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社論》郭董這記變化球

2017-05-13 06:00

川普啟示錄,國民黨內有另一種解讀。國民黨主席之爭,歷來多在搶總統門票,這次卻有人宣稱會用洪荒之力,請郭董出馬參選,於是,有媒體從事蔡郭對決的民意調查,形成測試水溫的氣氛。如果郭董這個劇本上演,對台灣的民主實踐也是新的變數。不過,此事要成定局還言之過早,台灣內外環境都在變,幾年後是怎樣的光景,國民黨是誰在當家,會不會時勢造黑馬,乃至國際環境之穩定或緊張,現在都還言之過早。此外,郭董本人的決定或被決定也是關鍵。

儘管如此,郭董逐鹿大位,不論是否代表國民黨,仍然是一個有趣的假設性問題,值得預作政治推演。如果郭董「企轉政」,其對台灣政治風貌的改變,也許是現在寄希望於郭董的人始料所未及的。第一,郭董由國民黨請出山,自不必經由該黨畸形的遊戲規則,由佔優勢的特定族群來決定勝負。如此一來,目前兵家必爭的黃復興,在黨內選舉的作用可能降低。假使權力結構改而反映黨員結構,轉變國民黨長期以來的族群政治體質,對台灣的民主運作來說不失正面意義。而如果國民黨依然故我,郭董另起泛藍同盟風潮亦不無可能。

國民黨主席之爭,歷來多在搶總統門票,這次卻有人宣稱會用洪荒之力,請郭董出馬參選。(歐新社資料照)

第二,雖然郭董一向親藍,歷年大選支持國民黨,畢竟沒在黨國染缸泡過,對於國民黨教條比較疏遠;再加上,企業家實事求是,意識形態色彩可能淡化,而表現出新的務實主義面貌。從現在來看,郭董的務實主義,在經濟方面或許對選民有吸引力,但在國家認同方面與主流民意存有差距。目前寄希望於郭董的國民黨上層,理應是看中郭董企業經營有成,而非國家認同的吸引力。不過,國民黨上層也心知肚明,台灣有不少經濟選民,假使小英政府的經濟表現欠佳,國計民生缺乏有感政績,再加上改革進步治絲益棼,鹿死誰手尚未可知。

第三,郭董的名言,「民主不能當飯吃」、「民主對GDP沒有任何的幫助」,顯示他對民主、自由、人權等普世價值的看法,幾乎可以跟國民黨無縫接軌。於是,對於改革進步議題,郭董可能維持保守立場,這對爭取年輕選票是不利的。同時,追求利益極大化是商人本色,郭董恐怕不會採取全民利益的思考方式,這對公平正義的社會欲求顯得扞格。而長期在中國經商,郭董也應該不在乎一黨專政與民主法治的斷層,不論是中國的劉曉波或是台灣的李明哲,恐怕都不會是他與選民對話的重點。不過,他的「霸氣」,可能成為難耐小英「溫吞」者的另一選項。

第四,馬英九執政八年,積極打造跨海政商集團,以往的國共協議以政領商,換作郭董以商領政,其實有利於打通國共的任督二脈。一如香港的以商領政,北京得以充分貫徹其政治意志,全面管治香港;台灣若也出現以商領政,則北京對台灣的著力點,可能大於空喊各表、共表的政客。從而,一股政商勢力進一步「再中國化」,將引起台灣選民更大的疑慮。就此而言,馬英九失去的選民政治信賴,甚至美日政治信賴,郭董要爭取回來並不容易。只是,北京所謂「讓利」的統戰戲碼,可能會在台灣大選打得更順手。

外部,國際空間密不透風,一如世衛大會緊閉大門,以嚴懲小英不接受一中共識,盤算無非是想讓台灣人民因對外受挫而遷怒民進黨完全執政。內部,國共都認為,經濟砝碼站在中國那一邊,尤其還有川普美國優先的保護主義,小英拒絕完成答卷,便難脫「窮台」的困局。因此,除非小英吞下「一中大補丸」,台灣經濟低迷將導致民怨四起。這樣的劇場前奏,正適合郭董出場。蔡郭對決的盤算,無非也是以經濟扳倒政治的謀略。今天,郭董出線的可能性,對陷入執政泥沼的小英是為時未晚的預警,小英二年真的得大破大立改弦更張了。台灣的選民,有理想也現實;國泰民安則追求理想,政經危疑便穩定為先。郭董這記變化球,小英不妨早點想一想如何揮出安打。

新聞送上來! 快加入APP、LINE好友

iOS

Android

APP下載

LINE好友

快加入!新聞送上來!

iOS

Android

LINE加入好友

已經成為好友,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