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無以酩狀》Whiskey Sour:《午夜.巴黎》誰說情歌總是老的好

我們常常緬懷舊時代,沒有經歴過便加諸許多美好想像或是模糊殘酷。即使多半是假設出來無法成立的推論也要圓滿曾經,忽略當下是過去與未來的介接。生活是如同一杯需要酒精與酸甜之間取得平衡的「Whiskey Sour」,有浪漫也有務實,有抗爭也有妥協,你選擇酒款殊異的威士忌、調劑不同的酸味甜度使用,成就喉間的層遞口感各自造化。

縮梭

導演伍迪.艾倫將巴黎以及舊時光-兩個總是讓人憧憬的元素結合成一部電影《午夜.巴黎(Midnight in Paris)》。男主角吉爾與論及婚嫁的女友從美國到巴黎度假,他著迷於這座城市的街景與其往昔人事,她則是縱情享樂與片面浮誇;價值觀相左總是容易成為分開的理由。電影把這個通則以不同強度力道證實兩遍:再怎麼愛一個人,當彼此追求的生活想像不同時,當初再怎麼眷戀也不過枉然荒唐。

電影《午夜.巴黎》表達出懷舊、現代與存在主義思考。(圖:Mediapro)

單純簡單的愛情電影無法撐起觀眾對巴黎莫大期待,於是讓吉爾在午夜鐘響時穿越到1920年代,邂逅《大亨小傳》的費茲傑羅、當時還沒出版《流動的饗宴》的海明威、演奏《Let's Do It》的柯爾波特、畢卡索、達利等等為後世推崇的創作者們。這些名家大部份跟吉爾一樣,都來自外地(美國、西班牙),雖然不屬於巴黎卻又以各自的方式鍾愛巴黎。

電影《午夜.巴黎》裡,海明威手上拿的Moët & Chandon 1921年份香檳(右圖),與電影《大亨小傳》裡特製大瓶香檳瓶標相同(中圖)。(圖:Moët & Chandon)

結識費茲傑羅的吉爾被拉進一間酒館,說是有著全巴黎最美味「威士忌酸酒(Whiskey Sour)」的地方,在那裡遇見他崇敬的醉漢文豪海明威。關於「威士忌酸酒」最早的文獻據傳記載於1870年美國威斯康辛州一份報紙上。

而1962年由阿根廷庫約大學(Universidad del Cuyo)出版資料上則引用《秘魯人》報紙一篇由作家記者摩德斯托.莫利納(Modesto Molina)1874至1879年之間的文章﹣「伊基克貿易(El Comercio de Iquique)」提到最早發想出「威士忌酸酒」是1872年一位名叫艾略特.斯圖布(Elliot Stubb)的英國水手來到伊基克港經營酒吧,想以當地檸檬調製餐前飲品,加上手邊現有的威士忌與糖,便成為摩德斯托文章裡的「威士忌酸酒」。

以Bulleit Bourbon威士忌調製的Whiskey Sour。(圖:philly.thedrinknation.com)

早在美國調酒界祖師爺-傑瑞湯瑪斯(Jerry Thomas)1862年出版《Bartenders Guide:How to Mix Ddrinks》就曾提及「酸酒(Sour)」定義是烈酒、酸味果汁(檸檬或萊姆)、糖(或香甜酒)調製,並列出「白蘭地酸酒(Brandy Sour)」酒譜。直到1887年再版的《Bartenders Guide:How to Mix Ddrinks》才正式收錄「威士忌酸酒」酒譜。

2盎司波本(Bourbon)或裸麥(Rye)威士忌、0.75盎司新鮮檸檬汁、1盎司糖漿搖盪,飾以柳橙片與酒漬櫻桃,便是現下常見的「威士忌酸酒」。於此發展變化出的調酒諸如:另外注入一層紅酒的「紐約酸酒(New York Sour)」、混合蛋白產生綿密口感的「波士頓酸酒(Boston Sour)」;或者在甜度來源上運用不同的變化:添加杏桃白蘭地(Apricot Brandy)的「砰!巴爾的摩(Baltimore Bang)」、添加黑醋栗香甜酒(Crème de Cassis)與安格式苦精(Angostura Bitters)的「波本復興(Bourbon Renewal)」、2001年時任職於紐約Milk & Honey酒吧調酒師﹣席格(T. J. Siegal)以蜂蜜取代糖漿所創作的「淘金熱(Gold Rush)」。

另外還有2010年舊金山貝雷塔(Beretta)餐酒館調酒師泰德.沃格勒(Thad Vogler)以裸麥「威士忌酸酒」結合哈利.克拉多克(Harry Craddock)1930年《The Savoy Cocktail Book》裡「響尾蛇雞尾酒(Rattlesnake Cocktail)」概念,用數小滴裴喬氏苦精(Peychaud's Bitter)替代艾碧斯(Absinthe),加上楓糖漿(Malpe Syrup)增加甜度、新鮮蛋白搖製,成為店內招牌「貝雷塔響尾蛇(Beretta’s Rattlesnake)」。

Amplefoth Bathtub Gin與Cask Aged Gin。(圖:La Petite Chambre 小房間)

電影裡吉爾初識費茲傑羅夫婦時,太太賽妲開口便是說她好懷念美國的「浴缸琴酒(BathtubGin)」。源自禁酒令時期(Prohibition,1920﹣1933年),當時為了躲避查緝而使用水管傳接烈酒,打開水龍頭後就在自家浴缸將之裝瓶,再拿到街坊偷偷販售。另有一說是直接用家裡浴缸裝滿烈酒再浸泡水果或藥草,生產簡易廉價的風味烈酒。英國酒業品牌「Master of Malt」便沿此歷史緣由為名,以烈酒浸泡杜松子等配方不再次蒸餾的方式製作「Amplefoth Bathtub Gin」,於2011年秋天初次發售。

Beretta的酒單與裸麥威士忌調製的Rattlesnake。(圖:作者提供)

我們常常緬懷舊時代,沒有經歴過便加諸許多美好想像或是模糊殘酷。即使多半是假設出來無法成立的推論也要圓滿曾經,忽略當下是過去與未來的介接。生活是如同一杯需要酒精與酸甜之間取得平衡的「Whiskey Sour」,有浪漫也有務實,有抗爭也有妥協,你選擇酒款殊異的威士忌、調劑不同的酸味甜度使用,成就喉間的層遞口感各自造化。

沒有午夜的鐘響迴盪廣場,倒是吧台上冰塊敲擊杯觥聲音鏗鏘,今晚你喝什麼樣的「Whiskey Sour」,想起些什麼欲語還休。

(自由評論網提醒您,未成年請勿飲酒,酒後請勿開車,飲酒過量,有害健康)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相關新聞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