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自由廣場》李友邦一生真偽

◎ 陳偉忠

前此自由共和國刊登筆者《頒獎給「共匪」》一文,讀者周聖智針對有關李友邦部分投書廣場,其認為馬總統頒發復刻的抗戰勝利紀念章於李家係屬有理,以及不認為李友邦為中共地下黨員。由於周先生的學術背景,為免眾人遭其導誤,故而筆者為文做辯。

唐朝詩人白居易曾有詩︰「周公恐懼流言日,王莽禮謙下士時。倘使當時身便死,一生真偽有誰知?」評論已故的歷史人物,論斷其一生應就全面。周文問題之關鍵就在於,李友邦身首異處時,是否就是中共地下黨員?其實筆者前文中,就李友邦係中共地下黨員,相關論證即已說明出處。以當時兩岸對峙氛圍相互資料不易取得,然而如今兩岸互動活絡,當事人之一的駱耕模追憶所言,竟與《安全局機密文件︰歷年辦理匪案彙編》一書敘述李友邦涉及共諜的案情摘要不謀而合,此又豈是周文中所說駱耕模之言係「基於日後中共宣傳的必要而誇大」?

當然,更直接的證據是,二○一三年十二月中國在北京西山國家森林公園開闢「無名英雄紀念廣場」,並言明廣場建設始末︰「一九四九年前後,我軍按照中央關於解放台灣的決策部署,秘密派遣一五○○餘名幹部入台。五○年代初,由於叛徒出賣,島內地下黨組織遭到嚴重破壞,大批地下黨員被捕,其中被國民黨當局公審處決的有一一○○餘人。紀念二十世紀五○年代為國家統一人民解放事業,犧牲於台灣的大批隱蔽戰線無名英雄。」其中,廣場花崗岩牆上鐫刻其所謂知其姓名的八百四十六名「烈士」,李友邦赫然在列排名第二十二組。因之當時李友邦是否為中共地下黨員?實是無庸置疑!

 抗戰勝利紀念章。(資料照,記者羅添斌攝)

所以,若果李友邦家屬可以為李友邦請領抗戰勝利紀念章,那同時期破獲之共諜吳石,當時且為國防部作戰參謀次長,甚且國共內戰時期知名共諜劉斐、郭汝瑰等,抗戰時期對國府之功勛,恐怕都不亞於李友邦,那其家屬豈不更可以申領抗戰勝利紀念章?如今中國並沒有放棄以武力吞併台灣,沒有一個國家處此之際,會讓自己軍隊產生意識形態上的混亂。馬總統身兼三軍統帥,對李家頒發抗戰勝利紀念章,豈能稱之為有理?

(作者為前國安局特勤組長)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