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自由開講》大同公司,中共對台超限戰的完美目標

廖義銘

大同公司是台灣人的共同歷史記憶,也是台灣少數百年指標型本土企業,於台北市擁有大批精華地段,其響應政府政策轉型涉足面板及太陽能產業,於近年遭受大環境衝擊而長年虧損,致使公司市值遠低於淨值,而屢次遭受市場派挑戰公司經營權。

台北市中山北路大同公司外觀。(資料照)

然而,自2017年以來屢屢挑戰公司的市場派,從我從事法律政治學專業上的研判,這次顯然不同於以往的挑戰者純然著重經濟上的利益,而有了本質上的變異。這次市場派真正領導人是中國籍人士任國龍,其為蒐購大同公司股票前後投入新台幣2百多億資金,也顯然從境外,以隱匿繞道方式匯入台灣。

大同市場派真正領導人任國龍,何許人也?

任國龍所掌之中國龍峰企業及舜杰建設集團,每年均組織集團內共產黨積極份子,仿效紅軍行進福建古田會議會址革命教育基地,其宣揚藉著實踐紅色之旅,強化全集團共黨黨性。

舜杰建設集團共黨員工著共軍服裝,實踐強化黨性之「古田紅色之旅」。(作者提供)

按古田會議是中國共產黨歷史上的一次重要會議,會議強調南昌起義以來共軍建軍建黨的經驗,並確立共軍建設的基本原則,重申共產黨對紅軍實行絕對領導,規定了紅軍的性質、宗旨和任務等事關黨的事業興衰成敗的根本性問題。依此脈絡觀之,任國龍蒐購大同公司股票,處心積慮欲入主大同公司,政治目的絕對是首要考量。

仔細爬梳有關任國龍的背景資料,任國龍或可稱為中國新一代的權貴,任國龍所掌控之集團企業每年均豪氣的為任國龍(任董)舉辦千人生日慶典。其中任國龍為臺北地檢署107年度偵字第19886號案件通緝犯,女兒任梓菱現年30歲,為中國、加拿大雙重國籍,先前分別透過數個FINI的受託專戶,繞道香港大量取得大同公司股權,被金管會裁罰限期處分持股。

任姓家族四位成員於「任董」生日慶典現場。(作者提供)

據作者探詢名表收藏家揭露,任梓菱手上所戴的名表為專為億萬富豪所訂製,一只要價人民幣521萬元的Richard Mille2013款白色版本亞洲限定版顱骨陀飛輪腕錶。(作者提供)

綜觀其上,可知任國龍另行提供鉅額資金予鄭文逸等人,除了炒股外,真正目的是協助任國龍吸收大同籌碼,作為最終控制大同公司的另一路伏兵。

值得關注的是任國龍和王光祥的關係,2017年以前,任國龍和王光祥沒有任何淵源,然王光祥於2017年的三圓青島開發案出現瓶頸導致財務吃緊時,這個與王光祥素無淵源的任國龍立即提供鉅額資金。王光祥原始目的在於出脫部分持股,以將三圓青島開發案完成,獲利了結。惟與任國龍接觸後,王光祥居然旋即改變其全力投入的青島開發案,而挾著鉅額借款,在台灣發動收購大同的股份行動,完成併吞大同的使命。

這樣又紅又貴的任國龍,看來是中國軍旅作家喬良和前中國人民解放軍空軍大校王湘穗,在其所著的同名書籍中所提出的「超限戰」概念最完美的實踐者。以超限戰角度觀之,其所攻擊的目標大同公司,戰略上,擁有臨近總統府及行政院等政治中樞的大片土地,且負責維護或營運我國「戶政系統」、「出入境管理系統」,以及隨時可接觸的「機密敏感國防資訊」,精神層面上,則是台灣人的共同歷史記憶,也是台灣少數百年指標型本土企業,插旗大同並進一步「同化大同」,可弱化國民對敵我意識之辨別,因此,大同公司是中共對台超限戰的完美目標!

綜上分析,看懂本案關鍵的就知道,炒股及經營權之爭,不是大同案的重點,本案核心就是一個中共對台佈局綿密的政治滲透超限戰!

我的深層擔憂是,不久之後,由任國龍銜命擔任中共攻台超限戰急先鋒,兵分三路,其一為其匿名所持有數個FINI的受託專戶、其二為協助其吸收大同籌碼代理人鄭文逸,以及其三其貸予鉅額資金的債務人王光祥,共同聯手,將於6月30日攻克大同公司,則我國國安危矣!

(國立高雄大學政治法律系教授兼法學院院長)

《自由開講》是一個提供民眾對話的電子論壇,不論是對政治、經濟或社會、文化等新聞議題,有意見想表達、有話不吐不快,都歡迎你熱烈投稿。文長700字內為優,來稿請附真實姓名(必寫。有筆名請另註)、職業、聯絡電話、E-mail帳號。本報有錄取及刪修權,不付稿酬;錄用與否將不另行通知。投稿信箱:LTNTALK@gmail.com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相關新聞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