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專欄

農業二三事》「築地市場的一天」給了我們什麼啟發

對於一個營運超過50年的老市場,不僅僅只是硬體的改建,而是批發市場位於「生產者與消費者之間的角色扮演」,柯市府團隊是否有過進一步的深思?改建完工後,是一棟外表富麗堂皇的「硬建築」,還是充滿特有風味底蘊的「新市場」?是一個以管理完善見長、交易更公開透明的首都批發市場自居,還是因為長達七年的改建工期,搞到最後像大巨蛋一樣的爛尾樓?

焦鈞

國人十分熟悉、位於日本東京中央區的「築地市場(Tsukiji Shijō)」將搬遷到的江東區豐洲,日本放送協會(NHK)去年製作了”Tsukiji: Inside the World’s Largest Fish Market”紀錄片(公共電視台於去年首播,名為「築地市場的一天」),近一小時的影像,除記錄築地市場一整天的營運,更介紹了築地市場的歷史、經營理念、對生態環境與氣候變遷的因應,可說是一部發人省思的好片。無獨有偶,台北市府今年即將要啟動台北市果菜、魚類批發市場的改建,柯市府團隊如何為大台北地區留下一座市民與農民雙贏的「首都批發市場」而不要讓耗資一百四十餘億元的市場成為「大巨蛋第二爛尾樓」,這部紀錄片中有許多足堪借鏡之處,讓柯市長別再犯錯。

是什麼樣的信念,撐起了全世界最大的魚類市場?

創建於昭和十五年(西元1935年)的築地市場,總面積達總面積23萬平方公尺,區分為「場內市場」與「場外市場」;一般遊客前往築地市場指得是「場外市場」,也就是所謂市場旁的商店街,這支紀錄片則記錄場內市場每天的魚貨批發交易情況。

築地市場是全世界最大的魚市場:每日平均交易量1,700公噸(以尾數計算超過數億尾之多),交易額為15億日圓,匯集了1,800台「Turrel(電動車)」、8千輛物流車、1萬名的魚類專業人士、3萬人的買家;去年的年交易金額達5千億日圓,有超過500種的漁類進場交易。能夠創造如此高額的交易,仰賴的就是一種日本特有的「競標制」,每幾秒鐘就能完成一筆交易(台北市果菜批發市場的批發市場即源自此)。

創建於1935年的築地市場,總面積達總面積23萬平方公尺,區分為「場內市場」與「場外市場」。(By Chris 73 wikimedia.org/)

批發商、中間商、買家,這三者構成築地市場的「生命共同體」,也是因為這個生命共同體,讓築地市場得以運行超過80年,領先全球成為世界最大魚市場的關鍵。這部紀錄片,詳實地透過築地市場一天的運作,將築地批發市場內的七大水產批發商(及其員工),「眾卸,Nakoudo(行口、中盤商)」與買家的互動-所謂的命運共同體,就是如何讓從築地市場賣出的魚貨,透過這樣一層又一層的專業服務,讓這些漁獲的附加價值,逐漸地提升。

築地市場的特色:鮪魚競標

競標制,是批發市場維持其價格公正性的重要機制之一。築地市場最為人津津樂道的,就是鮪魚競標;影片中,短短幾秒鐘,一尾數十萬日圓的鮪魚就完成交易;也因為如此快速的交易速度,才能吸引更多的供應商,把好的魚貨送到築地市場來。因為築地市場是全球最大的冷凍鮪魚批發交易市場,也促成了鮪魚中間商,對於為海洋生態教育的推動。築地市場內的每一份子,默默地為公眾利益的付出,這些都是觀光客在參觀築地外市場時,看不見的部分。

「議價交易」,是築地市場的另一種批發交易型態;針對高單價、稀有的水產品,批發商會訂定一個底價,代表漁民向中間商「推銷」這些稀有的水產品,保障了漁民的收益。同時,面對氣候變遷造成的農水產品的供應不穩定,批發商如面臨颱風等的供應量不足、價格飆漲的情況,要如何讓漁民有獲利、消費者荷包又不大傷,除了「專業」二個字,更重要的是,在這部影片的最後一位資深批發商說的話中,充分被體現;他說:

「我們的責任是,必須代表那些沒辦法從海邊來的漁夫,代替他們向顧客們推銷說,有捕獲到這樣的海鮮喔!」、「我每天都會說,要認真賣才行喔!好讓漁夫們,願意繼續送海鮮過來。」

以上這段自白,點出了日本築地市場經營的核心價值:做為批發市場的經營主體,要優先想到農(漁)民生產者的獲利。而築地市場的另一個重要支柱:中間商,他們的核心價值,就是如何把批發來的漁貨,用其專業手段分切包裝,讓買家可以買到他們心目想要的漁貨。最後一個環節,批發市場的買家,從中間商所提供的各式新鮮漁貨中,去便化烹調出最美味可口的海鮮料理-這就是影片中所要傳達的,產品的附加價值,被逐漸提升!

築地市場是全球最大的冷凍鮪魚批發交易市場,也促成了鮪魚中間商,對於為海洋生態教育的推動。(維基共享)

他山之石,台北市批發市場的改建

台北市長柯文哲去年拍板定案,位於萬華華中橋頭河堤邊「台北市第一果菜批發市場」將斥資140餘億元預算起動改建,為了降低改建期對攤商營運的衝擊,將借隔壁的台北市漁類批發市場空間,一併改建。首先,這種穿西裝、改西裝的改建模式,說穿了就是一種「以硬體思維主導改建」,欠缺了對市場經營管理核心價值的建立。

對於一個營運超過50年的老市場,不僅僅只是硬體的改建,而是批發市場位於「生產者與消費者之間的角色扮演」,柯市府團隊是否有過進一步的深思?改建完工後,是一棟外表富麗堂皇的「硬建築」,還是充滿特有風味底蘊的「新市場」?是一個以管理完善見長、交易更公開透明的首都批發市場自居,還是因為長達七年的改建工期,搞到最後像大巨蛋一樣的爛尾樓?

位於萬華華中橋頭河堤邊「台北市第一果菜批發市場」將斥資140餘億元預算起動改建,為了降低改建期對攤商營運的衝擊,將借隔壁的台北市漁類批發市場空間,一併改建。(本報資料照)

改建完成之後的台北市蔬果批發市場(如果順利於七年後完工啟用),市場管理者(台北市政府),主其事者是否說得出這個新市場的經營核心價值是什麼?市場內工作的每一份子,是否都有著為農民生產者利益做出最大貢獻的想法?攤商、市場管理者、農民,是否彼此知道為生命共同體?

自稱智商超高的柯文哲市長,能否在今年果菜批發市場啟動改建之後,對上述這些關鍵問題,在其年底競選連任時,給出一個完整答案;身為小市民的我們,就拭目以待了!

新聞送上來! 快加入APP、LINE好友

iOS

Android

APP下載

LINE好友

快加入!新聞送上來!

iOS

Android

LINE加入好友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