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AP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專欄

透視北京》馬英九不斷對北京釋出善意是仍希望馬習會?

2016年總統與立委選舉如果國民黨慘敗,朱立倫必須辭去黨主席,洪秀柱也很難接任,屆時黨內已無人才能承擔大任,則馬英九或許又會爭取回任。而當他卸任總統後接任黨主席,在國共論壇的架構下,自然能與習近平見面。特別是如果蔡英文執政,國共關係的重要性會大幅提升,則馬英九這個黨主席的影響力,絕對不會輸給2005年的連戰。

范世平

馬英九在馬習APEC會面無望後,下一個目標就是希望在2016年5月20日下台前,中共能夠給予他一個歷史地位,也就是肯定他從2008年以來對於兩岸關係所作出的積極貢獻。

另一方面,2015年7月下旬馬英九在接受「英國國家廣播公司」(BBC)專訪時表示:「從我上任後,兩岸不論在經濟、文化等各方面的關係,都可以說有很大的進展,因此雙方領導人碰面應該是很自然的事情。過去兩年中,我們本來想利用亞太經合會 (APEC)的機會碰面,但始終沒有成功,這當然是非常可惜的事情。我們目前的態度還是不排除、但也不會強求」。

馬英九希望北京給他等同連戰的歷史地位

連戰在2005年前往大陸訪問,成為1949年國共內戰後第一位訪問大陸的國民黨主席,並且與胡錦濤舉行會談,開創了「第三次國共合作」。此一歷史地位已經成為中共黨史的一部分,無怪乎中共在4月25日還舉行了「兩岸和平發展共同願景發布十周年」活動,也就是紀念「連胡會」舉行十週年。因此,連戰每次前往大陸,都享受著「國家領導人」層級的待遇與尊榮。

然而,從2008年開始兩岸關係有著突破性的發展,但是中共卻始終未將此一成果歸功於馬英九,除中共官方文書未加以載明外,胡錦濤與習近平也未曾公開讚賞馬英九是「對於兩岸關係發展作出積極的貢獻」。由於馬英九在2016年卸任後,也希望同樣獲得連戰一樣的歷史定位與接待規格。如果連戰只是訪問大陸而與胡錦濤見了面,就有這樣的待遇,那他雖然未與習近平見面,卻做了許多有益於兩岸關係的實事,應該更有資格享有此一尊榮。

馬英九在2016年卸任後,也希望同樣獲得連戰一樣的歷史定位與接待規格。(記者叢昌瑾攝)

從2015年3月馬英九展現對大陸一連串善意

從2015年3月開始,馬英九對北京展現一連串示好作為。這包括加入亞投行、強調九二共識的重要性、要求日本產品註明產地證明、舉辦紀念抗戰活動、在國軍戰鬥機上圖上代表被殲日機的日本國旗、設立慰安婦紀念館等。

一、台灣倉促決定加入亞投行引發質疑

中共早在2014年就積極推動亞投行之設置,但台灣卻趕在成為創始會員國的最後一天截止日:2015年3月31日,才急急忙忙的向北京提出希望參與的意向書,讓人對於政府的處理方式感到意外。

3月下旬,台灣媒體不斷報導亞投行,台灣好像有一種「不加入,就完蛋」的焦慮,就像當初中韓簽訂FTA一樣,擔心被邊緣化。

(一)馬政府被質疑黑箱處理亞投行問題

事實上,馬政府一開始並未重視亞投行,也從未就此列入兩岸協商之議題,更未對此議題徵詢各方之意見。直到2015年3月12日英國正式送件,成為首個申請加入亞投行的歐洲國家後,台灣才發現問題的嚴重性。

然而,由於台灣內部的討論與宣傳不足,加上政府評估參與亞投行利弊之報告未能公布,以及參加之身分與名稱無法確定,使得當3月31日馬政府忽然對外表示將提出參加亞投行的意向書後,國內便有「黑箱作業」之批評,甚至認為馬政府的作法與2013年時的兩岸服貿協議如初一轍。

(二)中共對於台灣加入亞投行的態度消極

台灣申請加入亞投行之時,兩岸關係已經今非昔比,馬習關係不佳,台灣還突然取消原本在2月7日於金門舉行的王張會,也難怪3月28日習近平與蕭萬長在博鰲論壇的會面前後只有5分鐘,實際會談只有45秒。而習近平對於蕭萬長提出台灣有意願參加亞投行一事,也僅表達瞭解。雖然國台辦主任張志軍表達歡迎台灣加入,但中共外交部長王毅對於台灣加入的名稱則不置可否,僅強調「按國際上的慣例來辦」,台灣則擔心會遭北京矮化。

(三)台灣希望成為亞投行創始成員國卻撲空

事實上,台灣趕著31日送件,是想成為亞投行的「創始成員國」,但這並不容易。因為大陸不承認台灣是「國」,我們與香港一樣,以「地區」的身份加入,但香港2014年12月已提出申請,卻是「身份未明」。而近年來,大陸對於台灣參加國際組織,堅持必須先經由其同意才行,包括世界衛生大會與國際民航組織;而台灣希望參與區域經濟整合,如RECP,中共的態度也相當消極,他們希望台灣只要與大陸整合就好了,再透過中共與國際互動。因此,亞投行是北京主辦,當然不希望台灣與各國「平起平坐」。

果然,4月13日《中評社》對外表示,台灣無法成為亞投行的創始成員,但未來可成為普通成員。國台辦發言人馬曉光隨即表示,上述說法屬實。由此可見,馬政府當初的如意算盤,北京並不買單。

(四)馬政府加入亞投行是否為討好北京?

台灣除了無法成為亞投行的創始成員外,到底能從亞投行獲利多少,我們要出資多少,加入之身分與名稱為何,這些問題都不確定。特別是美國與日本都未參加,也傳出美國對於台灣急於加入有所微詞,因此外界不禁質疑馬政府如此倉促而執意的參加,是否在討好北京?是否是在向習近平表態,即便美國不支持台灣加入,但我們還是力挺北京?

事實上,5月11日馬英九在接見美國在台協會(AIT)主席薄瑞光(Raymond F. Burghardt)等一行時,不斷解釋台灣為何要參加亞投行。

(五)台灣加入的身分與名稱有被矮化之嫌

5月4日在北京舉行「朱習會」,朱立倫向習近平表達台灣加入亞投行的意願,但對於台灣加入的名稱與地位,卻未嚴正表明,而習近平也未針對此問題表達看法。

朱立倫向習近平表達台灣加入亞投行的意願,但對於台灣加入的名稱與地位,卻未嚴正表明,而習近平也未針對此問題表達看法。(記者彭顯鈞攝)

而在6月29日所簽署的《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協定》中第三條明訂,「不享有主權或無法對自身國際關係行為負責的申請方,應由對其國際關係行為負責的銀行成員同意或代其向銀行提出加入申請」,此條文一經公布,即被國際媒體視為「台、港、澳條款」,因為中共就是把台灣、香港與澳門視為「不享有主權或無法對自身國際關係行為負責」者,所以不能獨立的申請而成為成員。而必須由台、港、澳的「國際關係行為負責的成員」,即中共同意或代為申請,才能成為成員。事實上,台灣與香港都在3月31日前完成入會送件,卻都無法成為創始成員,原因也在於此。

這個條文,被台灣各界視為是中共的打壓,雖然我國財政部指出在該「協定」第三條也指出,「銀行成員資格向國際復興開發銀行和亞洲開發銀行開放」,由於我國是亞銀會員,所以也可以以此身分申請加入,而避開前述的「台、港、澳條款」。但由於台灣在亞銀的名稱是「中國台北」(Taipei,China),使得中共即使同意台灣以此方式加入,卻不是台灣希望的「中華台北」(Chinese Taipei)。

由此可見,不論是「台、港、澳條款」還是「亞銀模式」,台灣都在身分與名稱上會被中共矮化,這讓外界質疑馬政府參加亞投行根本是自取其辱。

馬政府已經公開指出,如果屆時台灣在亞投行的名稱是「中國台北」,將拒絕參加。只是早知如此,何必當初?如此白忙一場的意義何在?如果兩岸關係真如馬英九所說的那麼好,如果九二共識真的具體可行,為何兩岸不能在台灣送件前,就先對此進行協商?何須且戰且走?

二、馬英九不斷宣揚九二共識的重要性

4月29日馬英九前往陸委會視導並發表談話,原因是當天為「辜汪會談」22周年及「連胡會」10周年紀念日。由於馬英九在2008年上任後也只跑到陸委會視導過一次,加上朱立倫即將在5月2日出發參加國共論壇,因此讓外界覺得特殊。

(一)馬英九強力推銷九二共識

讓人納悶的是,馬英九要紀念「辜汪會談」22周年及「連胡會」10周年,應該是像大陸一樣搞個盛大的研討會與紀念會,邀請當事人連戰及辜振甫的遺孀辜嚴倬雲與會致詞,並邀請當年參與者共同緬懷這兩個重大歷史活動。但結果卻是在陸委會的會議室舉行,僅有陸委會同仁與媒體參加,全程就只是馬英九一個人唱獨腳戲的演講。另一方面,馬英九說是要「視導」陸委會,卻是在演講後就離開,未見視察各部門與督導業務。

而在馬英九講話中,對於辜汪會談與連胡會並沒有太多著墨,反而把重點放在闡述九二共識。

他表示,九二共識對台灣最大的意義,就是兩岸對最敏感的一個中國問題,終於找到一個雙方都可以接受的政治基礎,而且是兩廂情願,不是一廂情願。他認為雙方(指兩岸)遵守九二共識,兩岸關係就穩定前進;有一方不遵守,兩岸關係就動盪倒退。兩岸關係與九二共識相合則旺、相離則傷、相反則盪。對於蔡英文提出的「維持現狀」與柯文哲提出的「一五新觀點」,馬英九質疑兩人都迴避「一中」的問題。而對於「深化」九二共識的問題,他強調與朱立倫的看法完全一致。

5月7日馬英九又出席陸委會所主辦的「兩岸交流與互動歷史時光迴廊特展」的開幕式,馬英九表示九二共識處理了最敏感的「一個中國」的問題,才出現7年來的現狀,如果7年來的現狀跟7年前的現狀相比,就可以看到非常明顯的差異。他質疑,蔡英文支持維持現狀,但問題是人民要的現狀是什麼現狀,是現在的現狀,還是7年前的現狀?

馬英九表示,九二共識對台灣最大的意義,就是兩岸對最敏感的一個中國問題,終於找到一個雙方都可以接受的政治基礎,而且是兩廂情願,不是一廂情願。(記者簡榮豐攝)

(二)馬英九要讓對岸瞭解他是台灣最支持九二共識的人

5月6日馬英九在接見「歐洲議會友台小組」主席朗根(Werner Langen)暨榮譽主席亞森柏斯基(Georg Jarzembowski)訪華團,強調他2008年上任以來,在「九二共識、一中各表」基礎上,推動兩岸和平發展。11日在接見薄瑞光時,馬英九也一再強調九二共識,他指出有部分人士質疑九二共識是否存在,事實上九二共識已存在23年,「它不僅存在,而且已經做了7年之久」;他上任後認真執行九二共識,「如果沒有『九二共識』,不可能有現在的現狀」。14日,馬英九在一場「兩岸關係回顧與展望研討會」上,不顧演說已有中文同步口譯,為讓在場外國人士充分了解,親自以英文詳細說明1992年兩岸兩會針對「一個中國各自表述」交涉的經過,以及李登輝主持國統會、2008年中美布希與胡錦濤熱線等事件,證明九二共識確實存在。

6月3日馬英九與美國史丹福大學進行視訊會議,他強調在「九二共識、一中各表」的基礎上,推動兩岸和平與發展。這些政策,使台灣海峽完全改頭換面,由過去的「衝突熱點」轉變為「和平避風港」。他認為現在的台美關係是36年來的最佳狀態,首要原因是「成功以九二共識,一中各表處理兩岸關係」。

7月2日在接受華視專訪時說,他的兩岸政策是不統、不獨、不武和九二共識、一中各表,但蔡英文的兩岸政策至今卻不說清楚,尤其是「不獨」一直不願意講,也不承認九二共識存在。

7月11日馬英九前往多明尼加、海地與尼加拉瓜等友邦訪問,在桃園機場的出發記者會上,在「拼外交」之餘還不忘「拼九二共識」,他指出「九二共識、一中各表」的原則來處理兩岸關係,把兩岸關係與國際關係轉化成「良性循環」,而非過去的惡性循環。11日到了哈佛大學與兩岸問題專家及師生座談時,大力宣揚任內以「九二共識、 一中各表」為基礎的兩岸和平繁榮現狀。他稱九二共識是「模糊的傑作」。其他,包括11日在飛機上發表機上談話、12日出席波士頓僑宴餐會、13日宴請多明尼加僑界、14日與台灣媒體餐敘、16日宴請尼加拉瓜僑界,也都不忘提及九二共識。

馬英九前往多明尼加、海地與尼加拉瓜等友邦訪問,在桃園機場的出發記者會上,在「拼外交」之餘還不忘「拼九二共識」。(記者簡榮豐攝)

馬英九不斷強調九二共識,從國內講到國外,某種程度也是向習近平表達,他是台灣最堅持九二共識的人,是堅持九二共識的「鐵桿」,與北京的立場一致,所以中共應該給予他應有的肯定與歷史定位。

三、馬英九積極紀念抗戰勝利70週年

今年是對日抗戰勝利70周年,中共積極慶祝,還要在9月3日於天安門廣場舉辦盛大閱兵。馬政府也不甘示弱,在台灣舉辦一系列活動。

(一)馬英九希望營造「兩岸共同紀念對日抗戰」的氛圍

7月4日國軍在新竹湖口基地舉行「國防戰力展示」,邀請134位參加過抗戰、平均年齡超過90歲的老兵參加;共有各型戰機64架、車輛294部、官兵3,858人參演。馬英九擔任大閱官,這是他就任以來最大規模的閱兵活動。

此一方面固然是要爭取中華民國在對日抗戰的話語權,因為中共近年來藉由其國際地位與影響力,接收了抗戰的功績,好像抗戰是共軍打的,所以必須藉由活動以正視聽。但另一方面,也在向大陸釋出「兩岸共同紀念對日抗戰」的信號。由於北京不滿於馬英九拒絕兩岸聯手保釣,如今藉由兩岸聯手紀念抗戰,也算是一種彌補。

特別是台灣在李登輝與陳水扁執政時期的「去中國化」教育,使得台灣人日益缺乏自己是中國人的認同;不但對於抗戰覺得無感,社會更瀰漫一股「親日」氛圍,連柯文哲都公開肯定日本殖民統治。而北京不滿的是馬政府在2008年執政後,未能有效改變。如今,馬英九在台灣積極舉辦紀念抗戰活動,也是向北京表示他正努力於「撥亂反正」,也藉此顯示他是台灣目前少數具有抗戰精神與民族情懷的政治人物,所以中共應該給予肯定。

北京不滿於馬英九拒絕兩岸聯手保釣,如今藉由兩岸聯手紀念抗戰,也算是一種彌補。(記者王敏為攝)

(二)馬政府操作過頭引發日本不滿

6月8日,空軍公布了兩架紀念抗戰的彩繪戰機,一架現役F-16塗上了美國「飛虎隊」P-40B的「鯊魚頭」,另一架IDF戰機則塗上了中美混合聯隊徐華江將軍的P-40N座機「太公令」塗裝,而當年這些抗日名機上象徵擊落日本戰機戰功數量的日本國旗塗噴,也被復刻在兩架戰機座艙罩下。其中,美國志願大隊第一大隊隊長尼爾(Robert H. Neale)擊落16架日機的戰功紀錄,被復刻噴塗於F-16戰機座艙罩左側下,16面日本國旗相當醒目。而徐華江將軍也曾擊落4架日機,所以也復刻噴塗了4面日本國旗在IDF戰機座艙罩左側下。空軍指出,戰機抗日塗裝將至少維持到年底。

結果空軍此舉引發日本不滿,認為似乎台灣空軍把日本當作敵人,是對日本不友好的表現。結果6月30日國防部發言人羅紹和說,因應部分人士關切,為避免造成誤會與不當聯想,空軍已將這些紀念抗戰彩繪機擊落日機的功標塗銷。外交部長林永樂也表示,日方有向外交部反映,但沒有施壓;日方反映相關作法應該符合史實,外交部向國防部轉達日方意見與關心後,國防部也認為不太符合史實,因此做了些研議。

事實上,台灣衛生福利部在4月16日公告日本輸台產品在5月以後必須檢附產地證明和輻射檢驗證明,日本認為此過於嚴苛,台灣應該提出科學證據,並希望台灣能撤除公告,否則有違世界貿易組織(WTO)的自由貿易精神,日本可能會向WTO提告。而許多日本人士則認為,此舉似乎是馬政府的政治操作,故意給日本找麻煩。到了6月8日又發生戰機塗裝事件, 30日馬英九表示將在8月舉行台灣第一座慰安婦紀念館的揭牌儀式,12月正式運作;加上7月4日的擴大閱兵,都讓日本覺得馬英九骨子裡真的是「反日」的。

國防部發言人羅紹和表示,因應部分人士關切,為避免造成誤會與不當聯想,空軍已將這些紀念抗戰彩繪機擊落日機的功標塗銷。(記者劉信德攝)

四、何以從「親美、友日、和陸」變成「美疑、日憂、陸冷」

馬英九上台後在對外政策上強調「親美、友日、和陸」,但時至今日卻逐漸演變成「美疑、日憂、陸冷」。

(一)中共對馬英九冷處理

2015年4月13日,中共國台辦正式宣布台灣不能成為亞投行的創始會員,主要原因還是兩岸關係今非昔,因為兩岸關係從2014年的一連串低潮,加上2015年開始未見好轉所致。馬英九認為他不顧美國反對而參加亞投行,是展現力挺大陸的決心;堅持九二共識則完全符合中共的立場;紀念抗戰則是反對台獨思想的具體表現。但事實上這些善意北京並不領情,因為亞投行大陸並不在意台灣是否參加,台灣要參加還得大陸幫忙;而堅持九二共識與反台獨本來就是馬英九應該做的,北京還覺得馬做的不夠呢;至於大陸紀念抗戰有自己的政治需求,台灣紀不紀念其實無關緊要。因此,北京決定繼續冷處理與馬英九的關係。

(二)美國對馬英九懷疑而日本則是憂慮

台灣急切加入亞投行,讓美國不開心,認為馬英九過於傾中,反而把希望寄託在蔡英文身上。薄瑞光7月13日在演說中指出,美國對兩岸關係靜觀其變,「兩岸互動的基礎必須是兩岸能接受的,而兩岸是否要接受九二共識,要由兩岸人民決定」。當馬英九正在美國不斷宣傳九二共識,但美國卻不願意背書,強調九二共識不是你馬英九或國民黨說了算,要經過台灣民眾的同意。

而日本則憂慮馬英九為了討好中共,不惜凸顯反日立場;加上任期將屆,也將更不避諱自己的反日態度,如此將造成台日關係的矛盾。

馬英九仍未放棄馬習會

馬英九從2015年一連串對北京示好的態度,讓外界覺得意外。無怪乎有許多人認為馬政府對於高中課綱微調的堅持,也是為了讓北京瞭解他的努力。因為中共始終對於馬英九在2008年當選後,未能對陳水扁時期所修改的高中課綱進行撥亂反正,感到不滿。

事實上,2016年總統與立委選舉如果國民黨慘敗,朱立倫必須辭去黨主席,洪秀柱也很難接任,屆時黨內已無人才能承擔大任,則馬英九或許又會爭取回任。而當他卸任總統後接任黨主席,在國共論壇的架構下,自然能與習近平見面。特別是如果蔡英文執政,兩岸關係可能出現低潮,國共關係的重要性會大幅提升,則馬英九這個黨主席的影響力,絕對不會輸給2005年的連戰。

所以,馬英九的一連串對北京的示好,是否是為了獲得北京的肯定,是否是為了獲得歷史定位,是否是為了日後馬習會,還必須進一步觀察。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