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言論

自由共和國》許玉秀/大赦與特赦的區別

2018-12-24 06:00

許玉秀/前大法官

憲法與赦免法的規定

我國關於大赦與特赦的規定,可以見諸憲法和赦免法。憲法中規定的是行使大赦和特赦的權力機關。憲法第四十條,賦予總統依法行使大赦、特赦的權力;憲法第五十八條,要求行政院院長及各部會首長,必須將應該提交立法院的大赦案,先提交行政院會議議決,也就是行政院有向立法院提大赦案的權力,但應經行政院院會的決議程序︰憲法第六十三條,立法院有議決大赦案的權力。

至於赦免法的重點,則是規定大赦與特赦的效力範圍。赦免法第二條,分別針對已受罪刑宣告和尚未受罪刑宣告兩種情形,規定大赦的效力為罪刑均失效和追訴權消滅兩種。所謂尚未受罪刑宣告,包括起訴後審理中或偵查中尚未起訴的情形。赦免法第三條,提到已受罪刑宣告的特赦效果,僅能免除執行刑罰,情節特殊時,才能使罪刑都無效。此外在赦免法第六條規定總統的權力,包括有權主動命令行政院轉令主管部會研議大赦和特赦。

赦免法第二條和第三條針對大赦與特赦的不同規定,一般理解為特赦的效力範圍原則上較大赦狹隘,而且因為第三條沒有提到尚未受罪刑宣告的情形,因此特赦的範圍也較大赦的範圍狹隘。進一步的理解,就是特赦的對象僅限於已有罪刑宣告的情形。而所謂已受罪刑宣告,甚至被曲解為已有確定終局裁判的定讞案件。

大赦與特赦的對象

、範圍和效力不同?

從憲法對於大赦與特赦的權力以及成案的程序規定來看,如一般所認知,特赦屬於總統獨有的權力,而大赦則是法律案的一種。大赦顯然是一種通案模式,行政院有法案提案權,立法院有議決權,總統行使大赦,與行使公布法律和發布命令的權力,並無二致。但是行使特赦,則是一種特別的發布命令行為,屬於個案模式,是總統針對特殊具體案例,基於特別的考量,行使專屬於元首的高權行為,這種元首特權和元首的豁免權,具有相同的權力本質、來自相同的法理。

特赦既然是這麼一種元首特權行為,效力反而較大赦限縮,無可懷疑嗎?

赦免法第三條規定已受罪刑宣告的特赦效果,僅能免除刑的執行,也就是司法權對於罪的宣告效力不受影響,這是因為特赦是基於對個案的特殊考量,代表行政權的總統,原則上理應尊重司法權,但在情節特殊時,總統有權同時赦免個案的罪刑,例如蘇炳坤案,當年受到陳水扁總統宣告罪刑均免,也就是說,總統的赦免權本質上有罪刑全免的效果,而這也不叫做干預司法;相對地,大赦針對通案,屬於因應一定社會時空所採取的一種刑事政策,同樣不能認為是對司法權的干預。

那麼對於起訴後審理中或偵查中尚未起訴的情形,是否赦免法第三條已經排除適用呢?起訴後審理中的個案,總統高權當然不可以介入司法權,命令審理程序終止,但是起訴屬於行政權的運作,基於特殊考量而撤回起訴,並無不可,特赦權的行使斷無不能及於命令撤回起訴之理,同樣的法理,也及於偵查中尚未起訴的個案。此所以美國總統的特赦權,及於起訴後審理中的案件。而一旦需要動用總統的特赦權,自然不是檢察權內部的行政運作所能夠承擔的事件,因此也必定屬於國家中高度需要特殊考量的事件。

大赦和特赦這兩種赦免權的區別,其實在於通案和個案的區別,特赦既然施用於個案,總統有權區別個案的適用效果,但從赦免權的本質來看,赦免的效果就是罪刑可以全免,赦免的範圍包括受起訴、審判和執行的責難。

還想看更多新聞嗎?歡迎下載自由時報APP,現在看新聞還能抽獎,共7萬個中獎機會等著你:

iOS載點 https://goo.gl/Gc70RZ

Android載點 https://goo.gl/VJf3lv

活動辦法: https://draw.ltn.com.tw/slot_v8/

《自由共和國》強力徵稿

《自由共和國》來稿請附:真實姓名、身分證字號、職業、通訊地址及戶籍地址(包括區里鄰)、夜間聯絡電話、銀行帳號(註明分行行名)及E-mail帳號。

刊出後次月,稿費將直接匯入作者銀行帳戶,並以E-mail通知。
文長1200字以內為宜,本報有刪改權,不願刪改者請註明;請自留底稿,不退稿;若不用,恕不另行通知;請勿一稿多投。

《自由共和國》所刊文章、漫畫,將於 「自由電子報」選用,不另外奉酬。
Email:republic@libertytimes.com.tw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