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恐懼鳥》九個真實發生在醫院的怪人怪事(上)恐怖鬼怪篇

恐怖喔!恐怖到了極點喔!在醫院這個恐怖故事的聖地,究竟曾發生過哪些令人毛骨悚然的事件,讓人好想雇用康斯坦汀來當保全。膽小鬼及心臟(或膀胱)無力者,請按上一頁離開,謝謝。

恐懼鳥

有一件事情說出來很尷尬,就是作為一個寫恐怖散文的人,恐懼鳥小編出奇地對醫院這個恐怖故事的聖地,毫無感覺,但同時日常生活又和它有很深切的聯繫。

小編心想,比較舊的讀者應該都知道,小編自小身子便不大好,小時候經常發燒,好幾次幾乎燒壞腦袋(小編大部分朋友都會同意把「幾乎」二字刪去)。即使長大後,小編和小編媽的心臟也長得不大好,所以對出入醫院或者在病房過夜都習以為常。

除此之外,小編的好朋友也有兩名護士,再加上一名醫生,所以不時就要聽到很多醫院「趣聞」(其成分主要由病人的痛楚所構成),例如小編最要好的朋友便曾經對小編說他在精神病院實習時,驚見整間病房的男病人一起打手槍,又曾經見過一名男子突然吐血時,在地上畫了一個心形出來……等奇聞怪事。

醫院因為是大多數死亡的發生場所,被稱為恐怖故事的聖地。(collinpeterson.com/2008/09/10/abanoned-nashville-general-hospital)

久而久之,即使是正常人對醫院的好奇和恐怖感受,也消失得蕩然無存。

為了重拾對醫院的「敬畏」,小編決定寫篇文章出來「拋磚引玉」,讓大家說一下自己在醫院遭遇過的恐怖經歷。這篇文章由九個網民親身經歷的短篇故事組成,分為上、下兩部分。

「上部分:恐怖鬼怪篇」 是一些發生在醫院的靈異事件,被詛咒的病床、冤魂不散的麻煩病人、遇上被魔鬼附身之女孩的精神科醫師。而「下部分:人性醜惡篇」則是較為貼近現實的驚悚事件,連環殺手病人、手術時發現病人體內有一個大肉洞……等,小編先警告大家吃飯時千萬不要看最後一篇故事。

好啦,我們事不宜遲,開始今天的醫院驚悚之旅吧!

1.迴光返照 (由匿名網友提供)

我是急診室的護士。

有一晚,救護車送了一名奄奄待斃的老婦人進來急診室。因為那名婆婆之前簽了DNR(拒絕心肺復甦術同意書),所以我們醫護人員也做不了什麼。除此之外,那名老婦人早已被家屬拋棄,而當晚病房也大爆滿,我們唯有把她留在急診室的病床上。

重申一次,理論上她已經死定了。

當你每天的工作就是面對數以百計垂死的病人,你絕對有能力一眼看出哪名病人「有救」,哪名是「死定」。當時她的皮膚既冰冷又蒼白,呼吸起伏不定,心跳計讀數像股票市場般瘋狂地上下跳動,對外界也失去所有的反應能力。我們把病房的燈光都關上,靜靜地等待心跳讀數變成一條直線。更直接的說法,我們都在等她死去。

奇怪的事在一個小時後發生。那名老婦人突然從病床彈起來,把衣服穿得整整齊齊,精神抖擻地走到病房外。

這他X的是怎麼一回事?

我們全急診室醫院人員都驚訝得張大嘴巴,一時說不出話來。其中一位較冷靜的護士走上前想幫她檢查身體,但老婦人卻大聲喊道很餓,很想吃東西。我們立即慌亂地不知道從哪裡搬出了桌椅,並跑到最近的醫院食堂買了一整盤食物回來。

那名老婦人二話不說,大口大口地啃著桌子上的食物,不一會兒,幾乎是兩餐分量的食物就被這名瘦骨嶙峋的老婦人吃個清光了。之後她還像返老還童般和護士們有說有笑,和一小時前那名垂死的蒼白老人根本判若兩人。

大約個半小時後,那名老婦人突然和護士說很累,很想睡覺,我們便把她扶回床上,再次關上燈。三十分鐘後,老婦人安詳地離去。

其實這也不算什麼靈異事件,但卻是我二十一年急診室生涯中,最奇怪的一次經歷。

註:和其他護士提起,發現原來這不是什麼稀有現象,經常都會發生。

(恐懼鳥小編朋友的母親死去時也有相同的經歷,人生就是那麼奇怪!)

經典漫畫《七龍珠》裡的人物在瀕死之際,只要吃下「仙豆」,不但能起死回生,還將功力大增,也算是迴光返照的一種。但類似的情節發生在真實的醫院裡,就不如漫畫那麼有趣了……(圖:網路)

2.被詛咒的病床(由匿名網友提供)

某天夜班,一名滿臉恐慌的病人家屬突然由病房跑出來,氣喘吁吁地跪在護士站前。

「姑娘!你快點過來!」她氣急敗壞地說。

「什麼事啊?」

「你一定要過來自己看看。」

當我們來到病房時,映入眼簾的恐怖景象令我畢生難忘。一名瘦弱的老婦人雙手死命地抓住病床的欄杆,撕破喉嚨地尖叫著,淚水沿著枯黃的皮膚滾滾流下……

而她坐著的病床則像失控的野馬在地上瘋狂地上下搖晃,幾乎要把婦人彈上半空中。

當時病房還有一名病人和兩名護士,但她們早已嚇得瑟縮在牆角,相擁顫抖,眼神充滿恐懼。

事後調查發現,原來當時負責分配床位的護士是新來,所以不大清楚規則,其實那間病房早已被列入「黑名單」,而那張像機動遊戲的病床更是黑名單的第一名,有不少曾經睡過那張床(而沒有死去)的病人都不約而同地說每晚都會聽到一夥小孩子的尖叫聲和訕笑聲。我想那張床應該被某些邪靈依附了。

日本恐怖漫畫大師伊藤潤二亦有不少以醫院為主場景的恐怖作品。(圖:網路)

3.由墳墓打回來的電話 (由匿名網友提供)

大約在數個月前,我負責的病房來了一位很麻煩的老病人,每隔數分鐘便會按一下呼叫掣,之後便大吵大鬧,我們一夥護士甚至要輪班來應付他的呼叫和那些無理的要求。

直到某一天,那名老人終於死去。那一天,我負責晚上七點至早上七點的班,那個病人則在晚上八點死去。我記得很清楚,即使是他死去時的樣子,都還是一副「你們怎麼可以讓我死去」的臭臉,彷彿該為他的死負全部責任的人是我們,而不是疏於照顧身體的他自己。但無論如何,死了就是死了,他的家屬在晚上九點來到醫院,然後在九點半前便和殯儀館的人一起把屍體運走。我們每一名護士都不禁鬆了一口氣。

但,就在當晚十點整時,來自呼叫掣的警號再一次在櫃台響起。

當時在櫃台的職員(包括我)沒有人敢說話或移動半分,因為系統清楚地顯示那呼叫是來自那名麻煩老人的病房。在那名老人死去後,病房一直是空的,沒有人進去過。其中一位腦袋較靈光的護士迅速地把警號關上,我們也馬上裝作若無其事地繼續工作。

然而,五分鐘後,來自那間病房的警號再一次地在護士站響起。

這種情況每隔5分鐘便發生一次,而且持續了足足四個鐘頭 ! 直到凌晨兩點時,另一位性情出了名火爆的女護士Mary終於按捺不住,大怒拍桌,大叫了一聲:「夠了!」氣沖沖地走去那間空置的病房。

Mary使勁地把門甩開,深呼吸一下,然後朝空蕩蕩的病房大聲吼叫說︰「X先生,你已經死了。你無權再煩擾我們。我以主耶穌基督的名字命令你立即滾出地球,拜託在這個世界永遠消失!」

不是開玩笑,那個呼叫掣從此再沒有響起過。

每間醫院真的都該常設一個康斯坦丁來處理神祕恐怖事件,如果是由基努李維飾演,女護士們應該都會很有安全感。(圖:網路)

4.吃雪糕的小孩們(由網友boonedj 提供)

LPN(License Practical Nurse,註冊實習護士)的朋友請揮個手好嗎?

我現在在一間長期護理院裡工作,有很多住在這裡的垂死病人在壽終正寢前,不約而同地說看到一隻小狗或者一夥吃雪糕的小孩站在他們的病床邊,怔怔地盯著他們,而且每一次,都是同一間病房。

最瘋狂的一次是,某天夜班,一連六至七個病人都偷偷地對我說他們看到一個吃雪糕的小女孩站在不遠處,而他們最後都沒能活過當天晚上。

我發誓我要抓到那個小婊子,害我寫了那麼多的報告!(╬ ̄皿 ̄)

5.被魔鬼附身的女孩(由網友yourepurple提供)

我在一間精神病院工作,前幾天我們醫院收了一個很詭異的女孩,但為了保護病人的隱私,恕我不能在此詳細描述。

那名女孩很年輕,但已經企圖自殺了數次。這種情況很少發生在如此年輕的女孩身上。根據她家人的描述,她原本是一個聰明絕頂、才華洋溢的藝術家。她的家人給我看了她的作品,一直都是畫風柔和的風景畫或人像畫,但就在幾個月前,她的畫風離奇地出現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轉變,畫的內容幾乎全是些噁心透頂的血案,吊頸、姦殺、大屠殺……等。

那女孩的家族是美國土著,所以她的叔叔決定帶她回家,為她進行一個叫「Smudging」的土著驅魔儀式。我們一般不會抗拒病人的家屬為病人進行任何宗教儀式,只要有醫生(我)在場確保病人的安全就好了。

美國土著的傳統驅魔儀式:Smudging。(圖:網路)

儀式結束後,女孩沒有得到任何顯著的改善。相反的,情況變得更加恐怖。我還記得很清楚,當那名女孩再次踏入精神病院時,突然以高音刺耳的聲線嘻嘻大笑,毛骨悚然得彷彿是出自魔鬼本人。同一時間,她旁邊的電視離奇地關掉,整間病房的燈泡也瘋狂地閃爍著。

直到現在,事情仍然未解決。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恐懼鳥 九個真實發生在醫院的怪人怪事(上)恐怖鬼怪篇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