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自由廣場》(鏗鏘集)首都圈政治幻影

◎ 李敏勇

台北市長柯文哲和新北市長侯友宜,在縣市長滿意度調查經常包尾包頭,都是第一名。兩人現在都面臨政治風暴:柯是陷入市府網軍四伏引起他說的遲早遭到報應;侯則是恩恩急救失策及一連串提油救火延燒的疫情救治風波。兩個抱總統夢的政客,一個不會「做」事,一個很會「作」官,現在是兩個頭一樣大、撫咧燒。民調包尾的柯有時會對包頭的侯補上一刀。兩人顯示台灣政治人物的傲慢、虛矯,反映台灣政治人物的水準。

侯友宜,一九八九年四月七日不顧鄭南榕誓言「Over my body」,硬是急攻《自由時代》雜誌社,導致鄭南榕成了言論自由殉道者。已解嚴了,當年的台北刑警大隊長仍奮力為黨國獨裁效統治之命。二○○○年,政黨輪替,陳水扁以民進黨人出任總統,提拔侯出任警政署長,有引為自己人馬之意,令人匪夷所思。朱立倫當選新北市長,提拔同為中國國民黨人的侯任副市長,作為班底,但侯選上市長,民調高被認為公關作用,早已擺脫朱,刻意模糊中國國民黨黨性,可以看出政治權力眾生相。

柯文哲,當年是支持民進黨的社會力看錯人支持,民進黨禮讓,當選台北市長。他一坐上權力位子,問題叢生,翻臉不認人。不只當年義無反顧的支持者反目,一群協力的政務官紛紛離去,還被冷言糟蹋,也不知怎麼身陷紅色疑雲,被稱檳榔柯。僭越日治時期蔣渭水民眾黨令名,做代誌無半撇,私心自用,語無倫次倒是司空見慣。被認為只拆除北門高架陸橋有施政亮點,僥倖連任,也作起總統大夢,以為大家頭殼攏歹去。不專心市政,難怪底下混水摸魚多,狗皮倒灶盡出。

從柯、侯看台灣政治生態,解嚴、民主化,但國家地位仍糾葛在國共中國,後殖民紛擾形勢下,政治人物仍多爭奪特殊權力,少於籌謀國家建構,分食民主化努力成果大於追尋國家建構。到頭來,號稱蔣經國孫子的蔣(章)萬安,不顧蔣經國死前「蔣家不再從政」遺言,先是立法委員,也選起台北市長來了。分明是舊時代沒有結束,轉型正義鴉鴉烏,競相噬食權力殘局。今夕何夕,朱立倫訪美,竟有中國國民黨還在創黨建國之言。

中國武漢肺炎肆虐世界,Covid-19成為全球夢魘,首都圈兩位市長在疫情中讓人感覺藉事生波多於共同防疫。爭功諉過,只圖謀自己政治聲量,凸顯政治人物公義私利界限的模糊。台灣的民主化是多少前人犧牲奉獻而來,竟成了一干政客譁眾取寵、爭權奪利的版圖,疫情期間只知趁火打劫。政治投機主義者多,圖大位者的粗鄙圓滑,彷彿看到首都圈政治幻影,更是還未正常化國家的政治陰影。

(作者是詩人)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