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專欄

魔幻拉美》 「大叔」信仰:與魔鬼交易?

在中世紀的歐洲,流傳不少名人為了才藝或享樂而以靈魂與魔鬼文易,再再顯示人在向善與墮落之間的矛盾衝突。時至今日,在玻利維亞、哥倫比亞、巴西等國的莊園或礦區,農工在天主教信仰之外,亦敬拜魔鬼以求豐收,宛如與魔鬼交易,進行一場資本主義與與重商主義的偶像崇拜。

陳小雀

在中世紀的歐洲,流傳不少名人為了才藝或享樂而以靈魂與魔鬼文易,再再顯示人在向善與墮落之間的矛盾衝突,其中最具代表性人物是德國文藝復興時期的煉金術士浮士德(Johann Georg Faust,1480-1541)。浮士德象徵追求學問的科學家,也是不滿足於現實人生的冒險家。德國作家哥德(Johann Wolfgang von Goethe,1749-1832)以此為藍本,寫出《浮士德》這部曠世巨作,描述主人翁浮士德為了權力財富、青春永駐,並娶得天下第一美女海倫,而背叛天主與魔鬼交易,最後懺悔贖罪,靈魂在天主的寬恕下得以升天。

根據天主教信仰,魔鬼亦即撒旦,為墮落天使路西法(Lucifer),傲慢地對抗天主,被天主處罰而下地獄。魔鬼妒嫉人類幸福安康,於是利用人性弱點,趁機引誘人類背叛天主。在《聖經》裡,魔鬼化身為蛇,引誘夏娃偷嚐智慧果;到了中世紀,魔鬼被勾勒出汙穢與凶猛的動物形象,頗似公羊,有羊角、牙獠和四肢,而這個形象沿用至今。換言之,蛇與公羊皆被視為魔鬼的化身,而魔鬼則為邪惡、誘騙與墮落的表徵。

在美洲,前哥倫布文明係信奉多神教,相信萬物有靈說,認為自然界存著善惡相剋的神祕力量,然而,前哥倫布文明的「邪靈」或「惡神」與天主教的「魔鬼」並不同。歐洲拓殖者引進天主教信仰後,為了防範原住民起義,特意強調魔鬼是罪惡之源,任何人一旦受魔鬼引誘而做惡,即招致不幸,過世後會進入地獄,受烈火永遠焚燒之苦。

「魔鬼」的觀念隨著時光流轉漸漸變形,融合了前哥倫布文明的邪靈與惡神,甚至結合了巫術,竟然發展出獨特的民俗信仰。

在玻利維亞、哥倫比亞、巴西等國的莊園或礦區,農工在天主教信仰之外,亦敬拜魔鬼以求豐收,宛如與魔鬼交易,進行一場資本主義與與重商主義的偶像崇拜。(EFE)

時至今日,在玻利維亞、哥倫比亞、巴西等國的莊園或礦區,農工在天主教信仰之外,亦敬拜魔鬼以求豐收,宛如與魔鬼交易,進行一場資本主義與與重商主義的偶像崇拜。

以玻利維亞盛產白銀的波托西(Potosí)礦區為例,在礦坑入口處,常見到一個儼然魔鬼的偶像坐在地上或椅子上,四周擺滿了烈酒、香煙、古柯葉等祭品。當地礦工稱這個偶像為「大叔」(El Tío),尊祂為礦坑之主、地獄之王,除了保佑礦工生命安全之外,亦可協助礦工勘測並挖出豐富的礦藏。

史學家認為,「大叔」源自安地斯山文明,其原型應是造物主與毀滅者同體的維拉科查(wiracocha),爾後受到天主教信仰的濡染,而披上魔鬼的外型,類似海地巫毒教的神祇(Lao)。的確,「大叔」對原住民而言,乃「神」(dios)之意,只是在拓殖之初,原住民將西班牙文的「d」發成「t」的音,又省略了「s」的音,而西班牙文的「tío」正是叔、伯之意。

「大叔」的裝扮十分多元,偶像大小也不一,全由礦工自由創作而成。礦工先以礦坑內的一塊礦石為基座,接著再以泥土捏塑出身軀,依魔鬼形象雕塑其面貌。礦工特別雕琢「大叔」頭上那對羊角,視之為雷達,可偵測礦脈位置;另外,礦工以玻璃及鏡子裝飾「大叔」的眼睛,好照亮漆黑的坑道。

礦工先以礦坑內的一塊礦石為基座,接著再以泥土捏塑出身軀,依魔鬼形象雕塑其面貌。礦工特別雕琢「大叔」頭上那對羊角,視之為雷達,可偵測礦脈位置;另外,礦工以玻璃及鏡子裝飾「大叔」的眼睛,好照亮漆黑的坑道。(By SHIBUYA K. wikimedia.org/)

「大叔」亦如礦工一般的打扮,戴上手套,穿上膠鞋,採坐姿係為了露出陽具,藉性能力象徵物產豐饒。

自西班牙殖民時期起,索卡夢聖母(Virgen del Socavón)被尊為礦坑的主保,雖然至今仍受到教徒的尊崇,但相較之下,具民俗色彩的「大叔」信仰更受普羅大眾的喜歡。倘若礦工沒獻上祭品,「大叔」即搖身一變,成為可怕的惡魔,引發山崩地裂。礦工深信「大叔」有記恨、易怒等性格,但只要誠心膜拜,「大叔」便是善良的保護神。因此,礦工進出礦坑必須向「大叔」祈禱,每個月的第一個星期五,會為「大叔」舉行祭典,供奉祭品,獻祭駱馬,將駱馬血灑在礦坑入口,以取悅「大叔」。到了嘉年華會期間,礦工則大肆舉行慶典,除了日常必備的祭品之外,更獻上各式美食,同時盡情地載歌載舞。在玻利維亞有一句諺語:「二月短但狂。」(Febrero corto pero loco)即指嘉年華會正是「大叔」的狂歡節慶。

索卡夢聖母被尊為礦坑的主保,雖然至今仍受到教徒的尊崇。(圖:Virgen del Socavón粉絲頁)

自昔日的歐洲拓殖至今日的經濟剝削,「大叔」信仰對庶民而言是心靈良藥。在莊園或礦區工作的農工,其實是變相奴工,不僅薪酬微薄,工作環境十分惡劣,無數農工為拉美經濟開發喪命。不求大富大貴、也不求才藝出眾、更不求享樂,只求生命安全與生活溫飽,於是發展出「大叔」這類的迷信傳統。

「大叔」信仰充滿絢麗民俗風,看似與魔鬼交易,卻在資本主義與重商主義的偶像崇拜中,窺見了拉美人的豁達天性。

新聞送上來! 快加入APP、LINE好友

iOS

Android

APP下載

LINE好友

快加入!新聞送上來!

iOS

Android

LINE加入好友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