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TOP

政治的日常》政治的所在:足利義滿的金閣寺

金閣寺在1950年燒毀,現在的金閣舍利殿,是毀於祝融之後,在1955年重建的,因為金閣寺在1537年、1649年都重建過,因此本來的面目到底是怎麼模樣,當時也引起很多討論。1987年,廟方決定在舍利殿上貼上金箔,才有今日熠熠生輝的金閣舍利殿。有關當年寺廟被一位學僧燒毀的故事,因為實在太玄奇,還被三島由紀夫加油添醋,寫成《金閣寺》一書。

李拓梓

金閣寺本名鹿苑寺,是室町幕府第三代將軍足利義滿退休後的宅邸。現在留存下來的金閣寺,跟當年義滿的北山殿相比,規模已經相去甚遠。義滿在遺言當中說過,要把居所改建為寺廟,跟他感情不睦的兒子義持遵照辦理,可是他不僅僅是遵照辦理而已,他把父親一手興建的北山殿幾乎都拆了,只留下金閣舍利殿。

金閣寺本名鹿苑寺,是室町幕府第三代將軍足利義滿退休後的宅邸。(圖:作者提供)

不過,這座金閣也在1950年燒毀,現在的金閣舍利殿,是毀於祝融之後,在1955年重建的,因為金閣寺在1537年、1649年都重建過,因此本來的面目到底是怎麼模樣,當時也引起很多討論。1987年,廟方決定在舍利殿上貼上金箔,才有今日熠熠生輝的金閣舍利殿。有關當年寺廟被一位學僧燒毀的故事,因為實在太玄奇,還被三島由紀夫加油添醋,寫成《金閣寺》一書。

焚燬前的舍利殿(約攝於1905年)。(維基共享)

1885年時的鹿苑寺,彩繪照片。(維基共享)

這座富麗堂皇的建築,位在水池一隅,一樓是「北水院」,放置阿彌陀三尊。二樓是「潮音殿」,放置觀音座。這兩層樓都是當年義滿辦公、會客的地方。義滿雖然是武人出身,但是他貴族化的速度很快。幾乎都以公家的方式簽名劃下花押,作為公文批示的依據。這是過去武家政權所沒有的樣式。舍利殿的三樓,跟整個北山殿的淨土宗風情不同,是採用禪宗模樣的究竟頂,放置佛骨舍利。

義滿退休之後出了家,武士出身的他信仰禪宗,也不認為禪宗和淨土宗有什麼好對立的,畢竟在他統治的世界下,南北兩朝都能夠統一,他自會認為何以不同主張的佛門派系竟會有不可共量性? 退而不休的義滿卸下將軍職務後,都在北山殿辦公,因此跟明國建立邦誼、啟動貿易的地點,也是在這裡。由於宮殿實在太豪華壯麗,明國使者都以為義滿才是真正的日本國王。事實上,他也是。

金閣寺所收藏的足利義滿繪像。(維基共享)

義滿可以這麼得意,關鍵的原因當然就是因為他解決了困擾日本多年的南北朝問題,一手扶植了北朝政權統一日本,讓當時因為南北對峙而塗炭的生靈可以稍事休息。這是義滿的父親、祖父都做不到的事,卻在他手上完成,雖然還是有一些南朝復興的雜音,但最後義滿都一一解決,造就了自己無上的聲望。

他的權力很大,兩性關係也比較複雜,經常傳出跟皇室女子相好的消息,有人甚至懷疑後小松天皇根本就是義滿的私生子。義滿的次子舉辦成年禮時,在皇室的清涼殿宴客,據說後小松天皇還要向義嗣敬酒祝賀,無論後小松天皇和義滿到底什麼關係,這種君臣顛倒的做法,都引起眾議。

其實義滿心裡一直有個如意算盤,想把將軍的位子傳給長子義持,讓自己寵愛的次子可以用親王之姿登上皇位。因此他多次造次,有跡可循。只是這個夢想尚未完成,他就突然死了,皇室當時還頒贈了「鹿苑寺太上法皇」的稱號給義滿,但是繼承的長子義持毫不猶豫地拒絕。義持很清楚父親的陰謀,也忌妒弟弟有機會得到比自己更好的位置,當然,他也很清楚,自己沒有父親的能耐,如果功高震主,可能面臨福兮禍之所至的處境。

大日本名將鑑,由月岡芳年所繪的足利義満公。(維基共享)

足利義持雖然沒有父親能幹,但是為了保住位子,他也做了很多努力。他拆毀北山殿,讓這座堂皇寶殿成為寺廟。同時,他也想了辦法,將弟弟義嗣趕出權力中心,永絕後患。朝廷被足利家吃得死死,當然樂於義持自廢武功,據說後小松天皇死後,繼承者之爭當中,朝廷堅決反對讓他出家的長子一休宗純回來繼位,原因只有一個,因為外面都在傳後小松天皇是義滿的私生子,朝廷拒絕讓任何跟義滿有血緣關係的人繼承皇位。

足利一家的盛極而衰,就是從義滿的死開始。但除了金閣寺,義滿還是留下了相當的文化遺產。這波被稱作「北山文化」的貴族文化興起,正是因為義滿有鑒於天下太平,日明貿易重啟,他開始收集舶來品跟唐畫,這些作品後來啟發了周文、雪舟等人,成就了日本水墨繪畫的精進,才有雪舟的「天橋立圖」這樣的經典寫生之作。

雪舟所繪天橋立圖,京都國立博物館收藏。(維基共享)

此外,茶道等至今依然頗具代表性的文化,也是在義滿的時代開始融入禪宗的精神,並且開始打下在地化的基礎。因為本人的喜愛,當時民間流傳的猿樂更精緻為能樂,他大力拔擢當時的樂師觀阿彌、世阿彌父子,讓這些平民出身的藝能者能夠改名而登上大雅之堂,也讓能樂成為日本文化的代表之作。著名的歷史小說家司馬遼太郎就認為,當代日本文化的形成,奠基於室町時代。

不過,也是因為義滿的關係,室町幕府的足利家一直是最不受歡迎的將軍一族。1863年,江戶末期的尊王攘夷呼聲興起,強烈反對幕府的志士,就曾經將足立家廟等持院的足利尊、足利義詮、足利義滿祖孫三人的頭像偷出來,拿到四條河原梟首示眾,此事激怒了當時的京都守護職松平容保,也因此啟動了幕府在京都對志士的的大搜捕,讓京都陷入恐怖統治的風氣當中。後來明治維新之後,也由於足利家執政過程中,實在對皇室太不敬,因此也成為被官方討厭的歷史人物,是以室町幕府在日本史上,至今都還是不太受到歡迎的一族。

新聞送上來! 快加入APP、LINE好友

iOS

Android

APP下載

LINE好友

快加入!新聞送上來!

iOS

Android

LINE加入好友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