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政治的日常》政治的所在:源光庵的血天井

鳥居元忠的忠義,就這樣被後人所記得,比較諷刺的,是人緣很差的石田三成對豐臣家的忠義,因為他的失敗,好像大家就忘了這回事,一直到幕末大家討厭幕府的情緒高漲,才再一次有人記起也有這麼一位豐臣家的忠義人士。

李拓梓

位在京都北面鷹峰山上的源光庵,是公認的紅葉名所之一,最有名的就是象徵人間生老病死等四苦八苦的方形「迷惘之窗」,以及意喻開悟明瞭的圓形「頓悟之窗」。紅葉時節,觀光客總是很多,即便坐在窗前,也因為心中的悟性不夠,無法擺脫周邊人聲雜沓,是以難以體會其中禪妙。

不過,除了這兩面窗,訪客有時會忘了源光庵的第三樣寶物「血天井」。

源光庵中象徵人間生老病死等四苦八苦的方形「迷惘之窗」,以及意喻開悟明瞭的圓形「頓悟之窗」。(http://kyotomoyou.jp/)

走廊上抬起頭看,紅棕色的污漬很容易被誤以為是木頭老化的痕跡,但仔細觀察,還隱約可見看似掙扎的血手印、腳印,令人怵目驚心。這些血跡並不是噴到天花板上的,天花板上染血,是因為這些天花板的建材來自1600年關原之戰前的伏見城攻防中,慘烈的戰死的東軍陣亡將士血流成河的地板移構而成。

源光庵的第三樣寶物「血天井」。(www.geocities.jp)

伏見戰爭是關原之戰的前哨戰,發生的原因在於秀吉死後,大名德川家康和奉行石田三成之間的矛盾所致。三成是來自近江的官僚,做事一板一眼,認真但不得人緣,一心想要輔佐秀吉的獨子秀賴平安長大;家康是當時大名之首,秀吉這一生最不放心的,就是這位唯一曾經在小牧長久手之戰打敗過秀吉的關東大名,把秀賴的天下搶走。

三成想要守住豐臣家的天下,家康想要趕走豐臣家得天下,自然互相視對方為眼中釘。和三成的耿直相比,家康是陰沈能忍的人,他的做法,是一面拉攏舊豐臣家各方大名支持,一面找理由讓石田三成先舉兵,再以切割三成跟豐臣家的姿態來平定「亂局」。為了讓三成有機會興兵,家康還找了無端的理由,出兵北伐越後的上杉景勝,以為有可乘之機的三成,趁這個機會由西國的大阪出發,對東邊的家康提出罪狀征討。

東西兩軍第一個交戰的地方就在伏見。

伏見交通便利,剛好位在京都和大阪之間,過去是秀吉的居城,他退休為「太閣」之後,就一直住在這裡。為了控制西國情勢,秀吉死後,家康也一直以伏見為西國的辦公中樞。他在北伐上杉景勝之前,就已經指定了從小跟他一起長大,跟他一起到處當過人質的家臣鳥居元忠為伏見守將。

家康和元忠都很清楚,一但家康離開伏見,舉兵的三成大軍必會來到,伏見城微弱的兵力,必定無法長久防守。但之所以要指定鳥居元忠而不是別人,正是因為家康了解鳥居元忠的個性,必定會奮戰到最後一兵一卒,讓敵人的優勢兵力也得面臨久攻不下的屈辱,一方面有威嚇效果,一方面也有拖延能力,可以讓家康即時重整兵力,回頭反擊。

伏見交通便利,剛好位在京都和大阪之間,過去是秀吉的居城。山城國伏見城諸國古城之圖,淺野文庫所藏。(維基共享)

鳥居元忠知道自己必死無疑,但出身三河(現在的愛知縣岡崎一帶)的他,有著三河人勇猛而不知變通的執著,他從小陪著家康出生入死,了解這一次,他必須以死來成就主公統一天下的大業。據說因為這場預見中的生離死別,家康跟元忠談到半夜,家康也如元忠所願,將元忠的孩子帶離伏見,並妥善照顧,伏見只留下元忠一人。

西軍的三成圍攻伏見的兵力約四萬,伏見守軍僅有兩千。精於計算的三成,算盤打得是要勸說元忠投降;但家康之所以派元忠守城,就是知道換成別人可能會投降,但是元忠絕對不會。於是東西兩軍便在伏見爆發激烈衝突,在元忠的頑抗下,西軍四萬大軍圍攻伏見,卻超過十天都攻不下來,把三成氣得七竅生煙。三成只好用計威脅,讓城內的傭兵甲賀人自己反亂,在城內到處點火,西軍才因為伏見城大亂,勉強攻入城內。

但即使已經四面受敵,鳥居元忠指揮作戰依然臨危不亂,讓西軍攻城部隊受到嚴重的損傷。奮戰到最後一刻的鳥居元忠實在太勇敢,連敵人都覺得敬佩,最後他在西軍對手的介錯之下切腹,家屬重臣隨扈三百四十多人,沒有一人生還,伏見城因為這場激戰,血流成河。但鳥居元忠英勇的表現,大大威懾了擁有兵力絕對優勢的西軍部隊。

由於鳥居英勇抵抗的拖延,家康的部隊才能夠在討伐上杉景勝的過程中,有充分的餘裕可以整隊回頭,這一切都如家康的佈局所預料。對家康來說,討伐景勝本來也就是隨便找個藉口,他本來就想要回頭,重要的是當他回頭時,必須要有餘裕說服跟隨他北伐的舊豐臣家部將們。

說服的理由,第一是忠義,鳥居元忠的壯烈犧牲,就代表了忠義的大義名分。第二是實力,鳥居能夠以寡擊眾抵抗到最後一分鐘,也意味善戰的德川,是有能力打贏的一方。再加上三成人緣差,以及家康平常對秀吉的元配北政所馬屁有加。最後他取得舊豐臣家部將們一致支持回頭,才有能力和西軍對決。

最後東西兩軍在關原遭遇,原本以為要打上三年五年的這一戰,也因為家康廟算得當,一天就決定了勝敗,三成在逃亡途中被農民逮補,送到六條河原處斬,西軍潰敗。雖然豐臣家仍在,但是家康統一天下的大志,已經沒有人可以阻擋。又經歷一番辛苦,最終統一天下的家康,因為感念於鳥居元忠及伏見守城將士的犧牲,在整修伏見城時,將地板拆卸,送到部分整建中的寺廟來做天花板,被稱作「血天井」源光庵就是其中一座。

鳥居元忠的忠義,就這樣被後人所記得,比較諷刺的,是人緣很差的石田三成對豐臣家的忠義,因為他的失敗,好像大家就忘了這回事,一直到幕末大家討厭幕府的情緒高漲,才再一次有人記起也有這麼一位豐臣家的忠義人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