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TOP

瞭望之窗》「川普時代」的亞洲會失序嗎?

未來一年內,川普政府的國安外交團隊能否有效輔佐這位外交生手?這位狂人領袖會否收斂語不驚人死不休的風格,接受來自官僚體制的政策建議?又或者新手上路需要磨合,美國在上述諸多亞太區域問題上與各國擦槍走火機會有多少?這些才是亞太秩序會否失序的關鍵,也才是台灣應該關切的重點。

托克維爾

一改競選期間不可一世的狂妄態度,美國總統當選人川普11日在白宮會晤即將卸任的總統歐巴馬,會後川普表現得像是剛上小學的乖學生,與他發表勝選演說時謙卑地宣示要做全美國人的總統一樣,變臉如翻書,令人一時難以適應。 川普的確應該收斂起競選時的張牙舞爪與民粹煽動,因為迎接他的除了一個更為分裂、仇恨、對立、互不信任的美國社會,還有充滿不確定性的世界秩序。這一點想必歐巴馬在90分鐘的會談中,有坦誠地向川普這個外交菜鳥好好上了一課。

做為亞洲的一份子,諷刺的是,朝野之間的攻防不是未來「川普時代」亞太政、經安全秩序會否出現變動,而是執政的民進黨政府是否「押錯寶、抱錯腿」。

看看其他亞洲國家採取了什麼動作?

最積極的日本首相安倍拔得頭籌,將於17日前往秘魯參加「亞太經合會」(APEC)前,繞道紐約川普大樓先會見川普。選前信誓旦旦反對「泛太平洋夥伴協議」(TPP)的川普,讓安倍政府早就進行「預防性外交」(Preventive diplomacy),在日本國會批准了TPP。也就是說,就算川普政府真的要退出TPP,起碼其他11個成員就聊勝於無的自己玩,若川普想要重起談判,至少日本可以拿國會批准來抬高籌碼。更何況共和黨是支持自由貿易的,未來反對TPP的共和黨川普總統如何與支持自由貿易的共和黨國會達成新的對外經貿共識才是外界關切重點。

台灣距離TPP第二輪談判本來就很遠,就算TPP胎死腹中,先做好自己產業結構調整與改革才是踏實之道,無須過度泛政治化。

川普11日在白宮會晤即將卸任的總統歐巴馬,會後川普表現得像是剛上小學的乖學生,與他發表勝選演說時謙卑地宣示要做全美國人的總統一樣,變臉如翻書,令人一時難以適應。(AP)

此外,最近成為亞太外交當紅炸子雞的菲律賓總統杜特蒂,向川普展現惺惺相惜的仰慕之意,說他以後不會再罵美國了;身陷「閨密門」醜聞風暴、有下台之虞的韓國總統朴槿惠,和川普通了10分鐘電話,後續有關美國能否依計劃在韓國部署「薩德級」先進飛彈防禦系統,攸關朝鮮半島局勢穩定;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向川普發了賀電,但尚未直接通話,川普在選前對中國操縱人民幣,以及要向北京課徵高關稅的言論,為未來中美關係增添變數;俄羅斯總統普亭大概是全世界最高興川普當選的領袖,已經向川普表達改善俄美關係的意願;其他全球領導人紛紛表達對川普的期待,因為他們完全沒有預料到這樣的結局。

可以想見,為了平撫這些國家的憂慮和不安,至少在美國政權交接這兩個月期間,川普陣營一方面開始組織未來執政團隊,向國際展現執政決心,另一方面也有可能透過外交管道或是公開發言,來重新修補國際社會對美國的信心動搖。選後川普國安外交與內閣團隊的猜謎大戰已經展開,如果目前揭露的名單屬實,將凸顯兩個訊息,那就是像國務卿可能人選如前眾議院議長金瑞契、現任參議院外交關係委員會主席柯克爾、小布希時代美國駐聯合國大使波頓等人,或是國防部長人選參議員塞森斯、前中情局局長芬林等人都不會是主張美國要撤出亞洲的人。儘管川普競選時期沒有明確的國安外交幕僚,但是交接期間這個團隊就可能成型,他們對川普在競選期間即興式、沒有邏輯、甚至相互矛盾的說法,一定會進行修正的動作。

俄羅斯總統普亭大概是全世界最高興川普當選的領袖,已經向川普表達改善俄美關係的意願,其他全球領導人紛紛表達對川普的期待,因為他們完全沒有預料到這樣的結局。(REUTERS)

例如,11月份美國著名期刊《外交政策》(Foreign Policy)就刊出一篇川普交接團隊外交幕僚格雷和納維洛的文章,是目正是「川普的亞太願景」。其中學者身份的納維洛在美國大選前還曾來過台灣做研究。這篇文章的重點在於:歐巴馬政府的「轉向亞洲」或是「亞太再平衡」戰略過於重視口號性的「蘿蔔」,忽略有效的「棍子」,結果造成亞太地區更多的不穩定。甚至在制衡中國部份,「亞太再平衡」戰略不夠強勢的結局,就是中國頻頻在東海和南海展現肌肉和軍事力量,而北韓更是無懼國際仲裁和經濟施壓,中國也無意在美國壓力下約制北韓的金正恩。而歐巴馬削減美國陸、海、空戰力也是構成美國軍事嚇阻力量弱化的主因之一。

因此,這篇文章為川普勾勒出較為清晰的亞太外交戰略輪廓。

首先當然是以川普的競選口號「美國優先」為主軸,一方面不會再以犧牲美國國內製造業工作機會來洽簽自由貿易協議,另一方面則是要「用力量來尋求和平」(peace through strength)。 在上述邏輯下,川普陣營主張,未來要強化美國國防經費,將美國戰艦數量由現在的274艘增加到350艘,潛艦的數目同樣會增加。至於川普曾經要求日本和南韓負擔更多美國駐守的費用部份,其實比較是拉高未來的談判條件。事實上日本和南韓現在已經各自負擔半數的美軍駐守費用,川普要的只是更多。這點可能也是安倍會見川普時會表達的立場。

有關川普當選,美國軍力可能撤出亞洲的說法更是荒誕不經。美國海外軍事部署與移動絕非線上遊戲這麼簡單。2010年歐巴馬自中東撤軍,60%的美國海軍軍力移轉到亞洲,除非川普決定再和「伊斯蘭國」打一場中東戰爭,否則沒有理由進行亞洲兵力的大幅調動。更何況目前浮上檯面的川普可能未來國安團隊成員都不是「孤立主義論」者,對中國都有戒心,而川普未來若真的要和習近平進行貿易談判,軍事力量也是重要的籌碼。由此可見,台灣不需要自己嚇自己。

目前浮上檯面的川普可能未來國安團隊成員都不是「孤立主義論」者,對中國都有戒心,而川普未來若真的要和習近平進行貿易談判,軍事力量也是重要的籌碼。(AP)

反而比較值得擔心的是,目前亞太情勢存在許多不確定因素。南韓朴槿惠政權飄搖,「薩德系統」尚未佈建,金正恩絕對會趁虛而入;習近平剛完成權力鞏固,明年十九大是政治局改組與路線定調的關鍵時刻,他的對外政策只會更硬、不會更軟;素有「亞洲川普」稱號的菲律賓杜特蒂,在南海議題以及對中政策上採取有別於其前任艾奎諾三世較親美的立場,未來杜特蒂與川普的互動將十分有趣;其他東協國家更將持續觀望川普上台後真正的亞太戰略圖像,尋找自身在美、中兩強之間的最大利益平衡。

說穿了,面對亞太新情勢,包括川普在內的相關各造都在拉高未來談判與合作的籌碼。

未來一年內,川普政府的國安外交團隊能否有效輔佐這位外交生手?這位狂人領袖會否收斂語不驚人死不休的風格,接受來自官僚體制的政策建議?又或者新手上路需要磨合,美國在上述諸多亞太區域問題上與各國擦槍走火機會有多少?這些才是亞太秩序會否失序的關鍵,也才是台灣應該關切的重點。

台灣能做什麼?

第一、積極動員所有外交管道,建立與未來川普可能團隊的關係,掌握川普政府未來外交戰略。

第二、強化與美國國會議員的連結,以及對美國基層社會「公眾外交」(Public diplomacy)的實踐。

第三、彰顯台灣對川普政府亞太戰略上的重要性和優先性。

第四、在川普政府尚未產出具體亞太政策與戰略之前,審慎低調、完整準備。

新聞送上來! 快加入APP、LINE好友

iOS

Android

APP下載

LINE好友

快加入!新聞送上來!

iOS

Android

LINE加入好友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