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自由開講》課綱真的只是微調嗎?

林冠志

近日,關於教育部強硬推行的「課綱微調」政策引起國內教育界和政壇的強烈震盪,已有上百多所高中學生串聯反對此案,教育部長吳思華先生更在台中一中的座談會上遭到學生的質疑和抗議,教育部的官方說法是「只涉及少數用語的調整,和舊有版本相差無幾」,但真相真如教育部所說的嗎?課綱「微」調後所影響的範圍與層級,又會有什麼樣的變化?筆者想從幾個觀點淺述己見。

一,民族是想像的共同體,台灣經過百年來的族群融合,生活在這個海洋島國的人民,已自然而然有了「共同體」的民族想像,這個民族想像是玉山、是濁水溪、是日月潭和澎湖灣,而不是虛幻而不屬於台灣的首都南京、最高峰聖母峰。對於年輕一代的台灣人來說,全國最高峰是玉山、最長河流是濁水溪已是常識;蔣渭水(閩裔)、莫那魯道(賽德克裔)、吳湯興(客裔)、鄭南榕(外省裔)都是台灣的民族英雄,這已無關乎這些人的祖籍血統,而是對這塊土地自然而然的民族想像,也就是「台灣人」的想像。

關於教育部強硬推行的「課綱微調」政策引起國內教育界和政壇的強烈震盪,已有上百多所高中學生串聯反對此案,教育部長吳思華先生更在台中一中的座談會上遭到學生的質疑和抗議。(記者廖耀東攝)

第二,課綱微調後,原先許多屬於台灣視角的歷史思考,又倒退為以中國為主的中原視角。譬如說,台灣的歷史年表中,荷治、鄭治、清治、日治及中華民國統治等各個時期,一律以「統治」概念書寫,以正視台灣皆受外來政權統治的歷史事實。但新課綱調整後,「荷治」改為「荷蘭入台」、「日治」改回「日據」,這樣的歷史書寫都是基於從中國看台灣的視角,所以荷蘭、日本都是「侵入」、「竊據」台灣,強化了中國領有台灣的正統性,如此歷史課綱的觀念非但不是進步,反而更為倒退且不切實際。

第三,一個國家的教育課綱,和該國家的憲法相關,依照台灣現行的中華民國憲法內容來看,首都為南京、主權及於中國與蒙古確實毫無疑義,台灣人在國民教育中教導我們的孩子「全國最高峰是聖山玉山」反而成了違憲。國民的實際生活認同和憲法精神背道而馳,這在世界任一國家看來實屬罕見。因此,課綱微調案突顯出台灣使用現行中華民國憲法的荒謬與不合理性,這部憲法的領土、國家象徵並不合用於台灣,更非台灣人因地制宜所制定,因此要徹底解決課綱微調案多年來的爭議,治本的方式就是重新制定一部屬於台灣人自己的憲法。

四百年來,無論先來後到,台灣這個美麗島國默默地孕育著在這大地生活的子民,我們有我們的歷史故事、我們有我們的文化靈魂,而這樣的台灣精神是我們必須透過教育傳承給代代子孫的。民族是想像的共同體、是對土地的情感認同,課綱檢核小組中的部分成員,如果您的民族想像不是台灣人、不是四百年、不是玉山、不是太平洋,您自認不屬於這個共同體的一部分,那您又憑什麼以一己之主觀好惡,強加個人意識形態在台灣學子身上呢?

國立台灣大學國家發展研究所碩士生

《自由開講》是一個提供民眾對話的電子論壇,不論是對政治、經濟或社會、文化等新聞議題,有意見想表達、有話不吐不快,都歡迎你熱烈投稿。文長700字內為優,來稿請附真實姓名(必寫。有筆名請另註)、職業、聯絡電話、E-mail帳號。本報有錄取及刪修權,不付稿酬;錄用與否將不另行通知。投稿信箱:LTNTALK@gmail.com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相關新聞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