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博硯「說」法》錯誤的年金改革錯在哪?

年金改革是正確的方向,問題出在改革的方式與手段。驟減式的改革除了引發強大反彈,同時間對於尚未退休的軍公教人員士氣打擊也非常的大,自然不會想為政府賣命。如果改革之際,第一步是先將退休的年齡延長,一來阻止年金危機的擴大,另一方面也降低現職人員反彈,改革的阻力與雜音或許就能有效降低,第二步再來逐步檢討年金過高的問題,這才是穩健的改革。

胡博硯/東吳大學法律學系副教授

這次民進黨選舉崩盤有諸多原因,在執政不力這項上,包括年金改革、勞基法修法以及同性婚姻的處理,都嚴重打擊民進黨的選情。選後月餘,除了蔡英文總統辭去黨主席之外,民進黨到現在並沒有較大動作的檢討,不管是人事還是政策。

敗選原因無法一一提出討論,不過,可以確知的是年金改革重要原因之一,儘管絕大部分的民進黨支持者會把這個年金改革聯結到-因為得罪軍公教,所以導致軍公教族群選票流失,但多數軍公教族群並不是民進黨的選票來源;另一個說法是,年金改革後因軍公教族群的年金減少,消費行為產生變化連帶影響百業,這樣的說法過於武斷簡化,砍年金是否對經濟造成的影響必須要深入計算,可確定的是,上述兩個說法都不足以左右選舉結果。

那麼,年金改革何以打擊選情?

主要在於民進黨政府在政策推動上的前後反覆,自失立場,不只是年金改革,就連最近的廚餘政策也是如此。當政令無法下達,落實上自然缺乏成效,尤其民進黨部分政務官的能力不足,長期仰賴常任事務官給予資訊甚至代為決策,形成事務官實質領導政務官,而民進黨政府與常任的事務官間的巨大裂痕卻又讓這樣的問題無法解決。

民進黨人士對於公務人員長期以來有著距離感,這個距離又隨著年金改革的出現推得更遠,對於公務員而言,當執政黨以基金可能瀕臨破產為由,提出年金改革訴求後,並沒有隨之處理更容易破產的勞工的部分,而當國家以財政狀況不佳為由縮減公務員退休金的同時,卻提出了一個缺乏財政紀律的前瞻計劃,這些都難以讓被改革者信服。於是,當無能的政務官必須仰賴不信服政府的事務官做決策時,決策品質想當然爾並不會好。

執政黨以基金可能瀕臨破產為由,提出年金改革訴求後,並沒有隨之處理更容易破產的勞工的部分,而當國家以財政狀況不佳為由縮減公務員退休金的同時,卻提出了一個缺乏財政紀律的前瞻計劃,這些都難以讓被改革者信服。(本報資料照)

事實上,我國的年金制度並不是沒有改革過,國民黨執政時期的年金改革成效不彰,原因就在於不敢拿選票開玩笑。但軍公教的退休、退伍金的確比一般勞工來得高,這是不爭的事實,除了勞工的退休提撥率過低外,軍公教退休金歷經各種歷史情境,制度卻沒有與時俱進也是一大原因。但軍公教年金之所以會破產,關鍵在於公務員過早退休但是國民平均壽命又變長,導致年金支出失衡。以年金改革前一年的105年為例,依據銓敘部的資料,該年度公務人員平均退休年齡56.61歲,教育人員為53.99歲,若以各年平均來看,教育人員平均退休年齡都較公務員年輕。同時期,軍職人員平均以32.43歲退伍。不過,軍人退伍不一定以月退休的方式給付年金,且這個數據是不同階級的統計。

至於警察人員部分,平均自願退休年齡為53.06歲。這些退休人員當中,89.71%選擇領月退休金,支領一次退休金有10.29%。如果我們以目前國民平均壽命為80歲做為基準,任何一個退撫基金都不可能撐得住。那麼,為何會有過早退休的情況?

依據舊的《公務人員退休法》等規定,除了年滿六十五歲的命令退休外,只要服務滿25年年資都可以申請提前退休,但這個法規的歷史背景在於國家當時財政狀況不佳,因此雖有申請資格,但申請退休幾乎很難通過。然而,為了讓公部門的人力可以儘速新陳代謝,所以又有所謂《五五專案》的設置,除了年滿55歲提前退休者得加發基數外,也鬆綁該年度退休申請的核准。只是,這樣的作法雖然讓公部門新陳代謝速度加快,但同時間也造成退休年齡提早。

平心而論,年金改革是正確的方向,問題出在改革的方式與手段。驟減式的改革除了引發強大反彈,同時間對於尚未退休的軍公教人員士氣打擊也非常的大,自然不會想為政府賣命。如果改革之際,第一步是先將退休的年齡延長,一來阻止年金危機的擴大,另一方面也降低現職人員反彈,改革的阻力與雜音或許就能有效降低,第二步再來逐步檢討年金過高的問題,這才是穩健的改革。

這個建議筆者曾於民進黨2016大勝之初提出,但並不被接受。兩年時間過去,於是我們看到的是無能的政務官被不想為這個政府效命的事務官給牽著鼻子走,然後一事無成。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相關新聞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