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AP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專欄

hinac》《境界的彼方》-奈良的街,東京的店(一)

《境界的彼方》雖然是一部擁有神怪色彩的作品,但在場景探訪上,應該被列為解謎系,主要的原因在於劇中大量使用了住宅區作為場景。對於動畫聖地巡禮者來說,為了避免大量的外地客人給當地居民造成不必要的麻煩,就算成功達陣,也總是口風甚緊。

hinac

可能是因為主要場景在奈良吧。雖然跟關西的大手私鐵「近畿日本鐵道」(近鐵)有過聯名活動,但少了大肆跟關西最宅鐵道「京阪電車」集團聯名的機會,《境界的彼方》場景巡禮似乎沒給人太強烈的動力,奈良在關西圈的感覺上又因為大佛與鹿給人的印象較為溫吞,更少了那麼一點氣勢,一個重要場景在遙遠的東京,也讓《境界的彼方》因為這種無法一次踏破的物理限制,在朝聖人潮上就差了那麼一點。

近鐵與《境界的彼方》在2015年發行的聯名紀念車票。(圖:作者提供)

說來是第二次走訪奈良了,第一次真的是為了大佛與鹿去的,這次則是搭著電車搖搖晃晃的從大阪前往,跟一般的觀光客不同,我出了車站往西,也就是觀光區的反方向,朝著商店街而去。奈良是有很多美食的,但我倒是朝著商店街上的連鎖餐廳薩利亞而去,為的是走進動畫開始時,男主角秋人請對戰過後飢腸轆轆的女主角栗山未來一頓的地方。同條商店街上,也有著黑長直配角名瀨美月與她喝下午茶的咖啡廳,而故事中出現的空地,造訪時已圍起施工,場景消失的措手不及雖然早有預料,但那時方才映畢,沒想到來得這麼快速。2019年的現在,則成了一間銀行,失去了一個場景的滄海桑田,令人好生感嘆。

連鎖餐廳在故事起頭肩負起非常重要的任務。(圖:(上)作者提供、(下)截自網路)

未來與美月喝茶的地方在同一條商店街上的咖啡廳「PINOCCHIO」。(圖:(上)作者提供、(下)截自網路)

沿著這條東西向的商店街向東,栗山未來與童年好友的妹妹伊波櫻的戰鬥,便是在奈良市街中,她引誘櫻到下水道,大戰了一番後最後將被蠱惑的櫻給救回,兩人和好後並肩而行的場所,即在商店街底、通往奈良一大寺院興福寺的階梯前。沒有順道一望隔壁的東大寺大佛,只是忠實的沿著故事中出現過的路線走著,奈良跟京都一樣是古都,但感覺上商業氣息與人流相對弱了一點,我爬上了附近的小山丘,這換來了更沈靜的氣氛。山丘上超過百年,接待過無數重要賓客的老舖奈良飯店,在故事中是重要配角、異界士大家名瀨家的原型。低調不失奢華、幽靜不失尊貴,或許因此而受到劇組青睞吧。

伊波櫻在興福寺前的個人鏡頭,背景有很多資訊可判斷。(圖:(上)作者提供、(下)截自網路)

奈良飯店門口的一景,主角四人全員到齊。(圖:(上)作者提供、(下)截自網路)

若搭近鐵前往奈良,在古城平城京以西會碰到轉車大站「大和西大寺」。跟其他京阿尼出品的動畫相比,《境界的彼方》由於還在動畫與現地產業結合的萌芽期,因此聯名少、場景亦少。車站西通大阪、北往京都、東往奈良、南至橿原,四通八達的特性,讓畫面編排上有多種可能性,在故事中角色們來往南北會在這邊轉車,或許也是劇組採用此站月台的原因。

大和西大寺站的月台座椅區,女角兩人都戴上眼鏡的經典畫面。(圖:(上)作者提供、(下)截自網路)

大和西大寺站是轉車大站,因此樓梯也不能錯過。(圖:(上)作者提供、(下)截自網路)

相對於熱門的觀光客三寶(東大寺、春日大社與奈良公園的鹿)來說,本作採用的是奈良縣南北的兩個代表城市,奈良與橿原市。

橿原神宮站日落後30分的時間帶,實景與動畫幾乎相同。(圖:(上)作者提供、(下)截自網路)

橿原周遭的場景不多,多是眾人上放學的鏡頭,重要性雖然低了一些,但也就因為跟她們就讀的「學校」有關,吸引著我一探究竟。車站本身便曾在故事中出現過的沿著通學路一路往西漫步,便能到達故事中的學校-聖心学園中等教育学校。雖然不得其門而入,但校方大方的將校名登載上片尾,對巡禮者來說不僅毫無難度,也是極其友善的表現。

主角們就讀的學校,位於奈良縣南的橿原市。(圖:(上)作者提供、(下)截自網路)

栗山未來上學的鏡頭,出現在片頭中。(圖:(上)作者提供、(下)截自網路)

《境界的彼方》雖然是一部擁有神怪色彩的作品,但在場景探訪上,應該被列為解謎系,主要的原因在於劇中大量使用了住宅區作為場景。對於動畫聖地巡禮者來說,為了避免大量的外地客人給當地居民造成不必要的麻煩,就算成功達陣,也總是口風甚緊。但這也是一個什麼都藏不住的年代,多次旅行累積的印象,加上Google衛星地圖與街景,也不算毫無頭緒。

來到了個位於關西的丘陵地新市鎮,那是個風甚強的一天,感覺好像栗山未來在故事中打魔物妖夢一般。關西地區由民間資本開發的鐵路(也就是俗稱的私鐵)十分發達,鐵路公司沿線圈地築起了市鎮,提供住宅與生活機能,這裡便是其一。車站出來有個大型商場,旁邊則有個小型商店街依附著新市鎮。新穎的商場與老舊的小商店街形成了對比,不難想見市集曾是市鎮的中心,但現在人流已流向購物商場那側,不禁令人有點哀傷。

新市鎮的公園,是男女主角的對手戲開始。(圖:(上)作者提供、(下)截自網路)

栗山未來也曾在公園裡對抗妖夢。(圖:(上)作者提供、(下)截自網路)

但這個商店街,還有它附近的公園,對《境界的彼方》巡禮來說才是價值所在。在故事中,包括未來與童年好友的妹妹伊波櫻,以及男女主角許多對手戲便是在這裡展開。公園最顯而易見的目標,就是用小片磁磚拼貼而成的馬賽克磚牆,不費吹灰之力,我便找到男主角神原秋人曾坐著的椅子與角度,拍了起來。

「是《境界的彼方》(的巡禮者)吧。」

兩位穿著制服的學生邊討論著邊走進了住宅區,講得出作品名,顯然是動畫迷。當看到自家旁的公園被畫進動畫裡的話,會做何感想呢?或許會很興奮吧,又或許會感到生活領域被外人入侵?後來台灣的寶可夢之亂時,北投的居民或許能感受到那樣的瘋狂吧。

離開了公園走進商店街,女主角栗山未來的租屋處便在商店街,伊波櫻來找她時,以及男女主角的對手戲,好幾幕戲都在這裡發生。守著不打擾當地居民的規則,小心翼翼的完成場景巡禮後,速速的退出。

栗山未來宅即在商店街最邊間,秋人敲門的畫面可以做為辨識。(圖:(上)作者提供、(下)截自網路)

冬日的太陽下山的早,這裡不僅遠離觀光區更遠離市區,不過拍了幾張照片,頃刻便已黃昏。隔壁由財團整建的購物中心活像個巨大的電燈泡,昏暗的商店街顯得令人不勝唏噓。栗山未來因為血脈而有強大的力量,但因為有心理的陰影而不忍斬殺劇中的魔物妖夢,導致窮困潦倒,或許劇組考量這樣的家境,而做出如此的設定吧。

故事中曾有栗山未來吹著風,任憑髮絲飄逸的過場戲。我看了回程車班,刻意不到車站內候車室等車,在連接新市鎮與車站的巨大天橋上,把自己的所有「不愉快」拋給這淒冷寒風,看著華燈初上的城市,吹著風、望著遠方。(待續)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