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投書

自由廣場》寫在劉霞自由之時

2018-07-12 06:00

◎ 貝嶺

自由的第一時刻,劉霞仍在德國政府的安排、保護和隔離中,以至於前去接她的摯友、促成她前來德國的第一推手廖亦武和柏林的諾貝爾文學獎得主赫塔慕勒,捧著鮮花都見不到她,當然,數十家中外媒體亦無一採訪到她。此刻,讓她休息、定神,凝望窗外的夢幻世界,確定一下自己真的自由了,甚或,寫下感受詩句,這或是劉霞此刻的狀態。

接下來,全面的身體檢查,然後治療,也刻不容緩。

再下來,好好地和老友老廖長談,確定如何面對外部世界無數的關心和問題。

她在對自由的適應中,真正進入自由將有一段長長的心途。她還要接受或遵守中德雙方就她出境達成的默契或協議,她向外界所陳述的一切,都直接影響到她最親近、也為她和姊夫付出最多的弟弟劉暉的命運。世界切勿忘記,她的弟弟因為這些付出,也被判處十一年刑期,現仍處在六年多刑期的「假釋」中,只要劉霞自由,她的弟弟在中國就不會自由,收監是永遠的可能性,雖然我不忍用「人質」這個詞。

隨著七月十三日的到來,我們最大的期待,就是請劉霞告訴我們,曉波最後的日子是怎樣過來的,我們要知道每一個細節。這一切,劉霞一定會告訴我們,告訴世界。

最後,劉霞會回歸她真正的身分,一個詩人和藝術家,她面對這個世界的首先是這個身分,如同我一九八七年在北京認識的劉霞。

(作者為劉霞友人,中國流亡作家)

還想看更多新聞嗎?歡迎下載自由時報APP,現在看新聞還能抽獎,共7萬個中獎機會等著你:

iOS載點 https://goo.gl/Gc70RZ

Android載點 https://goo.gl/VJf3lv

活動辦法: http://draw.ltn.com.tw/slot_v8/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