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自由廣場》雙重承認,美國會不會跟牌?

◎ 黃惟冰

外交部長吳釗燮廿六日舉行記者會,針對是否鼓勵非邦交國對我國及中國進行「雙重承認」時表示,「我們沒有排除任何狀況」。換句話說,自蔣介石時期留下的「漢賊不兩立」政策已然出現轉變。

未來,我國將不再作繭自縛,可以主動的與所有和中國保有官方關係的國家展開更進一步的往來,反守為攻以外,也是讓壓力回到堅持「一個中國」的北京當局。屆時北京要忙的,不再只是想方設法的去挖我國所剩不多的邦交國,而是要回過頭去防堵自己的邦交國對於「雙重承認」的需求與嘗試。

當然,「雙重承認」更為關鍵的部分在於隱含「兩個中國」或「一中一台」的政治定性。吳釗燮選在此時拋出此議題,固然有回應宏都拉斯斷交的功能,但也適逢蔡英文總統訪美前夕,考量蔡政府一貫強調與美國保持高度互信與默契的作風,美國接下來會不會、如何「跟牌」,值得拭目以待!

(作者曾任智庫研究員,高雄市民)

「雙重承認」憶一九七一

◎ 沈建德

一九七一年聯合國做成有關中國代表權之二七五八號決議前,美國就安排雙重承認,並派官員來台勸蔣介石,被拒。而宏都拉斯是該次聯大六天會議最後一個發言,挺中華民國,但不排斥中國。如今宏都拉斯和中國建交,承認台灣屬於中國,這是北京的算計,也是當年蔣介石的考慮。

一九四九年中華民國帶著文武百官及在中國選出的立委國代逃亡並佔領台灣,是中國政府,在聯合國代表中國至一九七一年。當年被稱為「老賊」的老國代、老立委若改選,「小賊」必然由台灣選出,當選者不管是本省籍或外省籍,國際上都會視為「台灣民代」,而非中國民代,如此一來也就是台獨了。所以蔣介石盡量拖不改選,總統也一樣,所以直到一九九六年馬英九還反對總統直選,還在堅持由中國選出的老國代投票,以維持中國「法統」。現在,馬英九在宏都拉斯斷交這個時間點去中國,可說大有文章!

台灣已經全面直選多年,是事實獨立,而國際法律文件也證明台灣不屬中國,根本無須公投即可法律獨立,卻執著於公投,或爭論要不要像美國一樣的宣佈獨立,根本是自己拖延時間,才讓中國有機會下手。

(作者曾任中興大學企管系副教授,https://www.facebook.com/TPGOF

老共給老馬難堪

◎ 廖觀湖

宏都拉斯與我國擁有長達八十二年邦交歷史,但最終仍不敵中華人民共和國的蠻橫奪取,與我斷交。然而曾任中華民國總統的馬英九,此時卻仍要前往中國「祭祖」,其動機令人起疑。

首先,面對宏都拉斯與我國斷交的局面,中國國民黨立委陳以信「痛批宏都拉斯接受中國金錢誘惑,但也要求蔡總統向國人致歉,外交部長吳釗燮下台負責。」然而宏都拉斯會與我國斷交,大家都十分清楚中華人民共和國是背後那隻黑手,國民黨卻只敢怒罵蔡政府、批評宏都拉斯,對於中共的惡霸行為隻字不敢提起,這不愧是國民黨一直以來的「舔共」態勢。

宏都拉斯選擇於馬英九前往中國的前夕與台灣斷交並與中共建交,在此時機敏感的時刻,中共擺明不給馬英九面子,或者說根本就是要給馬英九難堪!然而中共口中的「馬先生」卻還是要搖著尾巴赴中,這是哪門子的「捍衛中華民國主權」?馬辦要不要派人出來說個清楚?

(作者為教育工作者,桃園市民)

無感的斷交

◎ 劉熙明

中華民國與宏都拉斯斷交,又少了一個邦交國,媒體沸沸揚揚的炒作,社會再度無感。主因是民智已開,知道關係台灣是否可以維持民主、安全與經濟發展的美國與日本,也與中華民國沒有正式的外交關係,但與台灣維持密切的互動。可以確定的是,台灣即使沒有任何一個正式邦交國,外交部仍然繼續存在。看看疫情舒緩後,外交部頻繁接待無正式邦交的民主國家來訪外賓就知。

此次與宏都拉斯斷交,源於宏都拉斯要台灣「大撒幣」維持正式外交關係,但台灣已從金錢外交轉而採取農業、醫療與協助興建基礎建設等的務實作為,來鞏固邦交關係;而且台灣的輿情也不允許金錢外交。因此,對於中國撒錢搶邦交國,台灣社會早已經以平常心看待了。

台灣民主自由體制的活力、強大的科技實力,已是台灣自立自強後,持續與無邦交民主國家互動頻繁的要因。而在美中兩強民主與獨裁政權對抗的國際格局中,台灣與美日等無邦交民主國家維持著緊密關係,共同抵抗中共對台的打壓,此時此刻與宏都拉斯斷交,台灣納稅人當然普遍無感了!

(作者為台北教育大學台灣文化研究所兼任副教授)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編輯精選

載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