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AP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專欄

兩岸與國際》人民幣貶值是北京的一石兩鳥之策

儘管有學者指出「人民幣在8月11日貶值後,中國會是最大輸家」,但北京看似會輸的背後其實潛藏贏的策略。人民幣想要成為SDR籃子的一種貨幣,端看是否能在國際交易中自由使用,這次中國人民銀行允許人民幣在一個範圍內任市場自由浮動,任著人民幣貶值,應是為了回應「廣泛交易」的要求而採行的一石二鳥之策。

顏建發

8月26日《大紀元》的報導引述,中國社科院金融研究所研究員易憲容指出「人民幣在8月11日貶值後,中國會是最大輸家」,理由是:人民幣貶值引發新一輪的全球貨幣貶值浪潮,並在全球市場形成人民幣的貶值預期,接著,國外投資者將會減持人民幣,當沒有人願意持有將會貶值的人民幣及資產,將使中國推行多年的人民幣國際化中斷。但,事實果真如此?

北京表面看似會輸的背後,其實潛藏贏的謀略,這反而是我們應該留意的。

中國社科院金融研究所研究員易憲容指出「人民幣在8月11日貶值後,中國會是最大輸家」。(AP)

人民幣早已在國際上大量被使用,易憲容所推測的「不願減持人民幣」應該不會成為一個長期現象。理由是:2010年中國成為僅次於美國的第2大經濟體;2012年則成為第1大貨物貿易國。它同時是世界最大的儲蓄來源,也是國際投資最具有潛力的資金來源。人民幣的國際使用從2009年的0到2014年的15%強,才短短的5年,人民幣已躋身為全球第7位的國際支付貨幣;2015年更擠上第5位,尾隨於美元、歐元、英鎊、日圓之後。

上述資訊顯示,自2012年以來,中國經濟雖然減速,但中國的經貿規模已上一個台階,是結構性的,不會有巨大的滑落,而以此看經濟減速,正如「瘦的駱駝比馬大」的說法,不宜小視。中國總理李克強8月25日表示,「人民幣匯率沒有持續貶值的基礎」。此說法或有心戰喊話之意,但相信離事實不遠。

而在此議題被熱議的同時,另一件發展中的事很值得注意

自2008年全球性金融風暴之後,人民幣國際化已成習近平的重要政策目標。2013年底中共第十八屆三中全會中明確提出「有序提高跨境資本和金融交易可兌換程度」的目標,要全面推動人民幣成為可自由兌換的國際貨幣,尤其是爭取被納入國際貨幣基金(IMF)的「特別提款權貨幣」(Special Drawing Right, SDR)籃子。

李克強8月25日表示,「人民幣匯率沒有持續貶值的基礎」。此說法或有心戰喊話之意,但相信離事實不遠。(Bloomberg)

只是,要IMF同意,有賴美國國會通過改革方案,但美國國會遲遲沒有進展,以致於逼得中國有強烈動機去成立亞洲基礎建設投資銀行。目前特別提款權是以歐元、日元、英鎊、美元組成的「一籃子貨幣」,人民幣尚在籃外。今年3月李克強曾請求IMF把人民幣納入SDR貨幣籃內,但IMF 報告指陳人民幣外匯交易不足,未達「廣泛交易」的要求。3月31日美國財政部長傑克盧(Jack Lew)表示,人民幣還不具備納入SDR籃子的條件。他說,「中國還需進一步開放和改革貨幣,才能達到標準」。

人民幣想要成為SDR籃子的一種貨幣,單單「在全球貿易中影響力大」這個條件是不足的;人民幣是否能在國際交易中自由使用,仍存在爭議。準此,這次中國人民銀行允許人民幣在一個範圍內任市場自由浮動,應是要正面回應這個質疑。

跡象顯示,北京這一次任著人民幣貶值,看來應是一石二鳥之策

表面救出口,更重要的一筆大生意則是同時搶進IMF,取得SDR。搶得進,人民幣大翻身;就算不成,至少也展示其金融已走向市場化的進展,可以累積「相罵本」。

網路上有未具名的文章「人民幣刻意貶值暗藏殺機」評論道:「8月11日,人民幣在事前毫無徵兆地急速貶值,三天之內,幅度達到3%,但又嘎然而止,貶值幅度就維持在這個價位,據此,如果說人民幣的貶值沒有受到人為操作,恐怕不會有人相信。」而原美國國際貿易委員會首席經濟師彼得默里奇(Peter Morici)便曾指出:「中國操縱匯率,以獲取貿易優勢。如把人民幣納入特別提款權,只會鼓勵它,表示操縱匯率是可以的。」

美國財政部長傑克盧表示,人民幣還不具備納入SDR籃子的條件。「中國還需進一步開放和改革貨幣,才能達到標準」。(AFP)

然,問題是眼前人民幣已擠進國際支付貨幣的第5位,而一旦亞投行啟動,其地位只會升,不會降。將來人民幣或有可能超越其歐英日貨幣而與美元分庭抗禮。面對一個在SDR籃外、卻日益膨脹的人民幣影響力,讓進與不讓進,都是令人頭痛的事。

IMF執行委員會準備在接近年底時正式討論人民幣是否入籃的評估。

IMF的報告提議,將SDR籃子可能調整的生效期推遲至2016年9月30日,以便讓向新籃子過渡的過程變得更加順利。習近平明年將主持召開20國集團領導人會議,此延期或可為IMF把人民幣納入SDR籃內做好準備。

固然,IMF理事會會是否批准將人民幣納入SDR尚在未定之天,但一般相信可能性越來越高。

看來,人民幣是否成為SDR籃內的貨幣,已不是個純經濟的話題,它具有高度的國際政經戰略意涵,尤其是美中爭霸戰。2016年民進黨總統候選人蔡英文訪美受到高規格接待,美國表達十分友善的態度。美國也歡迎台灣加入「跨太平洋夥伴關係」(TPP)。無疑地,台美關係沒有理由鬆弱,彼此間有強化關係的誘因與需求,台灣仍將是美元經濟圈的忠實追隨者。

人民幣是否成為SDR籃內的貨幣,已不是個純經濟的話題,它具有高度的國際政經戰略意涵,尤其是美中爭霸戰。(REUTERS)

然而,以台灣對中國經貿的高度依賴看,人民幣對於台商的重要性,不言可喻:台商累計投資中國資金額已高達4、5千億美元,而兩岸貿易額在2013年已逾1,972.8億美元看來。一般民眾追逐人民幣的量也相當驚人。2013年1月中央銀行指定中國銀行台北分行成為台灣人民幣清算行,才一年,到了2014年2月,台灣的人民幣存款餘額已飛速達2145.22億人民幣,更於7月底達到2930.26億人民幣的規模。在現實的經濟生活中,台灣既需要美元,也脫離不了人民幣的需求。

依此看,2016年如果民進黨執政,儘管可能會走向「親美防中」的路線,但也必須務實面對人民幣在國際與兩岸上影響力的上升。要做有效的安全管理,趨吉避凶,民進黨需更冷靜與小心地面對人民幣的發展,並提早研擬因應之策。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