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林濁水觀點》政府能力崩盤造成的資通訊競爭力危機 (二): 從英國大選看台灣選制改革

不同的選舉制度都各有所長,也各有所短,提供了不同價值偏好的人,不同的遐想空間,只不過,我們在選擇選舉制度時,還是必須把解決自己國家最迫切的需要當優先考慮的因素,不能只羨慕別人特色鮮明的漂亮制度。以英、日為例,台灣要免於陷入少數政府的困境,在選舉制度上,就必須要更深入思考。

林濁水

本來整個歐洲對英國大選憂心忡忡,擔心選舉結果沒有任何一黨過半,陷入必須組少數政府或籌組聯合執政,產生弱勢政府的局面,在激進右派勢力或與偏左小黨結盟之間左右為難,須依賴「協商民主」的密室交易,政策拚湊方向模糊,讓問題重重的歐盟倍感困擾。如今票開出來,保守黨意外多了24席議員,共得331席,比過半還多5席,黨魁卡麥隆可以靠自已執政,原來擔心的麻煩終於閃了過去。現在雖然英國問題還是多多,但大家還是都喘了一口氣。

英國大選結果,保守黨意外多了24席議員,共得331席,比過半還多5席,黨魁卡麥隆可以靠自已執政,原來擔心的麻煩終於閃了過去。(路透)

內部紛爭日益高漲的英國,這次能令大家鬆一口氣的關鍵是「單一選區相對多數決」的選舉制度在選舉中對各政黨發揮了強大究責和獎賞效能,因此也穩定了政局。

首先,保守黨執政5年,英國經濟逐漸復甦,去年成長率增加了2.6%,失業率下降到剩5.5%,新增就業人口160萬,保守黨雖然只增加了0.6%的選票,但是單一選區選舉制度給贏家的額外紅利使它席次大幅增加;另一方面,自由民主黨和保守黨聯合執政5年期間,無法兌現包括降低大學學費等選舉承諾,令支持者不滿,被選舉制度強大的究責效應懲罰,一下子從57席降到剩8席,流失的席位大部分轉移到保守黨,於是開票夜對自由民主黨而言,成了黨魁克萊格說的「殘酷和受懲罰的一夜」。

自由民主黨和保守黨聯合執政5年期間,無法兌現包括降低大學學費等選舉承諾,令支持者不滿,被選舉制度強大的究責效應懲罰,一下子從57席降到剩8席,開票夜對自由民主黨而言,成了黨魁克萊格(圖)說的「殘酷和受懲罰的一夜」。(彭博)

至於工黨,雖然選票仍然小小增加了1.4%,但反而少了26席。原因有兩個,一是雖然得票率增加,但是仍然不敵保守黨;更嚴重的是工黨最大票倉本來是蘇格蘭地區,這地區有59議員席,上一屆工黨佔了其中的41席,但是工黨對蘇格蘭獨立的態度被認為是背叛了蘇格蘭人,於是被單一選區相對多數選舉制度強大的究責效應修理得非常十分淒慘,讓被蘇格蘭民族黨搶走了40席。

多年來,英國一直有人主張放棄單一選區相對多數制,改為採取歐陸的比例代表制或者聯立制,英國假如真的這麼改選制,那麼這次選舉結果將完全不同:

首先,保守黨執政的績效將不可能獲得什麼額外紅利的獎賞,席位將剩下240,此上一屆還少。其次,自由民主黨不會受到什麼處罰,將維持50多席局面。第三,保守黨和原先結盟的自由民主黨加起來將只有291席,距離執政需要的過半還差了足足60席!要過半還要加上極右,種族主義色彩的英國獨立黨席次才夠,但這種結盟讓大家怕怕。最後,極右獨立黨爆增到82席,聲勢大漲,沒有人不頭痛。

毫無疑問,這將產生一個絕對令英國人自己和歐盟各國頭痛的英國。

表一、英國2015大選現制和換成比例代表制比較表。
(總席位650席,過半為325席)

選舉制度和人民對政府的課責效應上,我們北方鄰居日本的例子也很值得參考。

日本一直到1993採取複數選舉區制度,這個制度造成的效果是一黨獨大,所以自民黨就一直靠這制度長期壟斷政權。直到改成並立式單一選區兩票制後,自民黨雖然地方基礎實力迄今仍然最為雄厚,但是因為新制度強大的究責效應,2009選舉時總席次也不得不掉到在480席中只佔119席,相對的,民主黨則獲得308席,大幅過半,於是造成政黨輪替。

假如日本在1993選制改革採取的不是並立制而是聯立制的話,那日本政治將因究責效應的消失,而出現完全不同的另外一個故事:

首先,是沒有一個政黨會過半;其次,民主黨縱使加上盟友社民黨估算可能只有230席,仍然不過半;第三,自民黨仍然可以保有179席,和民主黨落差大幅減少,若加上傳統盟友公明黨席位將比民主+社民還多,若是成功和最近準備解散,當時親自民黨的大家黨結盟的話將過半,那麼,日本2009的政黨輪替的大事就消失了!

表二、日本45屆2009年採取並立制現制和聯立制的選舉結果估算比較表。
總席位480席,過半480/2=240席。
(聯立制的小區選舉各黨席次以並立制的席位的240/300席推估。)

選舉採取低門檻比例代表制,造成執政黨選舉失敗,政黨卻無法輪替並不是什麼新鮮事,歐洲流行比例代表制,小黨林立,要協商出內閣經常很辛苦,因此,一旦協商成功,新內閣中包括一些剛倒台的聯合內閣閣員,就不是什麼稀奇的事,根本是開責任政治的玩笑。

台灣由於2005國會減半造成嚴重的票票不等值,幸好當時也把選舉制度改為並立式單一選區兩票制,若是民進黨2016立委選舉能維持九合一選舉的領先幅度,那麼國民黨將在「並立式單一選區兩票制」強烈的究責效應下兵敗如山倒,否則明年國民黨得票率縱使大降,仍將穩佔國會多數。

在施政的決斷性和效能上日本恰恰又有兩個好例子。

1980年代日本經濟如日中天,1990年初,經濟泡沫破滅,進入長期的停滯期,日本人非常沮喪,政黨和官僚的聲望低迷,政府非常不穩定,首相不再受到信賴,但在這期間,還是有兩個能有強力作為的首相,一個是小泉純一郎,另一個則是安倍晉三。兩人在暮氣沈沈的日本分別推動了令傳統黨內地方派閥全力反彈的郵政改革和振興經濟的安倍三箭。兩人都以解散國會,把大選當做政策公民投票而大贏,同時贏得了改革和施政的氣勢。

表三、日本44屆2005年採取並立制現制和聯立制的選舉結果估算比較表。
總席次480席,過半 480/2=240席
(聯立制的小區選舉各黨席位以並立制的席位的240/300席推估。)

日本原有的複數選舉區制,有利地方派系鞏固地方實力,造成自民黨派閥協商分贓政治,政局暮氣沈沈。2005年改選後,因為單一選區制不利於派閥選舉,加上小泉改革訴求獲得的信任效應被「並立制單一選區兩票制」放大,自民黨獲得296席大勝,小泉也獲得了大刀闊斧進行改革的力量;若當時採取聯立制,估算下來自民黨將只剩183席,距離過半差了一大截,這一來,單單要協商出聯合內閣就得大費周章,一些改革方案在組閣過程中更難免被協商得歪七扭八,甚至就此消失,那還會有所謂的小泉改革嗎?小泉改革若遇聯立制下場如此,安倍也不會有什麼不同。他的「三箭公投」將從大勝的291席估計落到只剩180席上下,箭出毫無中靶的力道,縱使組閣,也擺脫不了搓圓仔湯的政治傳統,以致於暮氣沈沈。

小泉純一郎(右)與安倍晉三(左),兩人在暮氣沈沈的日本分別推動了令傳統黨內地方派閥全力反彈的郵政改革和振興經濟的安倍三箭。兩人都以解散國會,把大選當做政策公民投票而大贏,同時贏得了改革和施政的氣勢。(AFP)

至於台灣,如果2016採用聯立制,民進黨得票率縱使再好,也將像德國一㨾,席次不可能過半,這樣就算總統選勝,仍然是少數政府的局面,執政的效能將大打折扣。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相關新聞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