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TOP

自由廣場》叛國與愛台

2017-01-11 06:00

在訪問紀錄新書發表會的書面感言

◎ 張憲義

因著個人的因緣際會,有幸得以參與台灣核武研發(一九六七~一九八八)工作。最初的單線指揮領導是蔣介石總統-唐君鉑將軍(陸軍)-核研所錢積彭所長(空軍),其中唐將軍是承上啟下的執行者。一九七七年間我是清大副教授,所開課程是系統動態控制設計分析,錢所長亦常去清大,如果時間可配合的話,他會邀請我一起坐車前往清大。有一次在車上,當我們看到大紅的夕陽,他對我說,希望能看到我們「人造的大紅太陽」。不幸地,他於一九八一年發現有腦瘤而退休,並於一九八四年離開我們。之後,在葉昌桐將軍(國防部計劃次長)策劃下,成立另一單線指揮領導:蔣經國總統-郝柏村參謀總長-葉昌桐將軍(海軍)到核研所劉光霽所長(海軍),自此美國政府得知郝參謀總長已進入核武研發的決策核心。後因核武研發踩到紅線而引爆一九八八年的核武事件,其震撼力並不比北韓核試爆來得小。

一九八八年的核武事件,從負面來看,台灣的核武研發計劃中止了,但從正面看,台灣核武計劃能力是得到國際間很高評價的

我對父親晚年未能親自服侍,且未能見到最後一面,深深覺得不孝。在美國期間,我會在每週六打電話回台灣請安。當得知父親已病危時,我曾想回台灣探望他,如今他既已去世,我已不再有此懸念。想要藉此一提,我父親曾親身經歷、看到二二八與白色恐怖的政治迫害,對政治相當敏感;弟弟告訴過我,父親曾在睡夢中大叫「張憲義千萬不能回來」。如今他已回到天父的家,我深信我們來自同一個根源,亦必回到同一個天家。

父親常告訴我們要守清明節,因著清明掃墓才能讓中華民族源遠流長、永續存在。此次訪問過程中,陳儀深教授提醒我,「文化認同」和「國家認同」可以是兩回事,這部分我還有學習的空間。但我相信,勉強的獨立和勉強的統一都是弊大於利。兩岸的領導人應該以智慧和耐心來處理分合的問題!

最近因為訪問紀錄出版,我在美國也可以看到台灣網路上很多情緒性的罵聲。我想在此聲明:「本書文責完全自負,與陳儀深教授無關。」我的離職出走,若你認定是叛國,我會尊重。可是,我是台灣人,愛台灣是我天賦的權利。如果「叛國」可使台美雙贏、可以增進兩岸和平,那麼我樂意承擔這個罪名。

(作者為核能專家,原任中科院上校副所長,二○一三年從美國愛達荷州國家實驗室退休)

新聞送上來! 快加入APP、LINE好友

iOS

Android

APP下載

LINE好友

快加入!新聞送上來!

iOS

Android

LINE加入好友

已經成為好友,謝謝!
本文相關: 兩岸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