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AP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言論

國家主權豈容菲律賓來糟蹋?

2011-02-22 06:00

在將近三週的悶燒下,抵台的菲律賓特使、前參議員羅哈斯,昨天與外長楊進添經過逾十小時的馬拉松談判後,針對發生在今年除夕,菲律賓政府接受中國施壓將十四名台灣詐欺嫌犯送往北京的行為,依舊堅持不願向台灣正式道歉,雙方的談判宣告破裂。這件傷害我國家主權與司法管轄權的案件,拖延到今天非但未能善後反而破洞愈捅愈大,整個過程有如一面讓人無所遮攔、原形畢露的鏡子,照見了馬政府外交政策路線的徹底崩盤。

我們必須再次鄭重提醒馬政府,絕對不能讓這次中國在菲國造成的「突破口」,於未來成為其他國家援引的通例。那麼應該如何全力防堵?既然菲使前來根本未按行政院長吳敦義信誓旦旦的宣稱「道歉是前提」,則必要的報復手段已經不得不全面使出,以向國際社會、特別是難以擺脫中國影響的東南亞國家,表明台灣堅定自主的態度,以防範後續發生國人最不樂見的骨牌效應。

回顧自二月二日中國派出專機將台灣嫌犯自菲律賓強行押走,整起事件的演變過程,政府的因應態度與作為始終錯誤不斷,導致今天的交涉空間因延誤處置的黃金時間而致時不我予。本屆任期剩下一年多的馬總統,竟在其最樂道的外交、兩岸施政上留下這個紀錄,這已經不是污點足以形容,若國家的尊嚴不能有效的透過對菲與對中的必要措施彰顯,則堪稱喪權辱國莫此為甚。尤其,既然對菲的部分事已至此,則對中的談判不容馬政府再行推諉,必須適時端上時程,否則如何給國人一個起碼的交代?而馬政府之於中國的姿態更為卑微,相對籌碼更為有限,因此下階段的對中交涉,實在不容樂觀。

這次外交的重大挫敗,導因於馬政府在事發之初完全低估了問題的嚴重性,令駐菲代表在前線單兵作戰,未獲有力奧援,待事件鬧大,形象已重創,國安會等跨部會才在過年期間加班開會,然已緩不濟急,由於貽誤先機,因此擴大危機。以當前國安、外交體系普遍馬首是瞻、察言觀色的機關特色,早已無法勝任捍衛國家之責,主政者若再因中國情結而致瞻前顧後,不能因此慘痛教訓嚴令所屬:使命必達,違者究辦,則這個政府已無可寄望,只能放棄,而後唾棄。

其次,馬政府針對這次危機的問題本質自始就認識不清,因此一直將停損點放在今後與菲建立共同打擊犯罪與引渡的機制,未把道歉列為首位,總統公開稱讚外交表現「差強人意」,行政院長甚至以「受害人與共犯都是中國人」為由,為中國與菲律賓緩頰,企圖息事寧人,而菲國於七日首度發出的聲明果然拒絕對台道歉,造成二度傷害;政府之後祭出所謂嚴審菲勞簽證等三項報復措施,又因力道不足、瞻前顧後,菲總統府竟稱這是奉行一個中國政策的選擇,此為三度傷害。後經主流輿論大加撻伐,一再鞭策,政府才迷途知返,升高壓力,改以道歉是接受特使來台的前提;此一前恭後倨,說明一件顛撲不破的道理,自重人重,自侮人侮,國家尤然。

尤其,在對菲協商無著的這段期間,保黨重於保國、保馬又重於保黨,國家利益竟列為末位的論調四處散布,且皆出於與主政者親近交好者之口,世界各國恐怕找不到這樣的惡例。例如監察院欲調查本案,竟有監委認為政府的作為並非不足而是「太過」,反過來嘀咕法務部與外交部「很情緒」,擔心官員「如果挑動起民眾情緒,案子更難處理」;有些學者專家為馬政府說情「社會看待這項案件不夠公平,普遍有主權被迫害妄想症,擔心台灣主權尊嚴不保」。甚至還說,中華人民共和國認為台灣為其一部分,因此主張台嫌一併遣返中國,「這並沒有錯」;中華民國認為中國大陸為其一部分,但若要求台嫌、陸嫌一併遣返台灣,這是「超現實」。 這些立場鮮明的人士,主張將菲國之舉降低為確保國際治安考慮,以與主權矮化脫鉤,目的在為馬政府解圍,但前述認知混淆、邏輯錯亂的去「中華民國」論,配以主政者自欺欺人的「一中各表」,台灣已經被糟蹋到無以復加,哪裡還需要外力打壓呢?遇到菲國即自殘、自虐若此,則下一步遇到中國,這些人又會如何,豈能想像?

在中國海協會長陳雲林即將來台前夕,馬政府在菲律賓面前摔了一跤,如果依舊採取切割法,以陳雲林是「會務交流」無關談判,因此不談正事,而由他在台灣從南到北演出經貿秀,則馬政府倒台可矣。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