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時多雲

社論》「不改變中國體制」是福是禍?

在二○一二習近平上台之後,中國的經濟成長,被轉化為提升軍力動能,以及對外籠絡兼脅迫工具。習近平的強國夢,且圖窮匕見至直指美國霸權。(美聯社檔案照)

拜登二月首次公布的印太戰略報告強調︰我們的目標不是改變中國,而是塑造它所處的戰略環境。三月間,拜登與習近平視訊。北京方面表示,習近平重視拜登在會中重申「四不一無意」,呼籲美方應落實拜登對中美關係的積極表態。所謂的「四不一無意」,乃去年十一月,拜登與習近平視訊,事後中方所公布的訊息,其中便包括︰不尋求改變中國體制。

其實,美國曾否想改變中國體制,是個問題。一九七二,上海公報稱︰中美兩國的社會制度和對外政策有著本質的區別。但是,雙方同意,各國不論社會制度如何,都應根據尊重幾個原則來處理國與國之間的關係。由此可見,尼克森便已承認中國具有特殊國情,季辛吉等始終認為中國有其獨特性。美國的著眼點,是全球地緣政治的戰略利益。從川普到拜登,白宮與國會,儘管咸認中國是美國在本世紀最大的地緣政治威脅,仍然延續這條路線。

日前接受美國之音專訪時,普林斯頓大學政治和國際事務學教授范亞倫認為︰西方過去認為,與中國接觸尤其是經濟接觸,會逐步讓中國的經濟制度進而最終讓中國的政治制度發生改變,但他們低估了中共確保不會發生這種情況的決心。范亞倫表示,他不認為習近平嚴重偏離了中共創始人的最初目標,而認為他非常努力地想要實現這些目標。的確,尤其是十年來的中國發展,不會是西方所樂見的。不過,癥結在於︰西方自始有要改變一黨專政嗎?

似乎,五十年來美國為主的西方對中政策,目標不是改變中國體制,但求中國遵守國際規則,也就是二戰結束以來的國際秩序與遊戲規則。在此一目標下,美國帶領西方,協助中國改革開放,希望透過經貿投資,讓中國融入全球化體系。這樣的遠景,相當足以解釋,一九八九天安門事件前後,美歐反應,有別於對前蘇聯、東歐、波蘭,終結其共黨政權,改變其國家體制。這種政策傾斜,在二○一二習近平上台之後,後遺症陸續浮現。中國的經濟成長,被轉化為提升軍力動能,以及對外籠絡兼脅迫工具。習近平的強國夢,且圖窮匕見至直指美國霸權。川普、拜登,縱使選舉恩怨難解,主力放在應對中國挑戰,則有志一同。

鄧、江、胡還掛齒的︰中國現在不稱霸,將來強大了也永遠不會稱霸;這樣的措辭,連同所謂的韜光養晦,到了習近平都被戰狼叫囂取代了。習近平被東升西降沖昏了頭,孔子學院、一帶一路、華為、新疆、香港等,快速改變西方的中國觀。二○一七,川普上任不滿一年,首份國家安全戰略報告,將中俄視為主要競爭對手。經過烏俄戰爭,中國可望成為唯一的主要競爭對手。於今回顧,美中競合,早就設定了框架。那便是,中國可以成為世界的工廠與市場,但永遠無法入主民主集團。「不尋求改變中國體制」,對中共有利卻不符中國長遠利益︰只要維持一黨專政,任其國力膨脹到何等地步,也難當民主世界可接受的霸權。近年,習近平大力輸出中共治理模式,民主國家普遍產生價值覺醒,絕非偶然。

現在,中國可以在專制集團當頭,取代俄羅斯在冷戰的地位。然而,中國跟俄羅斯一樣,兩個專制國家都無法取代美國在民主集團的地位。未來,有潛力取代美國的,唯有同屬民主集團之歐盟。中共維護一黨專政,不容美國改變中國體制,乃著眼於這個權力/利益集團的長期掌權。只不過,這樣的體制,也制約了中國追求國際霸權。北京有一種戰狼語言︰中國有中國式的民主,美國有美國式的民主。真相其實是︰美國有美國式的民主,德、法有德、法式的民主;而中國有中國式的專制,俄羅斯有俄羅斯式的專制。魚目,不可混珠。

可以說,中俄與美國是專制與民主兩個集團的競爭。若要訴諸蠻力,普廷吃虧在眼前。習近平要挑戰美國霸權,須先依普世價值改造中國。唯有如此,中國對美國才有取代性。否則,就是兩個集團的硬碰硬,而習近平頂多重演希特勒、史達林的角色。果真如此,就像普廷經濟顧問季托夫接受俄羅斯衛星通訊社專訪所說︰單純就技術而言,即使中國近年有長足進步,但美國和歐洲的技術仍然領先。所以,美中世紀爭鋒,如果說美國的麻煩是中俄合作無上限,中國的麻煩則是天下圍中之自我實現。

不用抽 不用搶 現在用APP看新聞 保證天天中獎  點我下載APP  按我看活動辦法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編輯精選