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TOP

政治的日常》政治的所在:見證豐臣家起落的大阪城

登高望遠看見的大阪風景相當美麗,因此廣受觀光客歡迎。尤其每年四月的櫻花季節,滿開時城壕周邊花團錦簇,甚是華麗,只是櫻花花期甚短,也讓人想起前城主豐臣家的命運,是如此華麗而短暫。

李拓梓

大河劇《真田丸》裡有一個讓人印象深刻的畫面,當後來改名幸村的真田信繁第一次去晉見秀吉,看見大阪城天守閣時,發出了一聲驚呼,「啊,真是壯觀啊」。他當時一定沒有想到,這一座城,這一次見面,將牽動他未來的人生。

這座由豐臣秀吉興建的城池,不僅天守閣高聳入雲,周邊廣布護城河,可以說是固若金湯。大阪旁邊的堺港,是當時的主要港口,雲集了天下商人。秀吉一統天下之後,選擇在這裡築城,應該是考慮這座商業城市的戰略地位。

不過秀吉自己很少住在這裡,大多數的時間,他先是在京都的聚樂第辦公,將關白的位子讓給秀次後,他改到為在大阪和京都中間的伏見城辦公。秀吉死後,經過「關原之戰」,天下的權力重新分配,東國的德川家康成為武家之手的「征夷大將軍」,家康在西國的政治中心也設在伏見,旁邊的大阪城則留給秀吉的遺孤秀賴居住。

大阪城天守。(圖:維基共享)

大阪城全景。(維基共享)

對德川家來說,秀賴是一個麻煩的存在。天下本來是豐臣家的,現在德川家爬到豐臣家頭上了,那豐臣家該怎麼辦?雖然說在戰國時期,下剋上是常態,秀吉平定天下的時候,也沒有花太多時間處理原先的老闆織田家遺族。但織田家畢竟沒有封官加爵,實力上又不如人,政治上其實沒有太多要處理的細節。

豐臣家卻不一樣,秀吉本身受封是百官之首的「關白」,甚至還自己退位,然後以「太閣」的身份繼續辦公。臨死前還向家康托孤,要家康好好照顧秀賴,現在天下變成家康的,如何處理秀賴的存在,當然是燙手山芋。

更麻煩的是,頑固的石田三成死後,秀賴身邊並沒有什麼人才,大權幾乎都落在秀賴的母親淀殿手中。淀殿雖然聰明,但她心裡念茲在茲的只有一件事,希望家康履行承諾,在秀賴成年後,把天下還給豐臣家。這個妄念在家康決定辭退「征夷大將軍」職務,讓兒子秀忠繼承後終於破滅。

其實,為了避免戰爭,家康也不是沒有努力過。家康將寶貝孫女千姬嫁給秀賴,千姬的母親其實是秀賴生母淀殿的妹妹,這算是親上加親。此外,他也奏請朝廷,把秀賴封為公家領袖之一的右大臣職務,希望秀賴以後改走公家路線,德川家走武家路線,未來就沒有豐臣家、德川家的競爭問題。

淀殿不想買家康的帳,她覺得公家雖好,但現世的權力畢竟是武家的,豐臣家的天下可以算是被德川家奪走了,因此忿忿不平。也因為淀殿這樣想,讓家康終究得面對不可避免的戰爭。對家康來說,打仗的目標只有一個,就是贏,因此德川家方面開始找理由,要找豐臣家的麻煩,才能興師問罪。

真田信繁像。(圖:維基共享)

1614年冬天,德川家以京都方廣寺大鐘上的銘文其中「君臣豐樂」、「國家安康」兩句,是把家、康兩字分屍,並且尊崇豐臣為君做理由,要求豐臣家做出說明。大阪方面派出了老臣片桐且元出面,家康卻遲遲不和他見面。且元出門十天後,因為一直沒回報消息,淀殿又派出了自己最信任的女官大藏卿局出面。

由於家康刻意挑撥,只和大藏卿局見面,並且表示只是誤會。一直見不到家康,又不知道大藏卿局已經跟家康見面的片桐且元,誤以為家康已經決定一戰,心中認為沒有勝算的且元,向大阪回報了許多退讓的措施,希望保住豐臣家的香火,結果搞得自己裡外不是人。等他弄清楚狀況,淀殿已經派人來興師問罪,且元只好連夜帶著部下逃走,家康又成功拔除了豐臣家的最後一根支柱。

1614年冬天,德川家以京都方廣寺大鐘上的銘文其中「君臣豐樂」、「國家安康」兩句,是把家、康兩字分屍,並且尊崇豐臣為君做理由,要求豐臣家做出說明。(圖:維基共享)

德川家向豐臣家宣戰後,沒有戰力的豐臣家只好到處吸收浪人,許多關原之戰後被懲罰的西軍浪人,包括因為關原之戰加入西軍,明明在信州打了勝仗阻撓了秀忠的部隊,卻聽聞主戰場關原戰敗,因此被懲罰去九度山幽居的真田幸村在內,都投入大阪旗下。但整個大阪之役作戰的指揮權,並不在這些浪人手中,而依然是由淀殿、大藏卿局等人所掌握。他們的顧慮只有一個,就是秀賴的安全,也因為如此,自然都採取守勢,讓主張攻勢的幸村十分煩惱。

雖然大阪城十分堅固,但光守不攻,十萬大軍一天就要吃掉不少糧草。德川家雖是遠征軍,卻有完整的補給線,這仗怎麼看豐臣家都贏不了。不過在幸村等浪人的努力下,「大阪冬之陣」的幾次遭遇戰,雙方互有勝敗,豐臣家並沒有如一開始的預料,會被一夕殲滅。但為了秀賴的安全,淀殿一直不讓秀賴親征或者出城追擊,這種只採取守勢的戰爭,當然不可能擊潰敵方,德川軍後來改採取砲擊,果然嚇到了淀殿,她於是又以秀賴的生命為優先考慮,決定求和。

大阪城極樂橋。(圖:維基共享)

對家康來說,如果一舉殲滅豐臣家,也算是一勞永逸,但如果是雙方和解,除非豐臣家願意屈就,不然也是一件麻煩事。於是家康開出了一系列的條件,這些條件迎合了淀殿和大藏卿局「保護秀賴」的期待,並不重懲大阪方面,但就戰爭的觀點來看,無論是填平城壕、拆除防禦工事、解散浪人部隊的要求,都是要為下一次戰爭做準備。大阪方面只是稍微顯示能夠接受填平城壕的態度,家康就叫部隊立刻動手,結果不但本丸的外壕被填平,德川軍連二之丸、三之丸的內壕也一起填平,還把許多防禦用的攻勢都拆得精光。少了護城河的大阪城,就像鯨魚到了地表,毫無用武之地。淀殿雖然提出抗議,但家康置之不理。

城壕填平後,家康更強力的施壓,要求大阪方面必須解散武力,要聚集的浪士離開。這個提議也讓大阪方面陷入兩難,這些人離開,大阪馬上就失去了武力,不讓他們離開,一天的開銷又十分驚人。這一來一往之間,讓許多浪士對大阪失去了信心,也讓大阪方面想要重建武力時,遇到士氣低落的難題。 最後,家康攤牌,要求秀賴移封,徹底激怒了淀殿。大阪方面這才抓定主意開始備戰。無奈大阪城幾乎已經等於解除武裝,再次挖掘壕溝,反而給了家康作戰的理由。

1615年夏天的「大阪夏之陣」戰役當中,大阪方面幾乎沒有反擊之力,短時間內就遭到擊潰,淀殿母子自殺,真田幸村戰死,浪人四散,豐臣家終於在歷史上謝幕。

1615年夏天的「大阪夏之陣」戰役當中,大阪方面幾乎沒有反擊之力,短時間內就遭到擊潰,淀殿母子自殺,真田幸村戰死。圖為大阪夏之陣屏風圖。(維基共享)

江戶時期,幕府曾經重建大阪城,但在明治維新時,作為末代將軍慶喜在西國指揮中心的大阪城,被維新軍燒毀。現在的大阪城,是昭和時期,依照江戶時代、秀吉時代的圖樣,以鋼筋混凝土建材重建而成的。由於壯麗的樣貌讓人懷念起秀吉時代,登高望遠看見的大阪風景相當美麗,因此廣受觀光客歡迎。尤其每年四月的櫻花季節,滿開時城壕周邊花團錦簇,甚是華麗,只是櫻花花期甚短,也讓人想起前城主豐臣家的命運,是如此華麗而短暫。

每年四月的櫻花季節,滿開時城壕周邊花團錦簇,甚是華麗。(圖:作者提供)

新聞送上來! 快加入APP、LINE好友

iOS

Android

APP下載

LINE好友

快加入!新聞送上來!

iOS

Android

LINE加入好友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