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偶然言中》媳婦熬成婆!「小胡錦濤」將成總理接班人?

從習的利益來看,制度的鞏固往往對現任者有利,或許之前尚在鞏固權力階段的習近平一度從打破慣例中建立威信,而如今已經定於一尊的習近平應該會逐漸從「慣例破壞者」走向「慣例守護者」的角色,不輕易破壞制度。所以在總理人選上,習最後是會選擇守護慣例讓胡春華接手總理,還是會繼續破壞慣例讓親信接手,將會告訴我們習自己眼中他的權力到底是否已經鞏固。

宋文笛

自七月底起,香港媒體《明報》連續兩週大幅度報導現任國務院副總理胡春華仕途行情高漲,判斷他很可能接替李克強,成為下一屆總理。台灣媒體隨之跟進,原本低調的胡春華乃重新得到睽違已久的媒光燈。筆者自從三年前中共十九大以來,曾數次撰文表示被各界看衰的胡春華之仕途依然大有可能逆風高飛,因此頗樂見輿論逐漸跟進,回歸基本盤分析。胡春華未必進入過敗部,如今也就稱不上復活,實際上考量到服務年限(退休年齡)、資歷對口、人事慣例,胡春華一直都是當下所有潛在總理接班人中最說得通的人選。

在此之前,胡春華已經被看衰多年。首先,在習近平反腐雷厲風行之際,胡春華所屬的共青團出身官員(通稱「團派」)許多人受到打壓,坊間多有團派已經樹倒猢猻散之說。其次,在十八大期間(2007-2012)一度同為唯二「六零後」政治局委員的胡春華和重慶市委書記孫政才曾經被視為當然的中共第六代接班人,被預期將在 2022年二十大時分別接手總書記和總理。不料,2017年中,孫政才首先中箭落馬,以受賄腐敗問題遭到廢黜。所謂唇亡齒寒,此「廢儲」之舉在打破「第六代接班梯隊」的概念的同時,也削弱了胡春華接班的當然性(air of inevitability),果然,原本理應於十九大進入政治局常委會的胡春華,最終於政治局原地踏步,無能更上一層樓。

再次是副總理們的業務分工。中共國務院除了總理之外,另有四位副總理,各有分工。其中,常務副總理韓正分到財政和國土資源工作;中共總書記習近平的「髮小」劉鶴負責在國際上亮相機會最多和容易累積知名度的商貿、金融;另一名副總理孫春蘭則主管教育、體育等軟性領域。相較之下,胡春華掌管的卻是農業、扶貧、救災等似乎最難出彩的「接地氣」類業務,與周恩來(外交)、朱鎔基(財政)、溫家寶(黨務重大文件起草負責人)、李克強(宏觀經濟)等歷任總理才氣縱橫的形象似乎漸行漸遠。

考量到服務年限(退休年齡)、資歷對口、人事慣例,胡春華一直都是當下所有潛在總理接班人中最說得通的人選。(AP)

此後胡春華愈發趨於低調,以至於在「觀中界」的聲浪隱隱然被在2017年十九大才進入政治局的「習家軍」包含重慶市委書記陳敏爾甚至於上海市委書記李強超越。看好陳李,看衰胡春華的評論,此起彼落。

然而以上一切更多是從新聞標題捕風捉影後的想當然耳。若是回歸基本面,考慮到年齡、履歷和總理本身業務近年的演變,胡春華依然是中共二十大時極有力甚至最有力的總理候選人。何以見之?

團派弱化、總理失權,予之無妨

首先,派系實力平衡不再是考量。或曰若是將總理大位交給團派系統出身的胡春華,會不會觸犯習近平的忌諱?竊以為不會。團派已經在習近平年間受過大幅度整肅和敲打。2015年7月,在中共史上第一次由中央召開的「黨的群團工作會議」上,習近平嚴厲指責共青團處於「高位截癱」,「在現場無法發揮任何機能的四肢麻痹狀態」。次年,中共中央辦公廳曾印發《共青團中央改革方案》,陸續將共青團旗下的營利單位等逐漸移除轉撥至其他國營企業旗下,完成了以剝離下層建築(財源)以弱化上層建築(政治影響力)的工程。再來到2017年十九大,在權力頂層的 25名政治局委員中,實際上有過團派正宗的共青團中央書記經驗的,不過李克強和胡春華兩人。共青團如今和胡錦濤年代已經不可同日而語。

第二,總理的權力已經遭到稀釋,在黨管一切的習核心年代,總理在中共領導群體中的定位遭到降格,尤其是在 2018年3月公布《深化黨和國家機構改革方案》以及原中央財經領導小組升格成為中央財經委員會之後,取代了許多總理原本享有的財經領域的決策權,總理權責被稀釋,獨立的政治能量愈減。因此若是將稀釋化之後的總理職位交付於胡春華,無論是總理權位或者是團派發展的角度,對習構成的威脅都極有限。

第三,既然總理大位會空出,胡春華的派系背景亦不構成他非得出局的硬性路障,就算上位了也不構成威脅,那麼下一步便來細看他比其他人選有優勢的說帖。

首先是年齡,從執政延續性考量,總理最好可以連續擔任兩任十年,那麼按照既有的政治局常委「七上八下」慣例來看(換屆年年滿67歲的可以續任,年齡 68以上的則應該退休),在二十大時才59歲的胡春華符合資格。

其次,從過去總理人選的慣例看來,出任總理者在上任之前一定要先有過副總理的經驗,先擔任過副手之後再轉正才能夠確保無縫接軌。此慣例從李鵬、朱鎔基、溫家寶到李克強皆屢試不爽。兩者連起來看,現有的四名副總理中,除了胡春華之外的人在二十大時都已經到達退休年齡,胡實際上沒有競爭者。

現有的四名副總理中,除了胡春華之外的人在二十大時都已經到達退休年齡,胡實際上沒有競爭者。右為陳敏爾。(AFP)

胡春華總理之路的黑天鵝?:劉鶴、韓正、陳敏爾、李強

既然現在沒有競爭者,那麼什麼情況下胡春華的總理接班之路有可能出現意外呢?兩種情況:

一,習近平主動打破政治局常委的退休年齡限制,由現任副總理劉鶴(習近平密友)或韓正(習近平短暫主政上海時代的同事)接任總理。此機率存在,但是筆者目前持保留意見,因為劉鶴已經主掌上述負責經濟決策的中央財經委,既然已經有了實質,還要為爭頭銜去打破既有退休制度,對於最高領導人習而言似乎並不值得。同理,韓正和習共事關係短暫,對習似乎是「友軍」大於「子弟兵」的關係,為他破例的誘因偏弱,韓又已經有終生正國級待遇了,也未必有淌渾水的動力。

第二種可能陰溝裡翻船的可能性是習近平破格提拔子弟兵,於明年初(2021)兩會上增補同為「之江新軍」的上海市委書記李強或重慶市委書記陳敏爾為副總理,在技術上滿足先擔任過副總理才能升總理的慣例,以期在在下一年底的二十大上入列成為總理人選。筆者以為,不能排除,但是現階段可能性依然偏低。兩人之中,陳敏爾職涯大部分時期皆擔任宣傳工作,一旦入列政治局常委會,最合理的位置不是總理,而是負責黨建和宣傳的中央書記處常務書記(王滬寧現在的位置)。

至於李強,學歷和早年工作比較偏重工商路線,當下主政財經重鎮上海亦和總理工作對口。然而,他最順理成章的落點其實不是總理而是主掌財政的國務院常務副總理。總理是須要負責全面性工作的,胡春華在艱困省分、沿海發達省分和首都北京皆有過正部級經歷(北京、西藏、河北、內蒙古、廣東),既能夠扶貧亦能夠「讓一部分人先富起來」,以經驗全面性而言,高過僅在沿海發達省分(浙江、江蘇、上海)服務的李強。再論按資排輩,胡春華早於 2003年便已經邁入正部級序列,比起 2012年才入列的李強早了九年,要是跳過胡,有礙情面;再說由上海市委書記瞬間坐直升機跳到天下第二人的總理位置,近三十年來亦沒有此慣例。

陳敏爾職涯(右)大部分時期皆擔任宣傳工作,一旦入列政治局常委會,最合理的位置不是總理,而是負責黨建和宣傳的中央書記處常務書記。(REUTERS)

胡春華的總理接班與否,將透露習近平認為自己的權力穩固與否

做為小結,按照基本盤分析,考量到服務年限、資歷對口、人事慣例,胡春華都是當下所有潛在總理接班人中最說得通的人選。其他人選,或者已屆退休年齡,或者專業和履歷上更加適合其他同樣為政治局常委級職務。由於在「黨管一切」以及「定於一尊」的習近平新時代,共青團作為政治派系已經式微,總理的獨立政治影響力亦每況愈下,若是將總理之位賜予資歷上最完整的胡,於習近平在政治上無損,還能夠展示他的寬大。

平心而論,現階段不能夠排除習近平將會為了讓接班說帖較弱但是關係較鐵的親信如李強、陳敏爾、甚至劉鶴或韓正破例接任總理。但是從習的利益來看,制度的鞏固往往對現任者有利,或許之前尚在鞏固權力階段的習近平一度從打破慣例中建立威信,而如今已經定於一尊的習近平應該會逐漸從「慣例破壞者」走向「慣例守護者」的角色,不輕易破壞制度。所以在總理人選上,習最後是會選擇守護慣例讓胡春華接手總理,還是會繼續破壞慣例讓親信接手,將會告訴我們習自己眼中他的權力到底是否已經鞏固。現階段第一個觀察目標就是明年初的兩會,習是否會增補親信為副總理,為二十大鋪路。筆者將緊密跟進後續發展,並適時分享觀點,與讀者共同關切。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相關新聞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