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TOP

瞭望之窗》歐巴馬是一位好總統嗎?

再過幾天,歐巴馬將從美國總統一職卸任,八年政績雖有待蓋棺論定,但若從卸任之際的民調數字看來,也算比上不足,比下有餘。歐巴馬八年雖未犯任何大錯,卻也沒能具體實踐承諾,而他的「總統歷史遺產」是否能成就,也只能看美國的未來了。

托克維爾

美國總統歐巴馬上週發表卸任告別演說,意氣風發地替自己八年執政政績辯護。談到第一夫人蜜雪兒的長相左右陪伴,還不禁涙灑衣衫,氣氛令人動容。 歐巴馬究竟是不是一位好總統,是見仁見智的論辯,有待後世蓋棺論定,即使他自己再包裝、美化,也說服不了反對之士的敵視。但即將上任的川普把歐巴馬的政績批評得一文不值,甚至打算全盤推翻,也欠缺風度。更遑論川普是贏在美國特殊的「總統選舉人」制度的票數,普選票還輸希拉蕊近三百萬張,當選的正當性頗受質疑。

無論如何,從卸任時的民調支持度來客觀比較,歐巴馬算是比上不足、比下有餘。

就以美國最近幾位任滿八年的總統來比較,柯林頓卸任前因魯文斯基性醜聞案遭彈劾,結果離開白宮前民調支持度竟高達65%,平衡聯邦政府預算是他最大成就,多數美國人民也在他的能力和私德之間做出區隔。反觀之後的小布希,卸任之前受到伊拉克戰爭影響再加上2007年全球金融海嘯襲擊,下台得頗為難堪,支持度不到30%。80年代的雷根被譽為「史上最偉大的溝通者」,也促成他的副手老布希贏得白宮寶座而接班。縱使當時沒有科學民調佐證,雷根卸任前的國內支持肯定不遜於柯林頓。

至於歐巴馬離任前的民調支持度仍超過50%誠屬不易,希拉蕊的敗選也非歐巴馬之罪,但川普的勝選意味著經過八年,美國社會仍有近一半人民不認同歐巴馬。雖說這反映出美國社會分裂程度依然嚴重,它也代表歐巴馬在弭平族裔、膚色、移民、階級,甚至化解政黨對立以及展現更有效的對外政策上,並未完全實踐他八年前宣示要給美國帶來的「改變」。

川普的勝選意味著經過八年,美國社會仍有近一半人民不認同歐巴馬。代表歐巴馬在弭平族裔、膚色、移民、階級,甚至化解政黨對立以及展現更有效的對外政策上,並未完全實踐他八年前宣示要給美國帶來的「改變」。(REUTERS)

歐巴馬當然可以辯解他成功將美國經濟由接任時的蕭條翻轉成為復甦、失業率近年最低、工作機會增加、推動「歐記健保」嘉惠更多民眾、「同性平權」保障人權、改善與世仇古巴的對立、不費一兵一卒就和伊朗簽訂核武限制協議、推動「亞太再平衡」戰略深化與亞太國家政、經、安全關係、親自造訪日本廣島訴求和解、簽署巴黎氣候變遷公約等內政、外交成果。

但從另一個角度檢視,歐巴馬無法效法柯林頓的「新中間路線」來改善與國會共和黨關係,導致兩黨惡鬥激烈、人民厭惡。歐巴馬為了推動政策,多次用總統行政特權手段執行,規避國會監督。結果現在川普和共和黨佔多數的國會參、眾兩院決定推翻諸多歐巴馬用行政特權所做的決定。當然,美國兩黨惡鬥也非全然歐巴馬之責,共和黨的意識形態極端化,造就「茶黨」的興起也應該自我檢討。

在內政方面,「歐記健保」被批評侵犯個人選擇自由與變相加稅傷害各州權利。「同志平權」也在最高法院驚險過關,顯然非全民共識。貧富差距日趨擴大、男性白種勞工階層對歐巴馬推動貿易自由化相當不滿。美國不時出現計劃性或「孤狼式」槍枝攻擊事件,黑白膚色的警民衝突也時有所聞。潛藏在美國社會中的族群對立、對恐怖攻擊的不安,以及無法有效管制槍枝的濫用,歐巴馬都無法卸責。

外交方面,美國撤軍中東、轉向亞洲,卻間接助長「伊斯蘭國」(ISIS)興起,連帶造成敍利亞情勢混亂、難民議題成為歐洲不可承受之重。美國對俄羅斯介入烏克蘭以及北韓的核武試爆,多主張透過多邊機制如聯合國安理會施以經濟制裁,但仍未能有效處理。

歐巴馬無法改善與國會共和黨關係,導致兩黨惡鬥激烈、人民厭惡。為了推動政策,多次用總統行政特權手段執行,規避國會監督。結果現在川普和共和黨佔多數的國會參、眾兩院決定推翻諸多歐巴馬用行政特權所做的決定。(AFP)

「亞太再平衡」是歐巴馬較稱得上有建樹的外交成果,他也自詡是美國史上和亞洲最有關聯的總統。歐巴馬加強與日本、韓國、菲律賓三個安全盟邦關係、進行歷史性的訪問緬甸、越南、寮國之旅、拉攏印度為安全夥伴,最重要的是完全「泛太平洋夥伴協議」12國的談判簽署,只差國會批准的臨門一腳。結果川普當選,明確宣布美國將退出TPP,使得TPP胎死腹中,也讓亞太國家思考要轉向中國主導的「區域全面夥伴協議」RCEP)。尤有甚者,南韓政局因總統朴槿惠遭彈劾陷入權力真空。菲律賓新總統杜特蒂在南海議題上和美國唱反調。川普上台旋即要展開對中國的貿易大戰。而北京近來頻頻在台灣海峽、甚至第一島鏈展示空軍、海軍的「肌肉」,儼然給川普下馬威。

歐巴馬自認好不容易建立起來的亞太秩序,面臨嚴重失序的不確定性。而川普陣營對歐巴馬的批判,則是他的外交作為太過軟弱,才讓美國的全球領導威望盡失。

整體而言,歐巴馬執政八年雖未犯下大錯,但也未能具體實踐他八年前當選的口號:改變,我們做的到!(Change, we can!)。至於歐巴馬自認的已經帶來「改變」(Change, yes we did it)能否真的成就他的「總統歷史遺產」(Presidential legacies),就端視川普執政成果,以及後世史學研究者的客觀論斷了。

新聞送上來! 快加入APP、LINE好友

iOS

Android

APP下載

LINE好友

快加入!新聞送上來!

iOS

Android

LINE加入好友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