔克辛 執政後透過紅黃之爭被激化,就算在軍方發動兩次政變且執政多年後也無法弭平。主導泰國政治數十年的「惡性循環」:「衝突─危機─政變─修憲─選舉─衝突……」模式恐怕也將持續下去,或許衝突的主軸有所不同,但追根溯源都是保皇派與民主派從1932年就被兩個泰國所激化與撕裂的意識形態。而從這次的學生運動可以看出,只要君主立憲的制度無法取得一個平衡點,這樣的兩個泰國恐怕也將會持續下去。君主制下的泰皇與民主制下的憲法,兩者要如何共處,這是後蒲美蓬時代的泰國必須認真面對的挑戰。

陳尚懋/佛光大學公共事務學系教授兼南向辦公室主任

上篇

中篇

在系列文章的最終篇,我想來談一下泰國學生運動的三個未來。

學生運動的未來

從過去三波大型活動可以看出,此次泰國學生運動最主要的問題在於,大部分的領袖皆為高中或大學在學生,關心社會公共議題但學運經驗較為不足,且欠缺如秦聯豐(Netiwit Chotiphatphaisal)一樣有個人魅力的領導者,群龍無首。儘管秦聯豐一直希望透過翻譯與引介經典讀物的方式,來改變泰國社會,進行思想層面的改造運動,但如此豐富經驗的學運領袖卻只在日前抵制電影《花木蘭》時,佔據部分媒體版面,甚為可惜。再加上此次抗議對象乃中央集權的威權領導,所以學生運動刻意去集權化,不採用一般政治團體的階層組織,然而去集權化的領導卻導致在某些決策時產生紊亂,並未一致,以致於參加媒體採訪或論壇活動,各學生代表一人一把號,各吹各的調,宣傳效果大打折扣。

另外一個問題則在於組織動員與串連能力,此次學生運動在剛開始時,基本上皆是由學生自發性組織,並且與大部分社運以及政治團體保持距離。如此的優點是三大訴求明確,也不致於淪為其他團體的馬前卒或打手,過度被政治化;缺點則是學生透過網路動員能力不足、戰力薄弱,社會代表性有限也導致泰國政府採取冷處理的態度。其後或許學生運動希望獲得外來團體的支援,外來團體也希望可以蹭學生運動的熱度,整個情勢在9月19日(紅衫軍精神領袖塔克辛被政變下台14週年)的活動後出現變化。我們發現許多紅衫軍支持者的身影,以及其他搭便車的社運團體,還有六大反對黨的公開支持,包括:為泰黨、長遠進步黨(前身是被解散的未來前進黨)、自由合泰黨、國家公民黨、為國黨、大眾力量黨等。

泰國學運整個情勢在9月19日(紅衫軍精神領袖塔克辛被政變下台14週年)的活動後出現變化。我們發現許多紅衫軍支持者的身影,以及其他搭便車的社運團體。(AP)

在其他團體加入後,雖然增加了社會代表性與關注度,將919活動的現場氣氛炒熱,包括:LGBTQ權益、倡導安全墮胎權、泰國南部動亂等團體都參與其中,但相對讓學生運動主要的訴求被模糊。我們可以發現919活動後的社會討論幾乎完全集中在修憲議題,且主導議題的是其他社運與政治團體。學生運動當初提出的訴求之一是希望透過人民組成的起草委員會進行新憲制定,但現在的修憲卻是由理應被解散的國會進行討論,且相關的六項修憲議案卻在日前輕易被國會四兩撥千斤,以議事程序加以拖延阻擋。而由「法律對話改革」(Law Reform Dialogue, iLaw)草擬,有超過十萬民眾連署支持的人民版本,反而無法進到議會討論之中。所以可以看出學生運動在其他團體加入之後,學生反而被邊緣化,議題主導能力完全喪失,修憲議題成為政客之間的口水戰,甚為可惜。更不用提解散國會與停止騷擾異議份子等訴求則完全被政府忽略。

泰國政治的未來

那這次的學生運動又會如何影響泰國政治呢?我在上一篇文章中提到,在軍方這幾年的主政下,泰國的紅黃分明的界線似乎已經褪去,但在919活動之後,我們發現泰國政治中的紅黃似乎是鐵板一塊,他只會暫時褪去,但並不會消失,時間到了是會再回來的。當紅衫軍開始出現在抗議現場的皇家田廣場之後,保守尊皇派的「網絡君權」(Network Monarchy)也開始集結展現其實力,於日前高舉「我們愛泰皇」的標語至國會遞交13萬人簽名的連署書,表達反對修憲的訴求。

其實泰國紅黃之爭的根源早於1932年建立君主立憲始,就被撕裂成兩個泰國:一邊保皇派認為泰皇是國家唯一的合法元首;另一邊民主派則認為國家主權是屬於全泰國人民。政治學告訴我們制度是養成的,而不是移植的。別的國家用的好不代表泰國用也好,必須根據自身狀況加以調整。但從泰國的發展,我們可以看出君主立憲制從1932年落地泰國後,一直沒有得到很好的融合。當保皇派好不容易於1932年建立以泰皇為尊的階級制,眼看就要被民主派摧毀,其本身既得利益受到威脅時,多次出手壓抑民主派也是剛好而已,如此除了激化兩個泰國之外,更是將泰國帶向更深層的威權主義。

在其他團體加入後,雖然增加了社會代表性與關注度,將919活動的現場氣氛炒熱,包括:LGBTQ權益、倡導安全墮胎權、泰國南部動亂等團體都參與其中,但相對讓學生運動主要的訴求被模糊。(EPA)

這樣兩個泰國的分裂一直存在著,只是以不同形式呈現,在1970年代主要是軍方與文人政府的對抗,到了2001年塔克辛(Thaksin Shinawatra)執政後透過紅黃之爭被激化,就算在軍方發動兩次政變且執政多年後也無法弭平。主導泰國政治數十年的「惡性循環」(Vicious Circle):「衝突─危機─政變─修憲─選舉─衝突……」模式恐怕也將持續下去,或許衝突的主軸有所不同,但追根溯源都是保皇派與民主派從1932年就被兩個泰國所激化與撕裂的意識形態。而從這次的學生運動可以看出,只要君主立憲的制度無法取得一個平衡點,這樣的兩個泰國恐怕也將會持續下去。君主制下的泰皇與民主制下的憲法,兩者要如何共處,這是後蒲美蓬時代的泰國必須認真面對的挑戰。

台灣撐泰國的未來

談完了泰國的學生運動與泰國政治的未來,台灣的泰國學生運動與台灣未來扮演的角色又如何呢?其實台灣推動泰國民主聯盟在台灣舉辦的撐泰國民主活動,從一開始就強化與其他團體的連結關係。儘管聯盟執行長林金源在參加民進黨「台灣民主之路」(Road to Democracy)外籍學生夏令營活動時,曾經詢問過民進黨國際部主任羅致政,對於泰國學生運動的看法,雖然羅當時表示這是泰國的國內事務,民進黨不便介入。但該聯盟在919西門町的活動中,仍然找來時代力量、綠黨跟台灣基進黨,以及西門町台獨旗隊的代表參加,政治味十足。

畢竟林金源過去即是社運份子,具有活動規劃與組織動員能力。其曾在2018年1月27日因要求舉行大選走上曼谷街頭示威抗議,被軍政府以非法集會與煽動罪起訴。在官司結束之後,林金源改名並申請獎學金來台進修,後於今年6月畢業後即投入在台撐泰國的民主運動。根據林金源本人表示,在台灣撐泰國的系列活動結束後,他希望能盡快回到泰國參與當地的民主運動,貢獻一己之力。一旦林金源回國後,台灣的泰國學生運動恐怕也將曇花一現,台灣撐泰國民主的活動就需視當初支持的各政黨以及民間團體是否會持續關注。

從這次的學生運動可以看出,只要君主立憲的制度無法取得一個平衡點,這樣的兩個泰國恐怕也將會持續下去。君主制下的泰皇與民主制下的憲法,兩者要如何共處,這是後蒲美蓬時代的泰國必須認真面對的挑戰。(AP)

泰國自2014年5月22日起,已經維持軍方執政約6年的時間,期間雖然有一次號稱民主的選舉,但從選前的遊戲規則到選後的解散在野黨,都讓泰國民眾對於執政當局徹底失望。今年開始全球蔓延的武漢肺炎,在泰國採取嚴格的封城措施下,疫情控制得當,但是對於經濟造成嚴重的傷害,連帶產生了政治、社會與教育等方面的危機,全國各地的學生運動因此而起,往後的觀察重點有二:一是學生運動能否重新掌握議題的主導權,串連其他社運與政治團體走出校園,進行全面性抗爭,提升議價與戰鬥能力,迫使泰國政府讓步。二是泰國與周邊國家的關係如何影響學生運動,尤其是在奶茶聯盟的結合之下,台港泰三地串連對抗國家的威權統治,目前雖然目標一致,但三地之間的溝通聯繫不足,恐怕無法達到加乘的效果。因此泰國學生運動若想要成功必須對內提升議價與戰鬥能力,在外強化奶茶聯盟的串連,從內外兩方面持續施壓泰國政府,如此方有成功的機會。

儘管學生運動的主要三個訴求,在巴育政府的冷處理下可能無法全部實現,但此次泰國學生運動肯定將會在歷史上留名,畢竟他們已經將原本視為禁忌的皇室改革,正式搬上檯面且引發許多關注與討論。泰國學生運動的未來,就如其中一位學運領袖說的,他們已經將泰國示威抗議的天花板打破,現在鳥兒可以自由飛了,但能飛多遠呢?就讓我們拭目以待!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相關新聞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