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台灣回憶探險團》不能有真實記憶的臺灣人?!

追尋記憶並非因為美好,而是找回真實記憶,你才是你、我才是我、臺灣才會是臺灣。而在中國們的控制下,我們只能當不能有真實記憶的臺灣人。

◎台灣回憶探險團

大愛電視戲劇「智子之心」,因演出志工阿嬤日本時代記憶,引起對岸中國不快遭下架風波延燒。事實上,二戰後遭中華民國外來統治的臺灣,長期以來自己的記憶早就被抹去覆蓋,看事情的觀點也早已被訓練成中國視角,說起日本時代的真實情境到底是什麼樣子?不用等正牌中國來抗議,恐怕自己早就已經完全無法想像。

大愛「智子之心」播2集自宮,中國國台辦證實「關切」。(資料照)

長期受黨國教育長大的臺灣人,說起日本時代的印象,在戒嚴期間出生的恐怕不少人會聯想到「只能啃樹皮、吃蕃薯籤、沒飯吃」「被壓迫(同時腦中浮現被鏈子拴著鞭打的情境)」,談到戰爭則說「躲日本空襲」,提醒日本人幹嘛空襲自己才一臉詫異。年紀輕一點的受黨國洗腦程度可能輕微些,但提到臺灣人曾為日本作戰的情境,恐怕不少人的想像是「「心向祖國」的臺灣人被日本帝國強逼去作戰」,好像若不是這樣就是數典忘祖罪無可赦。不管是哪一種,都是(不管哪一個)中國價值下所期望的想像。

但不管喜不喜歡、要怎麼看待、歷史的真實是什麼就是什麼。

1930年代日中戰爭開打,不適用徵兵法的臺灣人原本僅能主要以軍伕角色從軍執行雜役或協助翻譯。1941年6月,隨著戰事延燒,日本官方宣布將實施「特別志願兵制度」,1942年起開放兩波各約1000個名額。在黨國平行世界想像中,臺灣人一定沒人要去,就算有人去也是家中老母被當人質只好乖乖充軍對吧?

1941年6月,隨著戰事延燒,日本官方宣布將實施「特別志願兵制度」,1942年起開放兩波各約1000個名額。圖為受訓中的陸軍特別志願兵。(維基共享)

錯了,為了這兩波志願兵徵集,第一波1000多名額竟有四十幾萬人爭取入伍,第二波更高達六十幾萬人爭取機會入伍。當然會有這麼多人想從軍,背後可能有戰時工作機會減少、臺人想與日本人平起平坐等原因,但主要原因有可能是「「心向祖國」的臺灣人被日本帝國強逼去作戰」嗎?相信腦袋正常的人也知道答案是什麼。

而在婦女方面,則透過赤十字社、醫院等管道招募從軍看護婦,待遇優渥,赴前線者月薪甚至可能高達一般小學教師的5倍以上。在全民愛國氛圍和薪資優渥的誘因下,許多人爭取成為從軍看護婦。

1930年總督府臺北醫院看護婦協助眼科醫師看診的情景(檔案來源::臺北醫學專門學校畢業紀念冊,中研院臺史所檔案館數位典藏)

當時的臺灣人,普遍(非全部)認同自己當時的國家,前線作戰告捷,大家跟著慶祝,日本官方則營造出征是光宗耀祖榮譽的氛圍。「特別志願兵制度」一宣布要實施,大家搶著要入伍,恐怕比「499之亂」還瘋狂。到後來戰事吃緊,實施大規模徵兵,已是戰爭後期的事了。

1941年特別志願兵制度公布(圖左),日本時代臺灣入伍祝賀場面(圖右上),臺灣舉辦攻陷新加坡慶祝遊行(圖右下)。(作者提供)

追尋記憶並非因為美好,而是找回真實記憶,你才是你、我才是我、臺灣才會是臺灣。而在中國們的控制下,我們只能當不能有真實記憶的臺灣人。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台灣回憶探險團:不能有真實記憶的臺灣人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相關新聞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