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社論》「台式民主」也面臨挑戰?

美國年底大選,川普來勢洶洶,可能上演與拜登的第二回合。川普這位「狂人」領袖,不無機會重登大位的想像,已經開始在國際政治發酵,不論是美國盟友或對手,都在未雨綢繆潛在的風險與機會。川普現象,在美國國內,最大的衝擊莫過於,「美式民主」似乎被推到十字路口。二○二一年初,川粉闖入國會大廈,試圖阻止認證大選結果。去年十月,反對加薩戰爭、呼籲停戰的示威者,又衝進國會大廈。年底大選過後,「美式民主」會有什麼「新常態」,令人難以捉摸。

反觀「台式民主」,也有不確定性。這次大選三腳督,賴清德以四成得票率勝出,雖然打破「八年魔咒」的紀錄,卻未獲蔡英文兩次過半得票率。立法院,民進黨也失去多數優勢,藍沒有過半卻比綠多了幾席,八席民眾黨遂得以奇貨自居。日前立法院長選舉,事後依舊唇槍舌劍、雜音繚繞,但願這不是預兆未來四年的國會亂局。否則,內憂外患之下,賴政府備受掣肘,恐怕有礙因應地緣政治的變局。尤其是,從另一個角度來看,這次大選也透露出,專制中國全面脅迫下,台灣民主已出現信心弱化的警訊。

台灣的民主挑戰,除了實境的權力現場,有些不確定性,則不僅限於台灣經驗,而有更廣泛的背景。二○一四,二○一八,台灣相繼出現兩位狂人政客:柯文哲與韓國瑜。他們與傳統政客不同,語言與行動都極度誇張,目無主流社會的確定性期待。令人跌破眼鏡的是,對於陷入深度政治、經濟挫折感的人,狂人政客反有強烈的吸引力。這類新型政治物種,提供了傳統政客欠缺的魅力,他們作為代言人不是解決問題,而是讓粉絲投訴無門的怨懟找到出口。而崇拜狂人政客者,既不明白也不想搞清楚,他們的挫折、怨懟之源,大部份來自全球化的機會外流。外部變化因素深刻影響到內部民主秩序,這種結構性問題靠本國政黨輪替也無法單獨解決。於是,只要全球化的後遺症仍在蔓延,包括台灣的民主選舉,會不會產生菲律賓杜特蒂的複刻版,就仍存在著風險。

「台式民主」,二○○○首次政黨輪替至今,轉型正義還是處於威權餘緒及民主政府的拔河而進退兩難。威權餘緒,未被轉型正義,反先獲得民主保障,形成民主的反作用力,二○○八至二○一六,馬英九便展示過一次「類民主退潮」,從而激發太陽花運動,令民主活力重新啟動。放眼未來,蔣氏第四代,蔣萬安已如馬英九,先當選首都市長取得入場券,代表藍營挑戰總統大位只剩時間早晚。近年,韓國有朴正熙長女朴槿惠,二○一三得票率過半入主青瓦台;菲律賓有馬可仕獨生子小馬可仕,二○二二得票率過半入主馬拉坎南宮。民主與效能兩者失衡長期化,往往令選民淡忘威權肅殺而懷念其效能,這是新興民主國家的隱憂。「台式民主」,會是例外嗎?蔣氏第四代,假使經由民主選舉上台,其對父祖的政治遺產將如何評價?轉型正義會變成什麼意涵的名詞?

這次大選,從國際視角來看,乃中國對他國認知戰的寶貴案例。其實,介入「台式民主」,北京已非看不見的手。郭台銘,富士康被查水表,不得不打退堂鼓,連署完成後放棄登記參選。「中國那方面一直要我選總統」,自洩機密的柯文哲這次在總統候選人辯論會反控:「為何中國共產黨這麼支持侯友宜還做假民調?」台灣的「親中」候選人,在北京眼中不過李家超者流,只要妄想老大哥明助暗助,便得接受任其擺佈的宿命。萬一,習近平利用台灣的民主,把聽令於它的人送進「總督府」,豈不是成本最低廉的「和平統一」?「台式民主」,充滿活力,國際有目共睹。然而,「台式民主」的脆弱性,裡裡外外都有。

陽光,空氣,水,人們總在缺乏時才感受其珍貴。但願,「台式民主」,永遠不會出現這樣的情況。自由之家的世界自由度報告曾指出:「台灣是亞洲表現最強的民主國家之一,在不訴諸濫用手段的情況下,政府有效地制止了新冠病毒,與獨裁的中國形成了鮮明的對照。」國際普遍肯定的同時,民主防疫成功的小英政府,卻持續受到藍白的「疫苗攻擊」,無中生有、積非成是,成為壓垮綠營二○二二地方選舉的主因之一。固然,民主國家,民意如流水,但切莫遭操弄成失去理性的「民意洪水」,導致民主的故事倒帶,令所有頭家皆成輸家。二○二四大選這一課告訴我們,必須時時檢視民主、守護民主。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