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專欄

無以酩狀》《愛情失控點》為什麼要喝單一純麥?

邪惡的平庸性才是最可怕又無法言喻理解的惡。如果你並不那麼瞭解每件事物存在的本質,又為什麼說只喝單一純麥並引以為傲?又為什麼決定音樂家(像是指揮)、文字工作者(像是翻譯),所有付出專業和辛勞的人們該有的價值?

縮梭

伍迪艾倫在電影《愛情失控點(Irrational Man)》裡擺了個聰明美麗的女主角吉兒,雖然已有男友穩定交往中,卻又身體誠實地迷戀上憤世嫉俗的哲學教授亞伯。雖然邏輯明晰地講解康德、存在主義,卻又鎮日喝著隨身酒瓶內的單一純麥,質疑生活的道理;偶然聽見鄰座婦人抱怨起法官審理不公後,便心生替天行道的興奮期待。此後,便是劇中人物一連串不理性(Irrational)的發展;配樂交錯爵士輕快的節奏還有巴哈的樂曲,對比著價值觀偏差的光怪陸離。

《愛情失控點》是多產名導伍迪艾倫的第48部作品。(圖:Maison Motion 美昇國際)

我們總是身陷窠臼卻仍舊自負處世,對迷思奉若圭臬,對自身的無知視而不見。單一純麥威士忌(Single Malt Whisky)真的比較好喝?蘇格蘭威士忌(Scotch Whisky)拿來調酒就是種浪費?

所謂單一純麥威士忌泛指同一間威士忌酒廠裡所生產的威士忌,每個放在木桶裡陳年尚未調和的酒則稱之為原酒;市售標榜單一純麥10、15、18年,都是調和自家酒廠裡的原酒,為了能銷售數量較多且品質口感一致的產品。調和式威士忌(Blended Whisky)則是調和各家酒廠原酒,像是廣為人知的約翰走路(Johnnie Walker)、威雀(Famous Grouse)、百齡罈(Ballantine),不論單一純麥或調和式,皆是調酒師(Blender)用細膩敏銳的感官想像創作。各桶原酒風味歴經歲月之後獨一無二,喝掉一瓶就少一瓶;單一純麥能夠品嚐個別酒廠的水準特色,調和式威士忌則是廣納百桶原酒風華於一身。

優劣不在是否單一純麥或年份高低,飲者本身的味蕾與修養才能賦予它們實際存在的意義。

蘇格蘭威士忌不單能純飲、凍飲、加冰塊、加水,用以調酒也能夠嶄露不同滋味。聖誕跨年將至,歐美最常唱的《友誼地久天長(蘇格蘭語:Auld Lang Syne)》出自十八世紀著名蘇格蘭詩人羅伯特.伯恩斯(Robert Burns)詩作;以伯恩斯命名的經典調酒「羅伯特.伯恩斯(Robert Burns)」最早紀錄於1910年《Jack's Manual》中,以等量的愛爾蘭威士忌(Irish Whisky)與法式苦艾酒(French Vermouth)混合少量的艾碧斯(Absinthe)冰鎮拌攪。

1914年的《Drinks》將「羅伯特.伯恩斯」酒譜變動為四分之三的愛爾蘭或蘇格蘭威士忌(Scotch Whisky)加上四分之一的義式苦艾酒(Italian Vermouth)和3小滴的艾碧斯,並用搖盪方式調製;同時書中記錄另一杯「鮑比.伯恩斯(Bobbie Burns)」,是以等量蘇格蘭威士忌與義式苦艾酒,加入少許柳橙汁、黑櫻桃蒸餾酒(Maraschino)搖製。十數年後,紐約華爾道夫旅館(Waldorf Hotel)酒吧的「羅伯特.伯恩斯」酒譜採照《Drinks》比例並指定蘇格蘭威士忌,另外還加入一點柑橘苦精(Orange Bitters)增添口感。

1930年出版《Savoy Cocktail Book》調酒手冊中記載著另一杯相似的調酒-「鮑比.伯恩斯(Bobby Burns)」,以等量蘇格蘭威士忌與義式苦艾酒和少許班尼狄克丁藥草酒(Bénédictine)調成;還註明是最美味的威士忌調酒之一,尤其在蘇格蘭紀念日(St.Andrew’s Day)相當熱銷。威廉.湯姆士.布斯比(William Thomas Boothby)著作的《World’s Drinks and How to Mix Them》在1934年再版時,除了收錄Savoy版本的「Bobby Burns」,還有以等量蘇格蘭威士忌與琴酒(Gin)和少許庫拉索柑橘酒(Curaçao)、柑橘苦精調製的「Bobby Burns」。

以蘇格蘭威士忌、義式苦艾酒、班尼狄克丁藥草酒調製的「Bobby Burns」。(圖:La Petite Chambre 小房間)

1948年由大衛.恩伯里(David Embury)編撰《The Fine Art of Mixing Drinks》則是採用Savoy版本的「Bobby Burns」,且記載另一版本「Bobby Burns」酒譜:2盎司蘇格蘭威士忌與1盎司義式苦艾酒、少量蘇格蘭蜂蜜酒(Drambuie)、一點班尼狄克丁藥草酒,搭配兩塊奶油酥餅(Shortbread Cookies)飲用。2011年的《The PDT Cocktail Book》則建議「Bobby Burns」酒譜為2盎司蘇格蘭本諾曼克(Benromach)12年單一純麥威士忌與0.75盎司義式苦艾酒加上一吧匙的班尼狄克丁藥草酒攪拌調製。

搭配奶沺酥餅的「Bobby Burns」。(圖:drinksenthusiast.com)

這位多情的蘇格蘭詩人本身也是威士忌酒友,偏好建立於1777年低地地區的奇爾佩其酒廠(Kilbagie Distillery),當時每年能夠有5千噸威士忌產量,可惜該廠已於1852年關閉。現在,蘇格蘭在每年1月25日伯恩斯誕辰會舉辦「伯恩斯之夜(Burns Night)」,眾人一同聚餐享用蘇格蘭傳統羊雜碎(Haggis)並吟唱其詩作。

Burns Night時,蘇格蘭人會吟詩並享用羊雜碎。(圖:blacktieguide.com)

《愛情失控點》裡,跟伯恩斯一樣寫詩又有女人緣的亞伯自詡運氣向來很好,伍迪艾倫卻在最後讓這個自以為理性的不理性男人滑了一跤。導演把《罪與罰》擺在主角桌上當成線索,一併讓觀眾循線審視自己;邪惡的平庸性才是最可怕又無法言喻理解的惡。如果你並不那麼瞭解每件事物存在的本質,又為什麼說只喝單一純麥並引以為傲?又為什麼決定音樂家(像是指揮)、文字工作者(像是翻譯),所有付出專業和辛勞的人們該有的價值?

這杯「Bobby Burns」如同惡之華被甜蜜的言語包覆,瓣瓣剝落後是各種滋味層疊,於是今晚我們舉杯哀悼社會的不公。

人們啊,親愛的不幸者,我要從這個玻璃監獄以及朱紅蠟封底下,向著你們,唱一首充滿光明與友愛的歌」-《惡之華.酒魂》波特萊爾

(自由評論網提醒您,未成年請勿飲酒,酒後請勿開車,飲酒過量,有害健康)

新聞送上來! 快加入APP、LINE好友

iOS

Android

APP下載

LINE好友

快加入!新聞送上來!

iOS

Android

LINE加入好友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