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AP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投書

自由開講》旅美不忘故鄉

2014-08-30 15:50

◎孔誥烽

我在1995年中大本科畢業,1995年從研究院畢業,期間從電子工程轉讀至社會學系。不經不覺離開母校已經超過15年了。

還記得我在1997年8月離開香港到美國留學那時,入境時那位海關關員好心地問我:「香港被共產中國接管,會有什麼大轉變?」我猜想他可能認爲我是因爲「逃避極權」的原因而「投奔美國」。自己在中大多年,常在范克廉樓的學生組織出入,對這種帶有「大美國」暗示的提問,相當敏感,於是冷冷地回答說:「香港是不會怎樣的,回歸中國後還一定會好好的。」但事隔多年,如果下次過關時再有關員這樣問,我恐怕不會這樣回答了。

1997年到現在,香港變化很大,我在工作上也有不少變化。2003年,我在寫博士論文的最後階段回到中大社會系任教。香港在SARS、2003年的七一大遊行、商台發生封咪事件(香港商業電視台主持人辭職風波)時,我都在香港,在中大,經歷這一切;亦慶幸中大的老師、學生與校友,都能夠在香港處於危困之時,勇於承擔,發揮進步的作用。

2005年,我再一次離開香港,遠赴印第安那大學任教。2004年年底決定要離開之時,在一次中大同事的聚餐中,看到酒樓電視播放董建華及一衆高官被北京領導人訓話,被叮囑要「查找不足」的新聞。我的一位恩師兼同事有感而發,跟我說:「你就好,以後去了美國不用再看這些東西眼冤,我們就慘。」

到了印第安那,一待就是6年,直到3年前搬遷到馬里蘭州。在美國生活多年,仍然留意著香港發生的一切,堅持為香港的報章媒體寫專欄。每年回香港時,與新、舊朋友碰面,都著急地聼他們說香港發生的種種。到了今天,當年中大的老師、同學、師弟妹,不少都選擇了參與甚至領導「佔中」,前景未卜。香港也走到了1997年以來最大的一個十字路口。身在北美,我能做的並不多,唯有為衆多被捲入風眼的中大人祈福,並祝願天佑香港----我們唯一的故鄉。

2014年夏

(約翰霍普金斯大學社會學系副教授、《少年香港》等書作者)

(原文載於香港中文大學大華府地區校友會通訊,得作者授權轉載)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