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瞭望之窗》川普會「聯俄制中」嗎?

未來美、俄、日若真建構一致性的戰略合作關係,對中國絶對是一大威脅,但現階段要確認川普政府「聯俄制中」戰略成型為時尚早,因為它仍取決於川普面臨的內、外部壓力,以及未來與普亭的磨合。

托克維爾

現今國際政治的運作,合縱連橫已屬常態,昨日的敵人也可能是今日的朋友,端賴是否符合國家利益。美國新任總統川普尚未上台,就創造了美國有史以來最不平靜的政權交接,因為川普在短短兩個月的政權移轉過程裡,就揭櫫許多有別於即將卸任總統歐巴馬的外交思考和方向,儼然已經提前執政,也讓「歐巴馬時代」結束得有些不甘不願、氣憤難忍。

其中最大的轉變就是美國與俄羅斯的關係,甚至有傳聞指出,川普上任之後有意「聯俄制中」,但未來發展真是如此嗎?川普與普亭各自的算計又是什麼?被視為「假想敵」的中國又做何感想?

有關川普會否「聯俄制中」的命題必須從幾個面向來檢視,其中涉及歷史遠因、國際環境轉變、美國國內政治以及川普個人思考等面向。

傳言指出,川普上任後有意「聯俄制中」,但未來發展真是如此嗎?川普與普亭各自的算計又是什麼?(AFP)

在這場美國總統大選裡,俄羅斯是否透過電腦駭客介入選情早已是民主、共和兩大政黨角力的焦點。而川普在競選期間與俄國總統普亭眉來眼去,相互肯定,也讓向來和普亭關係惡劣的歐巴馬十分不滿。川普當選後,對於「中央情報局」(CIA)透露俄國駭客介入美國選情一事十分不悅,甚至還說連14歲的小孩都能當駭客。無論如何,這已經種下他與民主黨、甚至部份共和黨同志不合的因子。包括共和黨資深參議員、同時也是2008年總統參選人的麥肯(John McCain)都警告川普不得縱容普亭打壓民主、人權、干預烏克蘭、介入敘利亞、破壞美國國際利益的行徑。麥肯和部分共和黨參議員還揚言要杯葛國務卿提勒森(Rex Tillerson)的任命。

川普任命的國家安全顧問佛林(Michael Flynn)與國務卿提勒森與俄國關係深厚,是引發爭議的來源之一。曾任歐巴馬政府軍事情報局局長的陸軍中將佛林,2014年與歐巴馬理念不合去職後自組顧問公司,2015年還曾是普亭邀請到莫斯科訪問的座上賓。佛林主張美國應該聯合俄國共同打擊「伊斯蘭國」(ISIS)極端主義組織。而出身「美孚艾克森石油公司」總裁的提勒森更與俄羅斯國進行過許多生意,除了對普亭多所讚揚,也曾以企業領袖身分,公開反對美國參與制裁俄國介入烏克蘭的行動。這兩個重要人事的任命,更加深外界對普亭暗助川普當選的質疑,也深化對川普有意「聯俄制中」的想像。

共和黨資深參議員、同時也是2008年總統參選人的麥肯(圖)警告川普不得縱容普亭打壓民主、人權、干預烏克蘭、介入敘利亞、破壞美國國際利益的行徑。麥肯和部分共和黨參議員還揚言要杯葛國務卿提勒森的任命。(AP)

在外交上,探戈是要兩個人才跳得起來的。

川普與其國安核心幕僚或許有此心,但普亭是否也有此意?這就涉及俄國與中國關係的微妙演進。猶記得2015年5月,當聯合國對俄國占領克里米亞以及介入烏克蘭採取更嚴厲經濟制裁時,普亭唯一能夠尋求的協助就是北京的習近平。當時普亭親邀習近平前往莫斯科參加俄國紀念歐戰勝利70週年大閱兵,俄、中兩國元首平起平坐。同一時間,中國軍艦也首度駛進地中海和黑海與俄軍舉行聯合演習。習近平在歐美國家元首都缺席的情況下,不吝給普亭送暖,簽下包括俄國出售北京潛艇、蘇楷35戰機、導彈契約,中國提供莫斯科興建首條高鐵融資,兩國網路互不攻擊,以及中國提供俄國20美金的農業投資基金等多項協議。

當時美、俄、中關係緊張,除了歐巴馬政府參與對俄國的國際制裁行動,面對中國在南海填海造陸之舉,華府也嚴肅示警,並且結合日本安倍政府以及菲律賓艾奎諾三世政府來對北京施壓。當俄、中同時遭到以美國為首的國際勢力「圍剿」之際,外界多將習近平與普亭演出的「你是我的兄弟」劇碼看作是對抗美、日之舉。而更早一年,普亭訪問北京求援,也與習近平簽下大筆購買俄國天然氣的合同。這份買賣兩國談判討價還價多年,終於在普亭最需要習近平的時候達成,獲得折扣也符合北京利益。

但俄、中兩國真的如此水乳交融嗎?

熟悉兩國歷史者都明白俄中之間充其量只是戰略夥伴,談不上同盟關係,某種程度上更是一種相互猜忌、各懷鬼胎與各取所需的「權宜婚姻」(Marriage of convenience)合作關係。 冷戰時期,中國這個小老弟要靠蘇聯老大哥扶助,但蘇聯屢屢出爾反爾,在提供貸款與武器出口等議題上不按牌理出牌、甚至偷工減料、食言而肥的作風早就種下不信任的種子。1969年,蘇中兩國在烏蘇里江珍寶島發生軍事衝突,毛澤東後來改採聯合美國這個「次要敵人」對抗蘇聯這個主要敵人策略,也讓兩國關係不再親密。70年代美國尼克森政府也在季辛吉的穿梭外交下,打開中國的大門,試圖「聯中制俄」。 但如今風水輪流轉,崛起的中國已是「準」國際政經強權,而非昔日美、俄極力拉攏結盟的第三勢力。

當俄、中同時遭到以美國為首的國際勢力「圍剿」之際,外界多將習近平與普亭演出的「你是我的兄弟」劇碼看作是對抗美、日之舉。(EPA)

三度出任總統的普亭卻受困於烏克蘭危機的國際經濟制裁困境中,俄國的經濟也持續低迷,普亭政權的支撐多賴國家主導的宣傳機器以及不時鼓吹的民族主義。事實上,俄、中的歷史情結還有邊境領土爭端,再加上習近平致力推動「一帶一路」進入中亞與前蘇聯國家組成「歐亞經濟聯盟」,讓普亭倍感威脅。儘管習近平推動對俄國關係也是小小翼翼,主要目標是突破俄羅斯對中亞的盤據,進而推動「一帶一路」,運用經濟誘因吸納周邊國家進入「一帶一路」的軌道,進而累積自身的國際影響力,但看在普亭眼裡猶如芒刺在背,也不得不提防。

而「友俄」的川普上台,正好給予普亭機會。雙方高層之間有熟悉、可信任的溝通管道,「雙普」之間也互有好感,甚至當年催生「聯中制俄」、高齡93歳的季辛吉也居中斡旋。面對川普外交政策方向尚未具體明朗化之際,先強化川普對俄國的合作機會,是老謀深算的普亭自然之舉。更何況,不是只有普亭想到要先啓動「預防性外交」(Preventive Diplomacy),日本首相安倍也是如此。去年12月普亭受邀訪問日本會晤安倍,雖然在北方島嶼領土爭議未達共識,但也成功營造日、俄合作的印象,其中也可能有川普陣營重要人士佈局的身影。

面對美、俄、日等國最新展開的「權力遊戲」(Power plays),正忙碌於年底十九大權力鞏固和接班安排的習近平做何感想?向來喜怒不形於色的習近平,本人迄今未對川普接受台灣總統蔡英文恭賀電話,或是川普對美國「一個中國政策」的質疑、甚或揚言要對中國發動「貿易戰」有所回應,顯示中南海也在審度最新情勢變化,同時展開檯面下的「探底外交」。

但不可否認,如果未來美、俄、日果真建構一致性的戰略合作關係,對中國絶對是一大威脅。 現階段要確認川普政府「聯俄制中」戰略成型為時尚早,因為它仍取決於川普面臨的內、外部壓力,以及未來與普亭的磨合。共同打擊「伊斯蘭教國」會是測試此一外交戰略的起點。至於習近平也不是沒有籌碼,「北韓牌」和「貿易反制牌」就是其二。

未來亞太政、經、安全秩序的重組複雜可期,台灣必須未雨綢繆。

新聞送上來! 快加入APP、LINE好友

iOS

Android

APP下載

LINE好友

快加入!新聞送上來!

iOS

Android

LINE加入好友

已經成為好友,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