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紐約地途》淺談紐約「正統猶太人(Orthodox Jewish)」

武漢肺炎期間,Ultra Orthodox Jewish(超正統猶太人)因為教義而忽視甚至拒絕遵守政府規定的「社交疏離」政策也在紐約引起批判的聲音,這些「超正統猶太人」除了從穿著可以認出外,其實很多生活習慣與文化是非他們族裔很難探究的。

NYDECO

武漢肺炎全球肆虐,美國各州都實行了不同程度的居住限制政策,希望非必要性行業的員工能夠在家裡工作。有調查指出,自從疫情加劇,百分之七十五的受訪民眾增加了使用線上影音平台服務(streaming service)的時間,幾個主要線上影音平台像是Netflix,Hulu等為了讓因為「居家令」不能出門的民眾不會太悶,很佛心的將原來只有七天的免費試看服務延長至三十天。所以這兩個月來,這些網站的流量大增,家中網速不快的民眾看影片出現卡卡的情形(lag)非常普遍。

紐約暫停」期間,筆者也多花了不少時間在這些線上影音平台追劇,剛好最近分別在Amazon Video有新影集Hunters,還有在Netflix上的一齣迷你影集Unorthodox都是描述生活在紐約猶太人的故事。Hunters是敘述七零年代後期住在紐約的猶太人追查到二戰後納粹餘孽,化身為各行業階層的美國公民,意圖重建納粹「第四帝國」 而展開一項個別擊破追殺的計畫。Unorthodox則是描述一位在布魯克林威廉斯堡的「哈雷迪正統猶太教(Hasidic Jews)」女生從一輩子成長的那個超級封閉保守的社區,逃離婚姻和家庭到德國柏林追求自由生活的故事。

Amazon Video的HUNTERS和Netflix的UNORTHODOX是今年兩部劇評不錯,以紐約猶太人為故事背景的影集。(圖:翻拍自電視)

這兩部影集都獲得還蠻不錯的評價,也掀起一些與紐約猶太人相關的話題。而武漢肺炎期間,Ultra Orthodox Jewish(超正統猶太人)因為教義而忽視甚至拒絕遵守政府規定的「社交疏離」政策也在紐約引起批判的聲音,這些「超正統猶太人」除了從穿著可以認出外,其實很多生活習慣與文化是非他們族裔很難探究的。

剛到紐約時,學校離布魯克林一個Orthodox Jewish社區的重鎮之一「皇冠高地(Crown Heights)」很近,常看到這派猶太人男生都清一色穿著黑長褲和皮鞋,黑西裝搭白襯衫,心裡想的是這是摩門教派嗎?但又不全然像,因為他們不修邊幅,而摩門教徒都是整理的眉清目秀。成年婦女的穿著打扮則讓人有「比較現代」的清教徒的聯想。後來經同事解釋他們是Orthodox Jewish之後,反而一度將他們認定為猶太人的典型。其實紐約有更多包括「保守派(Conservative)」,「改革派(Reform)」和「世俗派(Secular)」等和一般西方人比較不容易分辨的猶太人。不過還是可以從姓氏的拼法判斷出來,如姓氏的字尾拼法是-berg,-baum,-mann等都幾乎可以認定是有猶太人血統。

紐約市的猶太人分成很多教派,除了Orthodox Jewish,大部分猶太人在猶太重要節日才會穿上比較傳統服飾。(圖:作者提供)

即使他們自己不願意或不接受這樣的印象,但在紐約最具有代表性的猶太人族群就是Orthodox Jewish中以「依地語(Yiddish)」為母語的「哈雷迪正統猶太人(Hasidic Jews)」。生活在世界之都的紐約市,他們有最嚴格的教規和最封閉的生活方式,並且和清教徒(Amish)追求的極簡原始很不一樣。Hasidic Jews社區裡,由宗親長老和與和牧師相當的「拉比(Rabbi)」組成像是「長老會」的「瓦德(Vaad)」是執行維護教派規矩的組織。他們會禁止年輕人使用網路、手機、電腦等這些可以和外面世界接觸的裝置,以避免受到花花世界的誘惑與污染。不過因為這些Hasidic Jews居住的社區通常是在離地鐵較遠的地方,開車則變成男生最基本的生活技能之一。

布魯克林的威廉斯堡和皇冠高地是兩個Hasidic Jewish的主要社區,居民過著相當隔離的生活。(圖:作者提供)

在紐約時間久了之後,逐漸對Hasidic Jewish的生活文化了解了多一些,基本上那是一個很重男輕女的社會。男生要有養家的技能,女生則是被賦予「傳家」的重責大任,也就是婚後傳宗接代的責任相當重。這是因為他們是在二次大戰中受到納粹迫害最慘的人。讓他們這個教派猶太人族群可以回到戰前的數目與榮景,是他們一生中最重要的使命之一。

大部分Hasidic Jewish女性背負著傳宗接代的責任,生活上也有許多教義上的限制。(圖:作者提供)

Hasidic Jews的男生根據他們的聖經「妥拉(Torah)」規定不能修剪耳前的頭髮,所以很長很捲的耳鬢成為他們外表的特色之一。每逢安息日(Sabbath)和猶太節日,成年男生也會穿上黑袍,戴上非常顯眼的毛製大盤帽(Shtreimel)。女生則是不能穿褲子,必須是長裙,要穿絲襪。婚後的女性衣服要高過領口位置,袖子必須長過手肘。外出時一定要戴上假髮,因為原本的頭髮只能讓先生看到,以示對婚姻的忠貞。雖然最初聽到這些規矩有點不可思議,但知道是教義上的規定其實也就可以理解與尊重了。許多人對Orthodox Jewish的印象是從新聞媒體或電影上的角色而來,通常有吝嗇,保守,和貪財的負面形象。其實這與長久以來他們封閉不善於和外界交際,隨時帶著危機意識的防守個性有關。

黑色長袍和毛製大盤帽是Hasidic Jewish男性在安息日或猶太節慶時的標準穿著。(圖:作者提供)

基本上,筆者遇到的Orthodox Jews都為人客氣,抱著井水不犯河水的心態和平共處。因為顯眼一致性的服裝外表,每個禮拜的安息日與猶太節日時大規模的群聚活動,讓許多觀光客對他們產生無限好奇心。在這些社區裡的猶太人常抱怨他們安份守己地過自己的生活,卻被觀光客當成奇人異士。加上外界給他們戴上神秘的面紗與傳播不完全的資訊,讓有些經過他們社區的觀光客像是在看動物園裡的動物一樣,肆無忌憚的照相,非常不尊重他們。不過也因此有一些成長於此後來離開這裡「出世」的教徒乾脆做起導遊的生意,帶團參觀這些社區和深入了解他們的文化,在號稱民族熔爐的紐約市,也成為一個頗為熱門的活動。

許多來紐約的觀光客對Orthodox Jewish社區民眾的生活非常好奇,甚至有專門參觀這些地方的導覽活動。(圖:作者提供)

雖然是一個封閉的社會,但Orthodox Jews在政治上卻是所有政治人物不敢忽視的族群。因為他們有群體投票行為,選舉時要投票給誰是由社區裡的宗教領袖根據哪位候選人可以給他們最大利益來決定。動輒數十萬的選票,讓多數政治人物不敢得罪他們。這從這次武漢肺炎疫情中Orthodox Jews社區也是嚴重的受災區,但檯面上政治人物對他們減少群聚的呼籲都相對溫和可以看出。

在紐約市生活,一定會接觸到Orthodox Jewish,但是真的不需要對他們另眼相待。他們不需要你的喜歡,也沒必要受到你的鄙視。他們就像錫克教徒,穆斯林,摩門教徒等一樣是信仰虔誠的市民。如果想多了解「超正統猶太人」的生活文化,前面提到Netflix的影集”Unorthodox”或是2017年同樣是以紐約Hasidic Jews為背景的紀錄片”One of Us”都是一個很值得看的影片。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相關新聞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