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AP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言論

星期專訪》把脈健保20年/楊志良︰不完美 需有勇氣改革醫院

2015-03-23 06:00

記者黃以敬/專訪

全民健保實施屆滿廿週年,健保總額倍增達六千億,國人自費看病卻更多、血汗醫院也變多。前衛生署署長楊志良直指,健保未必完美,但醫院管理不當要負更大責任。他並指人口老化將使健保財務撐不過十年,建議增加收費補充缺口,或直接改採「家戶總所得」擴大費基,未必需全面調漲健保費率。

Q:健保實施廿年,您給八十五分,意味很滿意嗎?

A:國民所得超過兩萬美元的國家中,台灣稅金僅佔GDP十二%,算右派國家,卻能實施納保率高達近百分之百,是中間偏左的醫療保險,全世界也因此給予甚高評價。政府調查八成五民眾滿意,所以我給它八十五分。

健保最大問題是醫院治理 血汗過勞

Q:但健保總額倍增達六千億,民眾自費卻也增達五千億,醫護產業還出現五大皆空、血汗過勞等問題,您如何看待?

A:目前一大問題,是醫護人員不滿意度高、血汗狀況頻傳。

但每年健保等醫療支出總額年成長四%至五%,增幅比GDP高,且高達九成醫院都有結餘,可見健保並沒虧待醫療業,醫院卻還常說給付不夠,且有醫師爆肝、護理員帶病上班,勞動部對醫院勞檢更發現是最大血汗產業、不及格率高達六至七成。

問題就在於健保費不是付給醫護,而是付給醫院。政府每年還另編列數十億給醫院去補強人力與改善環境,員工卻還是血汗,顯見健保最大問題是醫院治理。醫院有盈餘,寧願把錢不斷買設備,創造更多檢驗與治療項目來賺更多,卻不增人力、造福員工。

財團法人醫院免稅 ,有些卻變成「家族醫院」;還有個位於北市黃金地段的私立醫院,向母企業用「高價」租大樓;日前還查獲知名醫院集團,董事長家族另成立公司高價承攬醫院買藥、洗衣等業務,將醫院盈餘透過各種手法轉回母公司,根本不符捐贈醫院的原始公益宗旨。

Q:但有些醫院還抱怨一床難求?也抱怨找不到人?

A:我當衛生署長時,很多醫院來要求加病床,但我拒絕了,因為必須考慮地區性醫院平衡,不能放任大醫院不斷擴充而影響地區醫院生存;另方面,加病床就要加醫護人員,大醫院不斷擴充,偏遠鄉鎮醫院就更難找人。

但有結餘的醫院還說醫護人員難找,放任醫護血汗,很沒道理。醫院不願高價聘人,外科與皮膚科醫師薪水差不多,怎有誘因吸引年輕外科醫師?台大曾有一外科醫師跑了,就說是待遇不好、人力不足;但其實台大累積可滾存的基金已達百億以上,卻還說養不起醫師?這是恥辱。醫院其實可以用獎金制度,吸引醫護人員。

衛福部可透過評鑑 直接要求醫院

Q:您曾任衛生署長,卻無法限制醫院賺錢?無法要求提升醫療品質及改善環境?

A:我當衛生署政務副署長時,要醫事處把醫院財報拿給我,卻連帳目都要不到。後來當上署長,才強制醫院拿出財報。目前醫院財報雖已上網公佈,但政府須訂出標準且找專業會計師去追出不合理帳目。

我當署長時,也一直想修財團法人法規,改革醫院董事會制度;但兩政黨都很混蛋、修法很不易,且每個醫院都可直通高層。更詭異的是,許多衛生署長來自醫界、卸任又回醫院當院長,這種壓力下,修法實在太難。

因此我呼籲,來自食品科技學界、無醫院包袱的現任衛福部長蔣丙煌,應更有魄力去改革醫院結構。我最近更想通了,其實不用修法,衛福部可透過醫院評鑑,直接要求醫院,開放員工、病患、社區里長等代表進入董事會。唯有徹底改變醫院經營結構,員工待遇及醫療品質才能提升。

Q:健保給付可更破除一床難求、五大皆空的問題嗎?

A:健保也希望達到各科平衡,但錢到了醫院,卻未能正確分配。未來衛福部對健保應蘿蔔與棍子同時出手;以健保給付或數十億公帑補助醫院去補強人力,不能先把錢給醫院,應要求醫院先找到人, 才可申請補助。

目前國人住院量在國際上並不算多,而且人口會逐漸減少,按理不須再增病床。美國實施DRGs制度,以相關疾病的整體治療成果作為包裹式給付標準,要求醫院提高醫療效率,因此在逐步關床。國內醫界初期抱怨連連,但後來數據顯示醫療成效確有改善,指定疾病平均每件住院天數下降四.六%,醫院病床週轉率增加,減少病患等床或急診暫留時間,醫院也多坦言利大於弊。但到了第二期,卻因為出席說明會議者以忙碌的專科醫師為主,導致落實度大減。

我認為健保給付還是應該訂出醫療品質及成效為先的指標,才能促使醫院真正追求醫療品質而非只顧衝門診量或病床數。 Q:健保二代加收補充保費,安全準備金已達一千兩百億,但收費不公等沉痾未解決;最近您又拋出人口老化警訊,警告健保撐不過十年?下一代改革,只能漲保費?

A:台灣人口明年起進入倒三角形趨勢,每年減少十八萬勞動人口,亦即少十八萬人繳健保費,且國人薪資下降,保費收入勢必減少。相對地,儘管目前健保有一千兩百億安全準備金,但老年人口十年將增一倍、達總人口廿%,每年醫療費用估會再增三百億,因此健保恐撐不過十年。

要彌平這財務缺口,其實有很多費用可加收。過去為推動九年義務教育,政府就曾從電影票加錢去籌財源。只要專款專用於全民醫療有何不可,例如可在銀行跨行領錢多收五元,或從證券交易、期貨交易手續費多收十元,一天估計就多四千萬。

衛福部現要做第三代健保改革研議。我呼籲,健保須徹底改為以「家戶總所得」計費,才可免除徵收不公,可真正收到高所得、富人的錢,且可把保費計算的費基擴大,如此就可在不漲費率狀況下增加保費收入,兼顧社會公平。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