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鏗鏘集》自由,自由

四月七日是鄭南榕殉道紀念日。一九八九年的這一天上午,侯友宜以台北市刑大隊長的身分,銜命率隊攻入《自由時代》雜誌社,要強制拘提堅持思想無罪、早已誓言不惜身殉的鄭南榕,鄭引火自焚殉死。當時,他四十二歲。侯友宜在扁政府時代還被提拔為警政署長,朱立倫擔任新北市長,被延攬為副手,為中國國民黨政權效命。
圖為施明德基金會7日舉辦「向鄭南榕先生致敬」活動。(記者張嘉明攝)

一九八○年代,鄭南榕在「廢戒嚴」、「制新憲」、「建新國」的三大政治改革運動,留下光榮註腳;推動二二八公義和平運動、解除黨國死滅性魔咒的他,被視為一位行動哲學家。他選擇自己主動走向死亡,彰顯不自由、毋寧死的堅定價值觀。他的犧牲對台灣民主發展貢獻至大。

鄭南榕不是民進黨人,他以《自由時代》系列雜誌,實踐他追求自由人共同體的主張。「我是鄭南榕,我主張台灣獨立。」的一席話,義氣凜然地映照他人生之志。他的形體已死,但精神仍在。「焚而不燬」的墓誌銘,正是他的寫照。

去年(二○一四),宜蘭與台南率先以四月七日為言論自由日,舉辦相關活動,彰顯自由的意義與價值。今年(二○一五),言論自由日更擴大加入高雄、雲林、台中、屏東、嘉義、彰化、新竹、桃園,甚至更多縣市未來應該也會將四月七日這一天,訂為言論自由日。

言論自由,思想才能綻放美麗花朵,因而文化才能繽紛發展。言論自由日有文化節的意涵。在今年言論自由日的活動,以「我主張」展開音樂演唱與講座兩種類型節目。演唱會的氛圍解放參與者的身體;講座則深層反思。交織了台灣和香港在去年三一八學運和傘花學運的青年熱騰奔放之心。

中國國民黨政權戒嚴體制下的台灣,警備總部是宰制力量與恐怖陰影;現在的新警總是中國。在台灣許多文化工作者、演藝人員,心中盤據著中國的陰影,無法真正自由創作。從前,為了爭取被剝奪的自由;現今,為了守護自由不失去。台灣的不同世代和時代,都對自由有相關的責任。在紀念鄭南榕殉道二十六年之際,更應該記取自由之路的追尋和守護。(作者李敏勇,詩人)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