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社論》以鄰為壑的進攻型民族主義

美國國務卿布林肯近日重申美國的「一中政策」不變,「改變的是北京」,並批評中國加大對台脅迫行徑破壞穩定。對於拜登日前正面答覆,若中國武力犯台,美國會以武力介入,保衛台灣;布林肯則表示,關於台灣,如總統所說「政策沒有改變」。美國總統、國務卿前後一致的談話,顯示美國會以武力保台,並非一時失言;它可能尚未完全打破「戰略模糊」,卻正朝向一種「動態清晰」的對台政策。

美國對台政策由模糊走向清晰,顯係烏俄戰爭的影響,戰略模糊不但嚇阻不了霸權國家的野心,反而讓獨裁者產生冒險蠢動的僥倖心理。而中國一旦誤判美國的保台決心,對台發動侵略戰爭,勢必危及台海及印太區域安全,恐將觸發一場世界大戰。尤其令人憂心的,習近平操弄「中華民族偉大復興」、「中國夢」之下,已將中國打造成一部強大的戰爭機器,對世界和平與民主的威脅,絕對超過俄羅斯的狂人普廷。對於這一頭不斷衝撞國際秩序的猛獸,輕聲細語的「戰略模糊」已經無法馴服它的野性,勢必要清晰讓其了解必須付出的慘痛代價,才能使之知所警惕,不敢輕舉妄動。因此,在中共快速崛起,並標榜進攻型民族主義,揮起戰刀之際,安撫綏靖已非良策,只有戰略清晰,擺出堅決對抗的陣仗,才可能確保文明世界的永續發展。

剖析中共所打造的戰爭機器,可以發現其動力的最大來源包括極權政治、民族主義與社會主義意識形態。其中民族主義與極權統治更是合而為一,藉此將中共領導人的政治野心與一黨專政塑造成與國家、種族興衰融為一體。民族主義的發展,可區分為防衛型與進攻型;前者係因遭到帝國主義殖民乃起而對抗,目的只為國家的救亡圖存,係抵抗型,並無侵略性。後者則是國家獨立之後,一直不能忘記歷史恥辱,另一方面也可能是當權者的刻意操弄,因此在完成雪恥,包括「收復失土」或「打敗前帝國主義國家」,才能宣稱是民族復興。值得重視的是,當前中國掀起的民族主義大潮,已非百年前那種反抗帝國主義的防衛型民族主義,而是帶著一種濃厚復仇情緒,仇恨西方的制度與價值觀,甚至欲以武力取而代之的進攻型民族主義。

事實上,中共雖以共產革命起家,但無論對內鎮壓或對外擴張,均打著民族主義的旗幟;而中國人無論是早有被殖民的歷史基因,或是後天遭到反帝的思想洗腦,導致「中國人」、「中華民族」已內化成為至高無上的價值,似乎為達成、完善「中華民族偉大復興」、「中國人世紀」的目標,一切的人生價值皆可以被犧牲。尤其,在社會主義意識形態已無力支撐中共獨裁統治的正當性時,中共已改披民族主義的法袍,站上中華民族的祭壇,企圖呼風喚雨。而國共內戰,更是中共充分利用民族主義,成功塑造國民黨是依附西方勢力的獨裁政權,以此統戰社會各階層,最後將蔣介石趕出中國大陸的最佳案例。如今它正在運用同樣的策略對付台灣與西方世界。

目前中共操弄民族主義的兩大目標︰一是「統一台灣」;一是在科技、金融、制度,以及戰場上打敗美國,成為制霸全球的新強權。當初鄧小平採取「改革開放」,打開鐵幕,並宣稱「韜光養晦」、「不稱霸」時,西方世界誤以為中共代表的是被動型民族主義,可以藉由幫助其改善經濟而走上民主化之路。孰料,獨裁專政就是中共的本質,改革開放只是它階段性策略。尤有甚者,在它崛起的過程中,產生了一種對西方世界「過卑過亢」的極端情緒︰一方面仰慕西方國家的科技與財富,有意效法之;一方面則感到自身的卑微,無法與之並駕齊驅,因而產生愛憎兼具的複雜情緒。故而,與西方世界接觸,在不及對方時,態度會過度卑微;反之,一旦自認力量超越對方時,又會陷入過度亢奮的激昂情緒。對付這樣的威脅勢力,在與之接觸交流時,無時無刻必須要有防備之心,否則在它強大之後,就可能遭到它的反噬。

進攻型的民族主義使中共變成了可能危害世界的禍端。美國前總統川普是西方國家領袖中首先看透中國對自由世界的致命威脅,美中貿易戰的爆發,阻斷了中國稱霸之路。如今習近平更高舉「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進攻型民族主義,並企圖將內部矛盾外部化,來尋求永保個人權位,因此中國威脅比任何時刻更加迫切。此時只有自由世界徹底覺醒,記取烏俄戰爭的教訓,建構一切可以節制防堵中國的組織,並採取戰略清晰的保台策略,才能遏阻中國犯台野心,確保世界和平。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編輯精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